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磨81完整版 第21章 十七.军训点名,“到”得好苦_笔是舌头的小说

十七.军训点名,“到”得好苦

东北联合大学。晨曦。静谧。

入校第五天早晨,110宿舍,琅琅正与睡神缱绻缠绵,被一阵嘹亮激亢的军号声搅醒。琅琅睁开惺忪眼,抹断嘴边直淌而下的哈喇河:“怎——么?打,打,打仗了?”

“今天是军训,妈呀,快起来!”六战士如梦初醒,鱼跃而起,按要求叠好方糕被。有些笨手笨脚的琅琅一向拙于或不屑做此等精细活,在家起床后,他惯于将被胡乱一卷了事,余下的往往由母亲返工来做,父亲看不过眼,说他几句,他则以“大行不顾细谨”回驳,而父亲又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反唇。此番叠被,他是在室友武步山的帮助下勉力交上了答卷。

七手加八脚,一阵忙乱后,大家穿上军装,冲出宿舍。战士们已列队严整,戎装直立,肃然待命。嗬,女兵们一身军装,显出飒爽英姿的气派。

威仪的少校教官的开场白倒不乏诙谐:“我姓郐(gui),不是‘刽子手’的‘刽”,那是立刀旁儿,我的‘郐’是双耳刀儿,字典上念‘kuai’,可我的老祖宗规定念‘gui’,我得听我老祖宗的——”

战士们报以大笑。

郐教官摆摆手说:“唉,算了,我上哪都得解释一通,我的姓挺麻烦的,可是我做人却干净利落,我叫郐行正,做人嘛,就要像你们现在这样子,站得直,行得正……”

“现在开始点名……”郐教官拿起花名册。

李政义。

到!

孙小涵。

到!

叶小叶。

到!

那是一位清丽脱俗,娴静典雅的姑娘。

众男兵的眼儿直了,琅琅的眼儿也直了。

柯琅琅

……

教官又加大分贝:“柯琅琅!”

……

教官问:“没来吗?”

人群如蛇偷袭蜂窝,闹哄哄乱糟糟。

教官讶异地抬起头:“怎么啦?”

但见一代磕巴高手柯琅琅正在卖力地展示磕功:鼓着嘴,瞪着眼,挤着眉,头如古代大臣叩拜吾皇时直点,鸡啄米般乱颤:只是为了喊出一个“到”。

琅琅出手不凡,技惊四座,新兵们叹为观止。

教官揶揄说:“我的妈呀,这老半天才‘到’。”

新兵们大笑。

第二天点名,琅琅故伎重演。

郐教官皱着眉说:“你这人比我的姓还麻烦。‘到’不出来,改用‘有,唉,在’吱一声,或是举下手,我就知道你‘到’了。干吗这么费劲?……请大家不要笑,这是对柯琅琅的尊重。”

琅琅在心里将“有,唉,在”逐个掂了掂,最后选中了“唉”。

第三天点名,琅琅应道:“唉——呀——”

让列位看官见笑了:琅琅本欲说一个“唉”,未曾想如履滑冰,“哧溜——”就把“呀”给滑出来了。

这回,连教官也未能憋住。

琅琅沮丧地想:下次改‘有’吧。

可第四天换了辅导员点名,琅琅亢亮地应道:“有!”辅导员鼻子哼着:“还挺另类的。”

也是,人家都“到”,你独独来个“有”,听着有点疙愣,白种人光腚跑,显摆(白)呀,下次干脆“无声胜有声”。

第五天还是由辅导员点名,琅琅举手,辅导员见没人应,以为缺席了,便头也不抬,欲在花名册上画一道,琅琅急了,索性把另只手也举起:“我……我……我有……”

辅导员抬起头,见琅琅举着双手,说:“我以为当逃兵了呢,怎么又改投降了?这可都不是我军的优良传统啊。”

新兵们笑得嘴都不知该歪向何方,有患上“口肌劳损”之虞。

这也不成,那也不是,琅琅想,干脆还是回归至“到”吧。革命志士们连死都不怕,我难道还怕说一个“到”不成?

