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重生之飞鸿印 第9章 又遇相思,又付天涯

也不知有没有找他啊。秋若鸿如是想。一边吃梨一边想,这个欧阳离真是很闲啊。都三天了,还一直和他泡在香玉楼,不,是一直泡他?

秋若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欧阳离,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秋若鸿不担心自己的现在的安全,担心回家后的安全啊。可以想想他老爹的咆哮,他老哥的冷面无私。

“明天”欧阳离明日要回流云阁了,欧阳离也不打算先破坏司徒家和欧阳家的约定,要等到司徒逸南十五岁。

“真的啊?唔。。。疼!”秋若鸿不敢相信的,太高兴了,自己的舌头遭殃了。

“这么不小心”见这毛躁的孩子,欧阳离抹抹司徒逸南的长发。这,将是他一生守护的人,亦是珍爱之人。

“那我找莲生姑娘,枫柔姑娘玩会”想起要离开香玉楼,秋若鸿还是很舍不得的。这里的姑娘琴棋书画精通得很。这两天他经常跑过去让她们教他技巧。

“你别跟着我”秋若鸿一股烟地跑了。欧阳离也不跟着,反正这是他的地盘。

只听见琴音幽幽,弦扣人心,一曲刚罢。

这是正是莲生姑娘的专场,依旧是蒙着轻纱,齐刘海有些掩映这眼睛,整个是安静的人儿。

“这人儿,我要了!”

看去,是一个桃色衣装扮,手里还摇晃着一把桃花扇,眉眼惑人的妖孽。糟糕,他身旁,一个不是那个前些日子和大哥打架的黑衣人一个有些眼熟的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少年也是似笑非笑。秋若鸿只是觉得觉得莫名的熟悉,这少年哪里见过么。

但他在古代没什么熟人。不理会了,看戏,还是去把欧阳离叫来呢?

“是,教主!”黑衣人飞身正要近莲生的人。

“想在我香玉楼抢人没那么简单!”清媚飞跃而下,两边的红绸落落似欢。

那时快,莲生姑娘一下被清媚拉入身后。

“哦?”那个桃花男子,夜冥月轻挑轻道。使了一个眼色给蓝咒,本来只是游戏,但这个游戏似乎不错,有点兴致。

清媚和蓝咒一来一回的,根本看不清什么招数。当然香玉楼的客人也乱哄哄散场了,这刀剑没长眼。

秋若鸿只是觉得莲生姑娘很可怜,只有被摆弄的份。

突然秋若鸿感受到强烈的视线,谁在看他,他直觉看不过去。呃,这赤裸裸的视线,想干什么,于是他当机立断地要先去找欧阳离了。

不用秋若鸿找了,欧阳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旁。

“离,看够没?不下来帮忙”清媚找了一个空档,朝欧阳离妩媚一笑。不帮忙,也要脱你下水。于是清媚,莲生,蓝咒从一楼打到二楼。

“离,照顾一下我们的头牌”清媚直接把莲生推给欧阳离。这下蓝咒和欧阳离打起来了,从二楼又回到一楼。

“司徒逸南”秋若鸿乱花缭乱的看着时,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耳边擦过。幽幽的声音“想死我了”

这谁啊?秋若鸿回过头,于是撞进一网深情中。

“那个,你是谁?”秋若鸿想他可不可以求救呢。

“你忘了我”很失望。夜无命幽怨地说:“我可是帮你刻在我心上的人,夜无命”

“夜。。。夜无命,你,别来无恙”难怪,是这个疯子。当初夜无命胸口的血可吓坏了秋若鸿。

“跟我走”这次夜无命一定要带走这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不要!”秋若鸿他才没那么傻。

“欧阳离,救我”比较了下,还是欧阳离靠谱一些,起码不会做一些自残行为。于是他大声地叫喊了。也迅速地离夜无命远些。

“我的南儿,可真不听话啊。。。”夜无命幽怨地道,然后开始出招了,招招不致命,但是怎么打都在夜无命的一手的距离之类,犹如囊中之物。秋若鸿觉得不秒了。难不成他又要被绑架了。

夜无命左边袭来,来不及咔嚓一声,栏杆断了。秋若鸿闭上眼,这下要掉下去!

