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陆先生的重生娇妻 第八章 下雨

陆思恒和桎婉儿两个人出来后,桎婉儿一直尝试摘下手腕上的手镯,“陆思恒,这个手镯你知道怎么摘下来吗?”,桎婉儿问陆思恒,陆思恒看了一眼桎婉儿,“我不知道,女人戴的东西,我不懂。”。

陆思恒见桎婉儿把手弄得彤红,都快擦破了,“行了,奶奶给你的,你就先戴着吧。”,说不定以后就是你的呢。陆思恒说着拉住了桎婉儿的手。

桎婉儿见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以后再想着怎么把手镯摘下来了,真是不知道奶奶是怎么戴上去了。陆思恒奶奶拉着桎婉儿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没有反抗,手镯就这么被戴上去了。

两个人出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偏暗了,“你要回学校吗?”,桎婉儿问陆思恒。“嗯,走吧。”,陆思恒和桎婉儿两个人走在路上,天上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陆思恒脱下自己的外套盖住了桎婉儿,自己的身子湿了不少。

“咱们先去那边避一下雨吧。”。桎婉儿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台阶,“好。”,陆思恒一路护着桎婉儿走了过去。“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把伞。”,陆思恒看到不远处有家买伞的店。他把衣服给了桎婉儿,没等桎婉儿回答自己就已经冲出去了。

“陆思恒。”,桎婉儿很想把陆思恒喊回来。刚才还不大的雨现在已经稍稍大了一点,雨点落在人的身上还是很疼的。桎婉儿的声音引起旁边一个人的注意。

桎婉儿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把伞,“给你吧。”,桎婉儿看了一眼给她伞的人,面前的人穿了一个黑色T恤,刚毅的脸,雨水湿了他的头发,贴在他的脸上,他和陆思恒是不一样的帅。

“不用了,我,”,桎婉儿刚想说有人去买伞了,面前的人已经把伞强塞进她手里,冲进雨里了。看着眼前沉甸甸的黑伞,“等等,”,桎婉儿也冲进了雨里,她很想把伞还给那个人。陆思恒一回来就看到桎婉儿站在雨里,手里还拿着一把黑伞。

桎婉儿突然感觉不到头上的雨了,抬头一看,陆思恒撑着伞站在她身旁,“桎婉儿,你干嘛呢?不是让你在上面等我吗?”,看着桎婉儿浑身湿透的样子,陆思恒心里莫名有股火。

“还有,你手里的伞是谁的?”,陆思恒看着桎婉儿手里的伞问道,“刚才有人给我的,我不认识那个人,我想把伞还给他。”,听着桎婉儿对自己解释伞的来历以及她站在雨里说原因,陆思恒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你先拿着伞。”,陆思恒把伞递给桎婉儿,幸好自己刚才买了纸,陆思恒心里想。陆思恒拿出两张抽纸伸向桎婉儿的额头,“别动。”,陆思恒见桎婉儿想往后躲。听到陆思恒的话,桎婉儿拿着伞乖乖站着,任由陆思恒给她擦脸上的水珠。

“下次不要直接往雨里冲,最起码也要打开你手里的伞。”,虽然陆思恒很看不惯桎婉儿手里那把伞,可是在关键时刻只要它能为桎婉儿遮风挡雨就行,他只要眼前的人没事就好。

“知道了。”,桎婉儿轻声说了句,听到桎婉儿话都陆思恒手上微微顿了下,心情莫名的好。桎婉儿感觉陆思恒的手每擦一个地方,脸上就多烫一点。

“好了没有?”,桎婉儿问陆思恒,“没有。”,“现在呢,好了没有?”,“没有,你脸上水珠太多了。”,陆思恒看着桎婉儿那张白净的脸说着瞎话。“好了。”,陆思恒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桎婉儿的脸,桎婉儿也瞬间松了一口气。

陆思恒接过桎婉儿手里的伞,眼睛还一直盯着桎婉儿手上另一把伞,“你手上那把伞不如借给别人吧,反正都是别人好心借给你的,就让那个人的好心继续传递下去吧。”,陆思恒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咬牙。

“可以吗?”,桎婉儿有些皱眉,她不知道把这把伞再借给别人合不合适,“可以。”,陆思恒给桎婉儿指了一下台阶上的一对母女,“你看那边,那位母亲带着她孩子,一看就很焦急,她们手里没有伞,你说去们该不该把伞借给她们。”。

桎婉儿看了看手里的伞,又看了看台阶上的母女,点了点头。两个人走了过去,“您好,我们这里有把多余的伞,借给你们吧。”,桎婉儿对那位母亲说,那位母亲明显惊讶到了,没想到会有人主动借伞给她们,也被桎婉儿和陆思恒的颜值惊艳到了。