第六天点名,任琅琅如何颤头挤眉瞪眼鼓嘴,那“到”字还是难产,一旁的战友任大器应了急,代了劳,替他“到”了。

任大器是琅琅的室友,生得英武健壮,血气方刚,又乐于助人,爱打抱不平,也好哗众取宠。

这年头,胖的看不起瘦的,嘲为“猴子”,瘦的瞧不起胖的,讽作“猪”,任大器也不能免俗。任大器自己生得肥硕,也便老爱对琅琅“瘦”不离口,琅琅对此极有反感,振振有辞道:人胖瘦有命,为何偏要以此论长短?瘦得像猴固然不好看,那胖得如猪就雅观吗?

此语驳得任大器一时哑言。但这小隙小嫌却无碍琅琅对大器的大依赖。

以后,任大器每每便替琅琅应急代“到”。

就是再如胶似漆的两口子也不可能形影不离,任大器一不在身畔,有时哪怕是离得稍远些,琅琅就会慌慌如没了主心骨,急得抓耳挠腮,如丧家之犬,孤苦无靠,又如三岁孩子在街头突见走失了爹娘,此时大器君也是远水不解近渴。

在集体场合,估摸着有点名的危险,琅琅总喜往任大器的身边,蹭,凑,靠。

“你怎么像跟屁虫似的,算是粘上我了,别人要怀疑咱俩搞同性恋了。”任大器搡着琅琅揶揄道。

琅琅冲着主心骨讪讪一笑。

某次上马列课,琅琅和任大器坐得很远,琅琅以为主心骨没来。老师点名,琅琅又大显磕技,课堂上吃吃笑一片,老师大感莫明其妙,情急中,任大器替他“到”了,琅琅的“到”在口中怀胎多时,也终于紧随前“到”分娩而出。老师故作惑色说:班里两个柯琅琅吗?都站出来我瞧瞧,哪个真,哪个假。”

琅琅徐徐站起。

“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琅琅嗫嚅道:“我,我……我是真的。”

“那假的呢?”

由此,真假柯琅琅风传开来,一时成为笑谈。

午间休息时分,222宿舍,人称“比干心眼儿”的董玲珑正在拿柯琅琅开涮。董玲珑生得有几分姿色,更有几分妖冶。她一会儿颤头瞪眼,一会儿举着双手高喊“我有”,一会儿又“唉呀”大叫。她对琅琅口吃窘状惟妙惟肖的模仿引来一阵笑声。叶小叶抿嘴乐着,她的笑很矜持。端庄秀气,老成稳重的郁秋实没有笑。郁秋实是工厂红旗手,被破格录取上了大学,处事老到,很得人缘,又年长众人,学子们都以大姐相称。

“这样拿别人的痛苦当笑料不好。”郁秋实颇有大姐范儿地一脸严肃地说。

“我知道,大姐,是要主持正义的,行了吧?”董玲珑神色间颇有些不屑。

郁秋实反问道:“小董,当你开心地拿柯琅琅的缺陷说笑时,你能体会到他内心的痛苦吗?我觉得,这对他来说是很残酷的。”

董玲珑哑然。众女生默然。矫小娇一语打破了沉默——

“唉,现在评选下咱班最帅的男生和最丑的男生怎么样”

矫小娇是黄海人,略微凸突的大眼睛灵动无比,好像随时都可能转溜出来。小矫身材矮胖,红扑扑的脸上常挂着天真无瑕的笑,一笑露俩酒窝,一笑露双虎牙,更显得憨态可掬。

“你心里肯定有谱了。”何晓娜笑道。这是一位标致素雅的淑女。

“我觉得最帅的男生……110栗挺之算吧?”矫小娇面露一丝娇羞。

郁秋实意味深长地看着小娇,笑道:“看上了?”

小娇飞红了脸。

“可惜卿有意,郎无心——我看他眼睛瞄的不是你,而是另一个人——”

心直口快的董玲珑说着瞟了叶小叶一眼,叶小叶故作不知。

何晓娜问:“那最丑的男生呢?”

董玲珑道:“110的韦志勉,没有比他更丑的人了。”

何晓娜不以为然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郁秋实附和道:“男人还得看内在,有些男人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曹雪芹老先生是这么说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4/215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