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轮回之曾经落日是天涯 三十四 君临天下 (一)

逝水穆沙自极乐世界回到十八地狱入口之后,信守承诺要帮助绿萝还阳,但是绿萝不愿因为自己而连累云横与云霄兄弟二人手足反目,已然悄悄跳下六道轮回,云横发现绿萝身陷六道轮回之后,一心要先回南海祭拜母亲大人,之后即会追着绿萝一起跳下轮回,去人间转世,众人无奈只好自云横手中那把枯木龙吟上扯下一根琴弦,施法横穿六道轮回,穿越阴阳两界,拴在绿萝身上,这样一来,只要云横转世时怀中紧紧抱着那把古琴,他们二人转生人间之后即是相隔千山万水,也可以凭着这一根琴弦,于茫茫天地之间情系三世,缘定三生,纵是相隔千里,也终会萍水相遇。

在重归黄泉路的时候,洛水吩咐众人一定要自孟婆手中讨一碗孟婆汤喝,以忘掉自己在幽冥界中看到的一切,因为他们中大多都是仙身凡体,日后必定要长驻人间,牵涉凡尘俗世,凡人是不应该知道生命于生死之间的一切秘密的,否则,又有几人会珍惜现世的生命?

逝水穆沙在途经浮图山下的时候顺手将手中的一团黑雾丢弃进三千亘河溺水之中,那是他自枉死城外的血水中打捞上来的诸多毒妇魂魄,这些毒妇既然吸收了长琴身上的真力,他日倘若冲破血水逃离幽冥界中,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只好狠心将她们抛入三千溺水之中天诛地灭,虽说有些太过残忍,但是倘若她们当初不贪图长琴身上的真力,自然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众人自浮图山下一路回转南诏,才到华严寺里,就看见骊妃娘娘身边的一个小太监急急的跑来长琴跟前,说骊妃娘娘有要事见他,原来是大唐皇帝自长安传下手谕,要召天琴早日回宫面圣。

长琴在南诏皇宫里看过手谕之后心中微微有些疑虑,感觉这份手谕可能并非父皇亲手书写。

原来当初父皇派遣他带兵来南诏擒拿天曦时,心知颍王一直将他视作眼中利刺,所以临别之际,父皇就与他有过一个外人不得而知的隐秘约定,约定他日后接到父皇手谕,必须看到手谕上父皇亲笔点下的朱红暗记才能放心回宫,否则其中一定有诈,要他千万不要依照手谕冒然进宫,以防遭遇不测。

长琴知道这是父皇的一片苦心,心中微微有些感激,但是因为他身体内的魔性已经渐发,脾气秉性开始愈渐暴怒,虽然知道皇宫之中可能已经发生变故,仍然一意孤行,径自来到骊妃寝宫,先是亲手调制了一碗可以破掉骊妃花妖之身的沙罗双树花水哄骗骊妃喝下,然后再以自己当日在崆峒山上私自收藏起来的可以让人延续五百年寿命的千年灵芝向她交换南诏国中三万铁骑精兵。

骊妃自然知道,因为自己的父亲是个凡人,而母亲是个花妖,所以她生下来即是个身内有三魂七魄的花妖,而三界中唯一可以破掉自己的花妖之身的就是长琴送给自己的这碗沙罗双树花水,这样一来,自己就会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凡人,而凡人在这世上只有短短几十年寿命,这时候再以可以延寿五百年的千年灵芝和她交换三万铁骑精兵,她却倒是一点也没有不答应他的道理。

所以骊妃心知他们二人之间的母子缘分今生已经是仅止于此了,黯然前往御书房内向皇兄求来一道统领三万铁骑精兵的虎符,托付宫人前去转交到长琴手上,自己却凄然盘桓在南诏寝宫之内独倚熏香,闭门不出,自此再不与外人相见。

翌日,长琴孤身一人统领着自南诏国中借来三万兵马,一路策马扬鞭,挥荆斩棘的向长安城中飞驰而去。

……

……

自长琴率军出征南诏之后,文宗皇帝先是在长安城里得到天曦已被就地诛杀的惨痛消息,后来又接连听到天璇天琴二位皇子决心在外面潜心修道的伤心音信,自此后在郁郁寡欢中苦熬过十六个年头,本来已经几近油尽灯枯,近日里因为忽然听说天璇和天琴二位皇子好像是身在南诏,将死之际本来为了能够让大唐和南诏之间永保太平和乐,所以想要下诏书将皇位传给天琴,但是却因为颍王从中作梗,诏书根本就没能被送出长安城去。

