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竞技

真爱已死 第22章 静时明月动似泉,逗引刺客弄汪园

故梓熙这时才注意到,四周传来响亮的水花声。原来地道的出口藏在一棵巨大的枯树干后,周围是幽谧的树林,处在离汪宅不远的半山腰上。水声传来自一处小峡谷传来,峡谷的底下,便是波澜壮阔的朗仓江。

故梓熙转身,快步朝汪府那片红瓦走去。她离开陆自幽已经有大半个时辰了,虽然筹码已经到手,汪家和陆自幽利益牵扯太多,关系太复杂。而且,此刻她隐约察觉出汪家周围还埋伏了一支势力,想来那支皇家刺客队伍呼来了增援,还想趁机火上添油。

再往前便到了褐衣刺客的势力范围了,对于她这个陆自幽此行唯一带在身边的人,想来他们会想法子把自己拿住,削弱陆自幽与汪家对峙的助力。

不过,故梓熙自然不怯,她正好要到汪家捣乱好把守在会客厅门口那些一二三四五六支开呢,不如顺便捎上几个皇家刺客然后把事儿一股脑推到他们头上,两边相互牵制陆自幽也好行动些。

只是不知那些褐衣服的有没有收到禁止进入汪家园的命令。故梓熙想着,故意显得鬼祟又假装光明正大的模样靠近,马上有好几个埋伏附近的刺客提剑冲过来。

故梓熙一脸震惊,慌慌忙忙往汪家围墙边冲去,抬头看了眼高耸的围墙,又望了眼快挤到她身边的褐衣服,像是犹豫了一秒,随即咬牙蹬蹬几下跃上了厚实的围墙,居高临下得意洋洋地瞅着底下的懊恼的几人,一双骨碌碌地杏眼仿佛会说话般:来啊,有本事来抓我啊。

看着那小书童的嚣张样,几名大内高手都快被气炸了。其实故梓熙的扮相着实让人迷惑——她本是十八的清秀少女,但若男装,顶多便成了十三四的阴柔少年,看似唇红齿白柔柔弱弱,此刻又一股子顽童般瞧不起大人的模样,其实是最让人看不透。

其实那几人若脑子清醒些,想起了这小书童的绝招正是绝世轻功千无影,又怎会被她此刻有意无意的挑衅乱了心智?

天上飞过一只灰鸽子,身上有道道白色花纹。它在低空一圈圈地盘旋,时近时远。

真漂亮!故梓熙仰头望天,眼角余光瞟见一个络腮胡大叔一手颤抖地指着站在围墙上招风的故梓熙,一边快速同同伴理论,深褐色的面巾都挡不住那气颤悠悠的浓胡子。

故梓熙看戏似的一笑,眼睛直直瞧着底下仍旧争执不休的几人,耍杂技般张开双臂身体笔直的往后倒进汪园内,只听得呼呼呼几下风声,三人终于按捺不住一一跃上围墙,当然动作比故梓熙上来时流畅多了。

故梓熙心中一喜,中计了!她在空中翻了个身,双脚往围墙内壁一蹬,落在草丛中。她运起轻功兜圈子,并不快,给身后三人留下一抹青色背影,一边打量周围。

原是到了汪家内眷居住的地方,远一点便到厨房,再远一些便是会客厅。她摸了摸怀里从厨房里顺出来的一些酒、油还有火绒,咧嘴笑了。

马上,汪家后院变得鸡飞狗跳,丫鬟仆从夫人小姐四处乱窜。

“快来人啊,小少爷玩鞭炮烧掉柴房啦!”小少爷?是老狐狸的儿子还是孙子?

“快来人啊,夫人掉进池塘里啦!”哟不好意思,都怪那些刺客笨手笨脚的。

“快来人啊,有人非礼啊!”哎呀抱歉,您怎么大白天的洗澡啊,三个蒙面男的冲进来给吓坏了吧!

“快来人啊,厨房走水啦!”这么重要的地方她怎么会漏掉呢?

故梓熙正转到书房附近,正想着要不要烧书房的时候,远远便看见一帮黑衣士面色铁青的赶过来。于是赶快绕过去把手中剩下的酒和油全部泼到那三人身上。

那三大内高手其实武功也真不弱,只怪平时执行的任务不管难易都很直接,僵化得只懂动刀动枪了,又哪里经受过这种混乱状况?从最初的誓死抓人,变成后来不得不跟随故梓熙避开那些要杀人般泼辣的后院女人。

等到衣服上散发着阵阵酒香,他们终于察觉自己是着了那小书童的道了!抬头一看故梓熙早就使着千无影跑得没影儿了,却迎来了一帮怒气冲冲的黑衣兄弟。

络腮胡兄往前踏一步,怒极反笑。好啊,再不动手老子也太窝囊了!

故梓熙站在屋顶处上着,也轻声笑了。此时守在会客厅门口的只剩下了两人,故梓熙稍作喘息,正待过去,忽然听见声声鸟鸣。她抬头,只见适才那只灰鸽子正会客厅屋檐附近徘徊着,发出急促的叫声。

故梓熙凝眉细看,这鸽子倒不是寻常信鸽的品种,但她似乎曾在郡都的藩王府见过数次,难不成是有什么急信要给陆自幽的?可这会儿陆自幽也无法出来收件。

故梓熙思索了会儿,弯腰拾起半块碎瓦片。她后退两步,突然又快速前冲,看准时机用力一蹬屋瓦,人便像离弦箭一般高高往上射出,趁上升之时手上运力,用巧劲把瓦片往灰鸽子脑袋上砸。

灰鸽子被一下砸晕,直接从屋檐边摔到草丛,故梓熙也借着棵大树落在地上。她过去把鸽子捡起细细查找,果然让她找着了藏信纸的地方。故梓熙小心翼翼把卷成细细一条的信纸展开,只见上面只有四字娟秀的行书。

午时柳逃。

最后还有一个字的署名——棠。

故梓熙蹙眉,柳窈幺在午时逃离了藩王府?这个棠又是谁?能负责看住柳窈幺的都该是他身边的亲信,看样子像是个女子。故梓熙想起了她跪在张怀德面前时,站在在陆自幽身边的那个黑纱紫衣女子,还有望月亭两人喝醉那晚耳旁那焦急质问的女声。

大约便是她了。故梓熙深深叹息,那个叫棠的女子,行里人几眼便能瞧出她一身功夫相当高明,又怎如此轻易便叫完全不会武的柳窈幺逃出了?

柳窈幺,这个奇怪的女人,要逃到哪儿去呢?突然间,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yxjj/03/31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