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长生引 第10章 远镇-月庭

青年眼疾初愈,李清为领着他漫漫踱过不大的长风县城,回到府中时已是稀星在空,桌上所留的饭菜被碗倒扣着也还是凉了下来,二人倒也意兴阑珊,随意吃了一些便作罢。待晚些时候李清为做完文书功课后蓦地想起青年房间内驱蚊的熏香所剩无几,捧了一炉袅袅的烟便往何煜已的住处走去。

彼时已近丑时,府内寂静如斯睡意沉沉,李清为披着一件外衣来到为青年居住所腾出来的小院,可还没进得月门,却看到空空的庭院中,静静地立着一个人。

那人只穿一件单衣,对着一轮眉月伸出手,月白的长发垂泄腰间。

“何公子?”李清为有些惊讶,“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那人回来的时候已极显倦色,又为何迟迟不歇息?李清为担心着手中的香炉,未加多问,进了屋将东西安置好。再出门时,却看青年仍旧站在庭院里,月华将他的身影拖得极长,那浸沐在月光下百年的身躯此刻仿佛要融入那温柔耀眼的光芒中一般。这场面像极了李清为在石墓中第一次看见他,月下孤仙翩跹若鸿惊为天人,眼眸似隔世霜河的凝望。

他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听见青年声线缥缈,如同梦呓:

“那时的月亮,倒和今日有几分相像。我还以为,我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月亮了。”

青年看着当空的那一轮残月,怅叹一声:

“我王死的时候,天下大乱。有人传言天帝会派九个君王来夺走厉帝的江山,于是厉帝在死时要座下众王献上项首供奉在高塔之中。他慷慨赴死,我亦选择追随而去。我以为我不会怕的,可是直到站在墓穴面前,才突然觉得,原来没了回头路。”

何煜已的指尖在虚空中细细描摹着月亮的弧度,目光之中有难以言明的神情。

李清为愣住了,他没想到青年会选择在此时说起这件事。

“我饮了一壶鸩酒准备上路,岂知下葬当夜天降大雨,暴雨冲垮了陵墓的陪葬穴,我一心赴死,醒过来却身处溃穴,毒酒不知为何没有奏效,人这么莫名其妙的活了下来。”青年说着笑了起来,似是嘲讽着自己的命运,浑不在意李清为的神情。

“那山体之中并无通路,而我也无意出山。那里你也见过,水泽之中仅有些蔓果蘑菇可供食用,我想着如此这样,蹉跎一段时间自然将衰弱而死。没想到的是那水泽中有一种灵芝,生得十分奇异,汁甜肉腻不说,吃了之后竟有种异样的饱腹感,我一时好奇吃了一只,待腹中再觉空空之时,已是一个甲子。后来我临水照影,才发现原来自己容颜未改,仍是当年殉死时的样子。那时我才发觉,自己不仅没死成,还意外地活了很久。”

何煜已说完,眼睛黑得发亮,笔直地看着李清为,却看不清悲喜。

“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些,”李清为面上平静如斯,“为什么?”

“我不知道,”青年说着伸出手来,毫无征兆地抚上了李清为的脸,“不过,李大人应该知道这些事。”

冰凉的指尖抚过李清为的面颊,却不知这人在夜里站了多久。然而与此相对的,青年的目光,却是温热的。

“从鹿鸣山里直到现在,你待我一直很好,我不想用我的困扰,来使你烦忧。”

何煜已如此说着。看着这十三天里几乎夜夜陪他望灯观火,指尖捻亮一盏盏灯的人。昏暗烛火里何煜已曾无数次窥看他的侧脸,在无法抑制的怅郁思念漫上心头时,那人往往会心一般回过头来,视线里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温润柔和。

他也许不再是那个人,但在这一世里,这个人同样值得刻骨铭心的深情。

李清为愣愣地留在在何煜已那样温热的目光中,面颊上还残留着冰凉的温度。

明明是向自己道明了一直以来徘徊未解的困扰,李清为却觉得更加疑惑,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到底是怎样的人,曾让何煜已割舍尘世以死相随,在他慨然赴死之时,可曾回过头,看看何煜已脸上的神情。

李清为带着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的落寞,看着面前屋子的烛火亮了又灭,心口一处异样的绞痛,自那人抚过自己面颊时,就从未停止。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3/107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