几日之后,圣上在禁苑之中病逝,但是颍王派兵将内宫守卫起来,秘不发丧,反而命人暗地里伪造出一份假的圣谕要将天琴召回长安秘密*处死,但是陡然闻听天琴自南诏国中借来三万兵马兵发长安,意欲图谋造反,急忙派人清剿,但是他并不知天琴此时已经沦入魔道,几个凡间将帅如何能够抵挡,长安城外顿时陷入无边战火,朝廷的十万禁军在长安城外被天琴的三万兵马尽数剿灭,天琴也因此而魔性大发率军一举攻入长安,将颍王囚禁在天牢中,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太极殿内龙袍加身,登基为帝。

发现父皇已然病逝的长琴依照礼制以帝王之礼草草将父皇入葬,之后长琴一道圣旨颁往南诏,要南诏王将置身南诏华严寺中的慕容飞雪送到长安城来封为皇后。

慕容飞雪见到圣旨之后后悔不已,万没想到长琴沦入魔道之后竟然如此不堪,她唯恐洛水借此而派遣天兵诛杀长琴,狠心去浮图山上取来亘河溺水,要与长琴在长安禁苑之中同归于尽。

……

……

飞雪入宫之后被长琴下旨册封为皇后,他们现在终于在一起了,但是既不是在榣山,也不是在魔界,而是在这风花雪月的烟火人间之中。

长琴登基为帝之后一心要重铸百年之前的大唐盛世神话,为此终日在太极殿内操劳,很少临幸后宫,朝廷依律每年要自民间采邑百余宫娥采女入宫侍奉皇帝,但是长琴的一颗痴心全在飞雪身上,对新近入宫的采女未及侧目就匆匆下旨将她们潜配至东都上阳宫中。

众采女以为是皇后从中作祟,不容她们与君王见面,愤而在长清宫中用巫蛊诅咒飞雪,巫蛊之说在民间虽然盛行,但因为对凡人无用,所以历来就被视为荒诞不经之说,多半是被用来当作是罗织罪名陷害无辜的借口,但是因为飞雪并非凡女,结果在寝宫之中深受巫蛊之毒陷害,邪祟缠身,终日蜷卧在自己的鎏金凤榻上抽搐昏迷,高烧不止。

长琴限令宫中御医三日之内必须将飞雪医好,否则一律格杀勿论,众御医悉数围在飞雪床前延医调药,惶惶不可终日,眼见得三日期限将至,皇后娘娘的病症却半点没有起色,几个曾侍奉过先帝的老御医担心三日期限一到,自己当真人头不保,不得已依照民间荒诞不经的巫蛊之说从民间请来巫师驱蛊,巫师开坛作法之后,飞雪身上的蛊毒果然渐渐褪却,神智日渐清醒,长琴命人严惩在长清宫中施蛊害人的宫娥采女,凡是牵涉其中的宫女一律推出午门问斩,飞雪闻听之后匆匆来到御书房内为众采女求情,质问长琴既然知道上阳宫中尽是白头宫女,为什么还要亲手将那么多无辜少女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倘若长琴无心将她们收入后宫侍奉自己,为什么不下旨将她们释放回家?

长琴看见飞雪风流婉转的拜倒在自己跟前为众采女苦苦求情,不禁在书案后面一阵微微冷笑,“但是禁苑中从没有释放宫婢的规矩,”他轻轻欠起身来踱到飞雪身前,伸手轻轻的将她自地上搀扶起来,“大唐以律例治国,”他温柔的劝慰她说,“律例乃立国之本,也是大唐盛世延沿百年的无上根基,倘若只为了区区百余宫人性命就将大唐的百年根基摧毁殆尽,那日后又如何震慑那些敢于以身试法的官宦和暴民?”

