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你说过的都在你身边 第1章 儿女情长

牛奶慵懒地枕着王尧的臂弯,一身洁白的毛舒展开,唯独耳朵上两撮黑,像个姑娘家的发夹,愣生生把它的硬气扯散。

养猫的男人剑眉心目,小平头也挡不住那股傻劲。仔细看,发间有道长疤,这让人没来由想远离,即使他笑靥如花,每个眼神都仿佛在说我很无公害快来虎摸我,却也没有多少人在他身边。

李梯云看见18岁的王尧,只见到一个头顶光环的天使。

李梯云固执的认为养猫的男人有些变态。

她混迹的某软件里一些小白脸总爱抱着他们的猫讨群众喜欢,猫还是呆在别人的怀里更可爱些,想想大学时在宿舍楼下发情的猫就头疼。

其实,她出生时家里就有一只老猫,颇懂人性,家人不在的时候会围着梯云不让她乱走或踉跄摔倒,她忘记了那些骑在猫身上喊“驾驾”的日子了,听外婆偶尔说起过。

她记得的是老猫两天不见,后来死在了后门口,她哭了很久,揪着它耳朵说起来啦起来啦,她也知道唯一的朋友没有了。

那后门的走廊她不愿意靠近许久。老猫没有生下孩子。以后也释然,只是家里没有再养猫。

梯云遇见王尧的时候,一种吃醋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的笑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宠溺的雾气笼罩在白色的猫身上,说说笑笑吵吵闹闹,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猫。

没来由地讨厌起这个得意的男生。

正欲撇头离开,男生有所察觉的转头,看到这位穿着西装的扑克脸眼神攻击性地发光、额角的碎发微微颤动,突然觉得好笑,仍旧礼貌的点点头,转过四十五度肩膀一耸一耸的憋笑,猫受不了似的蹿出怀去,朝前面跑来,少年这下彻底没辙,朗朗地唤着“牛奶,牛奶回来”,也健步追了上去。

切,多么傲娇的猫,梯云走出咖啡厅,眼睛没忍住,回头,就看见一猫一少年在街头追逐。

当天晚上,梯云做了梦。

很奇怪的,竟然梦见了白天一面之缘的那个少年,和那只白猫。只是梦境很悲伤,那个少年和自己在夕阳下一起街头巷尾寻找唤作牛奶的猫,最后找到了,少年欣喜地抱起猫,然后梯云发现自己不见了,少年和猫在公园的椅子上等她到天黑,一人一猫才落寞离开了。

梦境很真,醒来还连着那种奔走的疲惫和分开的沁凉。回过神就拍了下自己的脑子,大白天的对一个小男生想入非非真该吃药了。

梦是反的。

心里泪汪汪的走出白色的帘子,梯云看着诊室角落的罪魁祸首心里还是不断发怵,腿也软了起来,王尧识相地往前一步,挡住牛奶,搀住可怜巴巴的梯云,用极尽温柔诚恳的口吻小心翼翼开口:“额,,姐,对不起,牛奶惹祸了,我不好没看好它,我送你回家,,”

我去,我脸都破相了!!什么臭猫什么主人,我真是狗屎运啊,脑子短路才去逗它。

“嘶……”强烈的心理活动仿佛扯动了嘴角的抓伤,想起刚才被牛奶抓了不放迎面又一爪,就浑身无力只能暗吸一口长气。“我怕它,你不要让它跟来!把你手机拿来,确认我没事前你不许走。”

随即兴冲冲打电话给男神:“铮哥,我被猫抓了……对,脸还破相了,我要请假……真的嘛,恩恩恩,谢谢。”然后恢复了扑克残了的脸,头也不回的回家。假装没有听见牛奶一声细小绵长的喵。

王尧狠了狠心,却也没舍得训斥牛奶,轻轻说了声乖,自己回家,然后跟着梯云走了。

尴尬的相处气氛,梯云窝在沙发上看新闻,王尧在厨房熬粥,很安静,没有想象中乒乒乓乓的节奏,只有闷不住的香气从锅里源源不断溢出。梯云疤快好了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不舒服,这小子真的按答应的一直负责照顾和安慰自己,可是和一个小男生在一个空间里呆着,才多大就让他做饭,真是有点欺负人家的感觉,哼,明明受伤的是我。

慢腾腾地喝完最后一口,轻轻把碗放下,作势要去洗碗,不出意外地屁股刚离开座,立即被王尧拦下,有种得逞的满意感在眼神里流转,扑克脸处变不惊,还我有个扑克脸,心虚地等他打开水龙头水声开始掩住她的存在,偷偷地给他发了条定时短信:“明天不用来了,谢谢照顾,我以后看见牛奶还是会摸摸它脑袋的,让它不要再抓我了。”

然后正襟危坐,开始分析这个男生。

他是附近大学大二学生,一个人住在这里,总感觉和她大学时差别很大啊,唉,她大学那也是十年前了,这年头孩子都这么早熟么,煮粥一级棒,但是没肯做饭。话说会做家务会下厨的男生真美好,花样年华的男生真美好。

诶,自己怎么一点也没变。回过神他刚好出来,递给她一盆水果,蹲下来看着她的眼说:“姐,你的右脸真像牛奶。”

梯云被他俯身的小动作愣生生触动了,好像浑身渡上了金光成为这一刻最重要的人。

恍恍神回来摸摸右脸问:“恩?”听到他笑了才发现自己丢脸了,“我要留疤了,你逃不掉。”然后开始天昏地暗地后悔假如真的留疤……难道我只能去韩国整容和自然美说再见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你回去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他听话的笑了笑,走了。

铮哥绅士地跟服务员点完梯云爱吃的菜,然后开始看她的脸,少有的带着些愠怒。她顺了顺头发,略显局促地将手停在欲盖弥彰的疤痕处,心里忐忑不已。连厚厚的粉底液遮瑕膏都盖不住嘛?

等了半晌没等到一句话,再看他的脸已经没有了脸色和任何表情,回归到了平日稳重的模样。梯云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真的害怕,以及,诶,失望。

刘铮,魅力熟男,六年前在会展上认识,两年前后成为她的上司。她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他。

人就是这样,三五年后遇到,还是恍然大悟,哇,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哪怕没机会再见,下一个喜欢的人还是会像他,就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无论重逢几次,都会重新爱上他。

这六年,各自岔开有过几个对象,后来越发发现喜欢他,梯云就等他。等到他也渐渐单了。就是没有捅破那层纸。现在又好像希望更小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10/89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