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故园烽烟旧时影 第三十八章 情探

静娴与晓真并坐在床沿上,说陈年旧事,说照泉与陈象藩,说布匹要怎样制作被服,也说起照石,她看见晓真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心里明白二人必是暗生情愫。毕竟,她也是过来人,知道跟一个人相爱是怎样的感觉,即使明知是飞蛾投火,也会奋不顾身地向着那团光明和温暖飞过去。静娴捏捏晓真的手,“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跟照石?”晓真立即站起来,头摇的像拨浪鼓,“没有,没有。”静娴拉她坐下,“你从前在家的时候从不敢扯谎的,总说我会看到你的心里头。傻孩子,不是我能看见,是你眼睛里都写着呢。”晓真听了这话,却忽然落下泪来,“姐姐,我什么都不怕,但就是不敢想跟照石在一起。我,我,我配不上他,我不敢让他来求您。他在我心里,就是书房台灯下的金色影子,这影子就让他呆在我的心里吧。”静娴知道晓真的泪水里有无限的失落和无奈,她明白这个姑娘的心,若是不能把最好的自己给心爱的人,她宁愿躲开。静娴在心里感谢晓真,事实上她也无法放下沈家的名誉和心里对照石的那一点偏私;照石若真的来求她成人之美,她也未必真的能同意。晓真用自己的自尊成全了她,使她不必被架在火上烤。

然而静娴不免感叹,造化就是这样弄人,晓真不走出沈家就不会明白自己心里对照石的感情;然而她出了沈家,就不会再回到照石身边,她会觉得自己已经衬不上照石的美好。因此,她只有祈求照石没有晓真陷的那样深。静娴拉着晓真的手,告诉她:“你的心意姐姐都明白,你是好孩子,人世间的事情多有无奈,将来,我也会劝劝照石的。”晓真像受伤的小动物似的蜷成一团,缩在了静娴的怀里,静娴抱着她,像从前抱着浣竹和莲舟那样,拍着她的背小声地安慰:“我的孩子,委屈你啦。”

没有多久,照石就盖上了家里捐的棉被,他请求学校保密捐助人的信息,不愿成为同学们严重的特殊人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总是把被子蒙在脸上,好像从那棉絮中可以闻到沈公馆里的味道。他仿佛看见公馆的玻璃窗下,晓真碰着花绷子在做活,又看见晓真在厨房里忙碌,有一绺碎发粘在脸上。他忽地坐起来,想要给晓真写封信,告诉她自己盖上了家里捐的棉被,告诉她大嫂已经不生气了。他摸索着寻找手电筒,旁边的国峰嘟嘟囔囔地说:”大半夜的,你在这儿闹耗子哪。“

”嘘,我找手电,想写信。”李国峰拍他一下:“写什么信,一会儿被查寝的教官看见了,小心关禁闭,你别害我被连坐啊。”照石不理他,国峰却突然来了精神:“你是不是给姑娘写信啊?”照石踹他一脚“别瞎说。”国峰也坐起来:“切,肯定是给姑娘写信,给家里写信白天写就得了,干嘛大半夜爬起来怕被人看见?”俩人正嘻笑着,姜璞在稍远的一个铺上嘘了一声,“教官来了!”照石和国峰都赶紧躺下,然而毕竟白天训练了一天,这一闭眼,就又睡着了。

很快就到了临近毕业的时间,北伐已经开始,他们毕了业就会进入北伐的队伍,因此训练越来越紧张,教官们都恨不得把毕生所学全教给学生们。大家也都夜以继日地努力,经历过东征战场后,他们都明白今天多学一点,明天或许就能保命。

尽管学生都明白这些道理,照石依旧觉得闫教官是盯上他了,简直就是非要跟他过不去。一个动作不到位,别人罚十遍,到了照石这儿就是二十遍;一个小过错,别人骂两句就算了,照石总是被罚跑五公里十公里的。连李国峰都忍不住问他:“你好好回忆回忆,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闫教官了?这么天天挨罚也不是事儿啊!”照石一边扛着子弹箱在操场上完成折返跑,一边嘟囔:“我要能想起来还至于这样吗?你小子要是不想跟我一块挨罚,以后躲我远点”两人好不容易完成了规定的里程,累的直喘粗气,闫明却打量着他俩说:“心里骂我几遍了?”照石和李国峰你看我我看你,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最终还是李国峰大胆,大声回答:“报告教官,没数!”闫明点点头:“嗯,没数,那就是说骂过很多遍了?”照石在一旁冲着李国峰直瞪眼,他就知道这小子嘴上没把门儿的,随时等着教官抓小辫子呢。闫教官却只笑了笑:“哼,骂我?你今天骂我多少遍,将来就得给我烧多少高香,不信你们等着瞧!你们两个,明天早操继续负重折返跑!还有,沈照石,明天的炮兵通信课不要上了,来操场找我!”照石急了,这闫教官也真是霸道,他说不上就不上,就算他是训练部主任,也不能随便跟别的教官抢学生吧?他还没张嘴,闫教官甩下一句”通信课的假已经给你请好了,敢不来,军法从事!“

照石十分沮丧,炮兵通信是他很喜欢的课程,结果被一句话停掉了,还要到操场上去见那个”阎王“,不知道有什么倒霉事儿等着他呢。姜璞开班长会回来,看照石唉声叹气也不爱搭理人,问了李国峰才知道是又被“阎王”开小灶了。姜璞用拳头碰了碰照石的胸口“其实这也不算坏事,我一直觉得所有教官里阎王最有本事,他的训练办法还是很厉害的,很长能耐的。“照石没好气地说:”反正我没看出来。我是炮兵连的,不让我上通信课,让我去操场,明白着是让我消耗体力去。”姜璞说:”我倒觉得教官的安排有道理,通信课对你来说有什么难度,哪用跟我们一起天天坐在课堂里记笔记,你翻翻书就都记住了吧。说起来,就是体能稍差点,正需要好好练习,这正是圣人说的因材施教,做先生的,通常只给好学生开小灶。我爹是个教书先生,总把书读的最好的几个孩子带回家来教更多的东西。”照石别过脸去:”切,圣人还说有教无类呢。”李国峰在旁边说:“姜璞,你当了几天班长,立场就变了呀,也不跟我们站一起了,胳膊肘都往教官那边拐!”姜璞突然情绪有点激动,站起来看着李国峰:“什么叫胳膊肘往教官那边拐?教官做的是对的,就应该听。况且,我们都是军人,就应该服从上级,哪怕不理解不接受也要无条件服从。”李国峰也把手里的笔记本摔在床上:“是,班长,我服从还不行吗?”照石倒不好意思,因为他的事,弄的国峰和姜璞吵起来,他左右为难不知道先劝哪一个。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4/113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