“但是那可是一百条人命,陛下,”飞雪心力憔悴的俯身扑到在他肩头,“陛下可曾记得长皇子天璇曾经说过的一句真言,”她轻轻的仰起头来,神情异常憔悴的深深看着他的眼睛轻轻抖动了一下嘴唇,“陛下,长皇子他曾经对臣妾言道,大唐是君权神授的天道皇朝,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我们大唐,永不会用生命去换取生命之外的东西,皇上。”

飞雪话音未落既无力的躺倒在长琴怀里,长琴看到她心里始终在惦记着那条野狗,激愤之下怀抱着她纤纤玉体的双手在她的肌肤上紧紧的向下一拗,几乎让她深深窒息在自己怀中。

大唐,永不会用生命去交换生命之外的东西,但是,爱情这个东西,却似乎永远都该是个例外。

……

……

也许是有意要报复飞雪,长琴后来虽然没有将那一百名宫女斩首,但是却将她们贬为官婢发配到教坊司中终生倚门卖笑,而且生男代代为奴,生女世世为娼,循环往复,永世不得翻身。

大唐的确不会以生命去交换生命之外的东西,因为这世上唯一值得用生命去交换的东西,只有自由。

长琴只是想让飞雪睁开眼睛看看清楚,看看她拼死为她们开脱死罪的那些凡尘俗女,她们其中究竟有几人肯用生命去交换自由。

后宫中没有被贬去教坊的宫女风闻得圣上因为巫蛊一案与皇后心生芥蒂,纷纷开始竭尽所能的设计讨好皇上,飞雪将这些宫人为讨好皇上所施用的卑劣诡计一一看在眼里,虽然稍稍的有些心灰意冷,但毕竟还是唯恐长琴暴怒之下再下旨滥杀无辜,招致天谴,当即命令贴身宫人前去御书房中向圣上禀奏:“近日因为后宫几位妃嫔无端挑衅,惹恼皇后娘娘,娘娘连日来心烦意乱,气血两亏,想暂且离开皇宫,独自去崆峒山上休养几日,请陛下恩准。”

“飞雪要去崆峒山?”长琴在书案后面轻轻的抬起头来,心中微微有些感慨,崆峒山,好熟悉的地方,十二万三千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真的还是从前落枫轩里那个温柔的抚着琴弦一心等待一个名叫砚雪的纤纤少女蓦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榣山长琴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其实,应该是的,他的身体里埋葬着属于那个榣山长琴的一切忧伤和记忆,只是在长琴的记忆中,这世上并没有慕容飞雪。

砚雪,千山暮雪,慕容飞雪,既非轮回转世,又何必身负如此多的身世记号,一个人的名字终其不过只是他今生滞留在人世之中的一个记号而已,有了这个记号,就不怕来生的茫茫天地之中再也看不见她。

但是可惜,他们都不是凡人,纵使千世轮回,也终难忘却自己前生当中的一切恩怨,一生一世,只若初见,那是上天对凡人的恩赐,黄昏中的榣山曾经也有过那样美丽的一刻:巫山巅,神女殿,洪荒渺渺人初见,苍天高,大地远,雪落凡尘,万水千山。炽云亭,摇光殿,一根琴弦前缘断,落枫轩,霜满天,几世轮回,前生恩怨……

她要去崆峒山,长琴知道,自然是要自己陪她去的,去干什么?再将他一剑封印在枯云洞中吗?那也算是了结了他们的前生恩怨吧,毕竟,他的父亲现在还有机会好端端的活在祝融峰上,虽然有些痴呆失忆,再记不得自己是谁,但是没关系,只要他还活着就可以了,长琴突然感觉,原来在尘世间走了一遭之后,自己对上天的安排,已经这么容易满足。

但是她的父母却已经永远的不在了,十二万三千年后的人世上,已经再也没有一切关于他们曾经在这世界上存活过的一切痕迹,当初逝水穆沙选择牺牲月麓兄妹而不是他血祭幽冥之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因为他们是天界之中的金童玉女,纵使被打回原形,也依然可以被送回青城山去潜心修炼,回复人形,而他,一个身怀灭世力量的天道逆子,对天界来说,当年他在榣山上的呱呱坠地,原本就是一个无可挽回的弥天大错。

所以,他还是死了的好,如果只有自己的逝去才终能成为对这个世界最恒久的挚爱,那飞雪她如此对他,又有什么不应该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3/109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