“傻瓜!你不是有轻功么?”夜无命有点好笑的抱着秋若鸿缓缓下落。

对呀,他的轻功还是很利害呢!都怪他啊,秋若鸿你是个现代人,掉下去第一反应当然是闭眼。

“哼,要你管!”不自觉地脸红了。

“我会心疼的”夜无命倒是一本正经地模样说出让人脸红的话。

“你,你。。。”秋若鸿无话可说了。他还是11岁啊,情话听不懂。

什么时候四周安静下来。

两把把剑,抵至夜无命面前。

是欧阳离和司徒逸北。秋若鸿看看周围,这么都人?大哥爹娘什么时候来的?

“不放呢”夜无命一手护着司徒逸南,一面开战。那两人也怕伤到人。

“原来夜教主也在这里!”唐七云摸着胡子笑道。这魔头,在烟花之地倒是很常在,男女通吃,吃玩,厌倦了,那宠爱之人就该死了。

“唐门也喜欢温柔乡啊,哦,忘了送几个美女给你老贺寿了!”夜冥月一副和风细雨的模样。

“你!夜冥月,你大哥夜残血死了,下一个就是你了!”唐七云一喝。虽然不知道那个夜残血死于何人手,但是总算了死了,天下少了一个魔头岂不更好?

“要让我查出是谁!等着灭门吧?”夜冥月那双桃花眼一扫,人人自危。

“蓝咒,无命,回去!”一声落下,人就没了。

蓝咒听主子令下,也不与清媚恋战。

“我的南儿,下次再来接你吧”夜无命知道一下子也难把你带走,而且爹的命令不可违,一副可惜的模样。

“等着我”不等司徒逸南反抗,落下一个吻把人交还就没影了。

还残留着那人的味道,秋若鸿再三擦了擦被变态吻过的嘴。

“南儿,你没事吧?”司徒逆和唐嫣一见儿子没事,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

“哦,没事”秋若鸿不以为然的应道。真没事,他又没受伤。

“逸南!回去”司徒怡北酷酷地道。

“这是司徒家的小儿吗?长得不错!”唐七云顺了顺他的胡子笑道。

“七爷,这次多亏有你,才找到犬儿,谢过了!”司徒夫妇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年轻人,爱逛烟花之地正常,你们也不要管得太严了,呵呵,正常!找到就好!”唐七云见怪不怪地笑道。

司徒逆和唐嫣只有尴尬赔笑道:“是”,老头子的德高望重啊。

秋若鸿还是第一次这么丢人。这叫捉奸在床?

额,他什么都没干啊,只是被绑架了。

然后秋若鸿无辜地看向他大哥,司徒怡北则黑着脸,一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臂,疼啊,可他不敢喊疼。

他又瞪着霸占他另一只手的恶人。欧阳离啊,都是你的错!

“咳咳,欧阳离,我要回家了”疼啊,你们可以不可以不要折腾我啊。心里哀叫。

“那我也走了”欧阳离最后放开他的的手,刚走一步,想起什么。

欧阳离当着司徒怡北面来了一个离别之吻。

秋若鸿,狠狠道,都当他是好吃的吗?快走吧。

秋若鸿低头,发现他大哥是一言不发。好吧,还好他大哥来救他了,于是秋若鸿主动抱了抱司徒怡北,轻声道,带着哭腔“对不起”

秋若鸿洒下几滴眼泪,其实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29岁以前只是在他妈离世的时候哭过呢。他又偷偷地瞥了瞥大哥,果然,大哥不生气了。

只见司徒怡北温柔地给他擦泪。手臂也不疼了。

唉,江湖危险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09/82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