“这样可以吗?我们可以等雨小一点再离开了。”,那位母亲实在觉得不好意思,“没事的,你们先拿着吧。”,桎婉儿把伞塞给了那位母亲,“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欣欣,快谢谢姐姐和哥哥。”,小女孩抬头看着两人,很感谢的说了一句,“谢谢哥哥姐姐。”。

“没关系的。”,桎婉儿看着小女孩说。“要不我留你们的联系方式吧,到时候可以把伞还给你们。”,桎婉儿想了一下,这样也好,万一下次碰到借她伞的那个人还可以把伞还给他。“嗯,可以,我是号码是1”。“136****0”,桎婉儿还没说完,陆思恒就报出了自己是手机号。

桎婉儿看着陆思恒,“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要还的话可以联系我。”,陆思恒对那位母亲说。“好,谢谢了。”,那位母亲记完手机号,再对两人道完谢就离开了。

陆思恒低头一看,桎婉儿一直看着自己,“怎么了?你是嫌我没给你我的手机号?”,陆思恒问桎婉儿。“你的手机呢?”,陆思恒问桎婉儿。“你要我手机干嘛?”,桎婉儿看着陆思恒,“你给我就行。”。

桎婉儿还是很诚实的把自己手机给了陆思恒,“密码是@@@@。”,桎婉儿很自主的把密码告诉了陆思恒,听到桎婉儿能直接告诉自己密码,陆思恒心里乐开了花。

陆思恒打开手机通讯录把自己号码输了进去,备注“思。”,又用桎婉儿手机给自己手机打了个电话。“好了。”,陆思恒很满意的把手机递给了桎婉儿。

陆思恒要手机这一出,让桎婉儿都忘了问陆思恒为什么让那位母亲记他的手机号,陆思恒也当然不会告诉桎婉儿他要把伞留在自己这里,就算是要还伞给那个人,他也要在现场。

陆思恒和桎婉儿两个人就这样撑着伞回去了,周围都是急匆匆的人,只有他们两个,仿佛伞下自成一个世界,这样慢悠悠的往回走,陆思恒不停的把伞往桎婉儿这边挪,自己的身体一大半都露外面了。

“再挪伞不如你出去好了。”,桎婉儿注意到了陆思恒的小动作,“伞放正。”,桎婉儿对陆思恒说。听到桎婉儿的话,陆思恒立马把伞放端正了,可还是偏向桎婉儿。

很快到了桎婉儿楼下,桎婉儿让陆思恒把伞带了回去,看着陆思恒湿了的半边身子,桎婉儿有些心里不舒服,“回去把伞撑好。”,桎婉儿对陆思恒说,“我又不是小孩子,”,看着桎婉儿的眼神,陆思恒弱弱的说了句“知道了,你上去吧。”。

陆思恒看着桎婉儿上去了,自己也转身离开了。桎婉儿一回到宿舍就开始熬姜汤,装在保温瓶里就出去了。

桎婉儿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陆思恒楼下,刚洗完热水澡的陆思恒看到自己手机屏亮了,拿起手机,不接,只是笑,吓坏旁边的人了。“陆哥,接电话呀,不接该挂了。”。

陆思恒这才反应过来,拿起电话,“喂,”,“下来。”。陆思恒有些不确定,“你是说让我去宿舍楼下?现在?”,“嗯,现在 。”,陆思恒挂了电话就往外冲,转身回来又拿了件衣服。

“陆哥,陆哥,这么晚了去哪?”,宿舍开始了八卦。陆思恒一出门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看她头发有些湿,衣服也有些湿,这是回去没有换过衣服的样子。

陆思恒走到桎婉儿面前,“桎婉儿,你会不会照顾自己,不知道淋完雨回去要换衣服吗?”,外面还有些微风,吹在人身上还是有些微微冷的。陆思恒把手里的衣服披在桎婉儿身上。

桎婉儿看着身上的衣服,怎么感觉比什么都暖。“姜汤,回去记得喝。”,桎婉儿把手里的保温瓶递给陆思恒。

看着桎婉儿手里的姜汤,陆思恒是又暖又心疼,“你回去没换衣服就是熬姜汤?”,桎婉儿没有说话,“桎婉儿,你是不是笨蛋。”,陆思恒看着桎婉儿说。

“笨蛋是,”,“是形容我的,行了吧。”,陆思恒帮桎婉儿补充完了她想说的话。“走,我送你回去,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喝姜汤,睡觉,知道吗?如果明天你感冒了,我就抱你去校医院。”,陆思恒故意对桎婉儿说。

陆思恒刚洗完澡,身上的淡淡沐浴露参杂着雨水的气味,竟然是那么好闻,桎婉儿笑了一下,也不想和陆思恒争辩什么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4/113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