1. 首页
  2. 游戏竞技

刁蠻娘子VS心機男 第三十四章 冤魂纏身

第三十四章冤魂纏身

「我的意思是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做。」

曾致楓完全同意林郁柔的話。

「我初估了一下,其實廟裡的進帳並不多,畢竟像你這樣的傻子基本上是沒有,扣除賠出去的……七除八扣的要維持廟裡的開銷,挺不容易的……」

「妳!」罵我傻子?曾致楓瞪大了眼看著林郁柔。

「不成?」林郁柔回看著。

能說實話嗎?曾致楓一想到下場……就嚇出一身汗。

「明天咱分頭盯著那些香客。」

「妳拿主意成了……我趕著上茅房。」

看你以後還敢背著我偷吃些什麼?林郁柔看著連房門都來不及關上就跑的人。

第二天一早

曾致楓與林郁柔分頭盯著那些香客一天直到太陽下山,才回客棧。

回到客棧的兩人都意志消沉,不想說話。

「白折驣了半天。」隔了很久曾致楓率先打破沉默。

的確!「我是一無所獲。」林郁柔不得不承認。

「還以為是香客有問題。」結果……

「和尚沒問題、香客也沒問題到底問題出在哪裡?鼎有機關、人躲在鼎裡、控制鼎的人沒有暗號、沒有順序……他是如何判斷該給誰?不該給誰?」

曾致楓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種豆的人不少,為何廟裡得和尚會過得如此清苦?」

「對阿!還得四處化緣。」曾致楓附和著。

「化緣……」林郁柔納悶著。

「不然吃什麼?」曾致楓笑林郁柔頭髮長見識短。

「就是這個!」林郁柔忘情得抱住曾致楓。

「中邪了!?」曾致楓被林郁柔嚇到。

「你才中邪了。」林郁柔羞的鬆開手。「我知道問題出在哪了。」她故作神秘的說著。

「在哪?」曾致楓好奇著。

「你不是聰明人嗎?用得著我說嗎?」林郁柔頭一撇不甩曾致楓。

「不說就不說。」女人家就是小氣、外帶小心眼。

第二天林郁柔跟著出門的和尚化了一天的緣。

「一臉凶像、想拆了人家的廟不成?」黑衣人出現在林郁柔身後。

「想!」林郁柔鬱悶著。但我想拆的不是廟。

「事實就是事實。」

「會如此說、想必你已經知道真相。」

「不比妳早。」

林郁柔無語地看著廟裡的神佛之後,將身上僅有的首飾全剝了下來,放在貢桌上。

不會吧!?黑衣人傻眼!

「如果你身上也有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吧!」林郁柔丟下這句話就走。

我、兩袖清風……黑衣人在心裡哀嚎!

「這麼晚了……為何突然收拾行囊?」曾致楓不明白為何出去一天後回來的林郁柔,忽然收拾起東西。

「咱付不出店錢。」林郁柔如實的說著。

「妳不還有點首飾什麼得?」不會是捨不得拿出來吧?

「那個……」林郁柔眼神閃鑠支呜著。

「ㄟ!?」曾致楓忽然發現林郁柔的耳墜子不見了,頭飾也全沒了。「招賊了嗎?」他慌張著。

「我能招賊了嗎?」林郁柔聲音硬從齒縫擠出。

曾致楓說完才發現這怎麼可能。「能嗎?」

林郁柔額上青筋直冒。

「那東西呢?」曾致楓翻著林郁柔的頭頂。

「就沒了……」林郁柔側個身閃著曾致楓忙著翻找的雙手。

沒招賊?東西怎能說沒就沒了……「不會吧!妳也拿去種……」曾致楓不敢置信。

「就是。」因為事實壓的林郁柔胸口堵著出不了氣,也就懶得跟曾致楓費唇舌。

「自個就成、我就得挨罵……」曾致楓嘀咕著。

「是不是要等掌櫃來……」輦人?林郁柔打包完畢問著。

「還是快溜吧!」曾致楓提著褲子就跑。

林郁柔一開房門就見到洪瞻一行人。

「好巧!郁柔姑娘。」洪瞻有禮的說著。

「冤魂纏身。」曾致楓嘀咕著。

「一邊去。」林郁柔將曾致楓支開。「是好巧?」若是平時的她哪能讓洪瞻這麼叫自己,但今時不同往日。

「這黑更半夜得兩位……」洪瞻看到林郁柔與曾致楓身上都帶著行囊。

「少爺!他們準是付不出客棧得銀兩,想偷溜。」王瑾不屑著。

「本姑奶奶撕爛你得嘴,信不?」被戳中要害的林郁柔面帶殺人微笑的要脅著。

王瑾立馬閉上嘴。

「這、八十兩的賞銀……」洪瞻不解的問著。

「拿去種……」曾致楓被林郁柔賞了一記白眼之後識相的閉上了嘴。

「做善事去了。」林郁柔老實的說著。

「做善事……」洪瞻低聲重複著。

「少爺!別上了他倆的當,這才多少天八十兩的賞銀就沒了?」

林郁柔盯著王瑾。

「看啥呢?」王瑾被盯得不自在了起來。

「看你的嘴……似乎……太小了點,想著怎麼把它弄大點。」林郁柔認真的說著。

「王瑾、站到一旁去。」洪瞻發話。

「我說蟋蟀、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客棧的錢就讓你支了。」林郁柔不害臊的說著。

「妳坑爹阿!」王瑾氣急敗壞的連粗話都說出口。

「我這會、是像你姊姊還是妹妹了?」林郁柔諷刺著。

「王瑾!」洪瞻聲音冷了下來。

王瑾見洪瞻有些動怒立馬禁聲站到一旁去。

「郁柔姑娘妳說。」洪瞻笑說。

「一會天亮了帶你去個地方,讓你……開開眼。」林郁柔不懷好意的笑著。

開開眼!合著本世子到現在還是個瞎子不成?洪瞻失笑著。

「成不?」林郁柔沒什麼耐性。

「成。」洪瞻爽快的答應。

「姑奶奶我累了。」事情談成了林郁柔就趕人了。

「不打擾了。」洪瞻起身離開。

「妳想幹嗎?」洪瞻一行人一離開,曾致楓忍不住問著。

「弄點銀子花花。」林郁柔高興的躺回床上。

待續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5/115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