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我家上神人设崩了 成魔

凉夏已经在神不朽的背上趴了三天了,自他从九重天下来后看到家里的那一幕后,周身的气息就变的无比阴暗且暴戾。

他沉默着把崇明的尸身放在了自家的密室内,然后寻着微弱的灵力找到了他的儿子,给他们又加固了一层结界交给了水行城的地仙,并嘱咐他一定要交给神九卿,他自己便寻着那群强盗追了过去。

作为天上的武神,天条规定神明是不可以私自用自己的神力与武器伤害凡人的,尤其这伤害还是为了报仇,然而,在痛失挚爱面前那些天规天条仿佛都不值一提。

第三天的时候,神不朽在一座破败的关爷庙里找到了那群强盗。

找到他们的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这天气也非常应景的突然下起了暴雨,凉夏紧紧的扒着神不朽肩上的那块衣料,胆战心惊的抽空抬起一条腿抹了下眼睛,外边的雨下的实在太大了,豆大的雨点拍的人脸疼。

她把睫毛上的雨水抹下去,进到庙内后,凉夏目测了一下,总共不到三十个人,这群强盗可能内部有些分裂,此刻聚集在这么小的一座关爷庙内,就分成了三拨,也不知道是哪一小拨杀了崇明。

“你们谁去过水行城?”神不朽全身湿透的进到庙内,手中提着他的刀,阴狠的看着庙内的人。

强盗们被神不朽的突如的气场暂时镇住了,但他们之间行走江湖的人也不少,这时关爷像左边那一拨中,有一个带着眼罩的人站起身走到神不朽面前,用手狠狠的推了下他,面色凶狠的拔出刀问“你谁啊!”

神不朽不仅没被推动反而把那个强盗震的后退几步。

“你们谁去过水行城?”神不朽依旧只是这一句话,像个上位者般的俯视着他们,没有理会眼罩的挑衅行为。

眼罩见面前的人没把自己当回事,呦呵,这可激发了他那不值钱的胜负欲,他提起刀叫喊着砍向神不朽,奈何刀尖还没挨住神不朽,就被砍了头。

眼罩的整个头滚到了左边那拨人的正中间,挑起了他们“仗义”的兄弟情,剩余的人全在原地叫骂,却无一人再敢上前为他们的“勇者”报仇。

“最后一遍,谁去过水行城?”凉夏感到神不朽越来越失控了,刺鼻的血腥味和他心中的恨意掺杂着染红了他的理智。

靠近庙门的那拨强盗中,有人指着关爷像下的那拨说“他,他们前两天刚从水行城过来的!”

神不朽握紧了手中的刀,凶狠的盯着被指认的那拨说“好,很好”

他提着刀不紧不慢的靠近那拨,刀光剑影间,关爷像下的那拨人只剩下一个了,那个人穿着黑色的粗布衫,颤颤巍巍的缩成一团,指着靠近庙门的那拨说“不是的,不是我们!是他们,他们刚去过水行城,还说那城里的姑娘长得很漂亮。”。

神不朽现在杀红了眼,提起这个小黑面目狰狞的问“谁!谁去的!”

“他,,”们

好了,小黑还没说完话就被门边的那一拨给秒了。

“你他娘的放狗屁!老子什么时候去的!”凉夏看着门边的那个光头激愤的说“别他娘的瞎逼逼,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凉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想着人家小黑都被你杀死了,还能逼逼个啥?

“可是,,”光头腿边一个小孩怯懦的抬头看着光头开口“大哥,我,我们不是刚从那边过来吗?”

“你们还去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姐姐家啊”

“还说那个姐姐太瘦弱了,没玩两下就倒了”

“……”呵呵,凉夏用那小细腿蹭了下鼻子,无语的说“让你再他妈的嚷嚷,得了,报应来了不”

神不朽闻此,扔掉了手中死掉的小黑,神色不明的对着光头笑了笑,说“你要是早点承认,多好,说不准我还可以留你个全尸。”

凉夏觉得也是,这光头不地道,正所谓强盗也是有行规的,再怎么自己做错的事也得自己担着啊!

她学着老烟鬼的模样,小小的一只萤火虫站在神不朽肩上,歪头啐了口痰冲着光头说“ 这怂几把玩意!让我想想这刀砍你哪?”

下一秒,一注鲜血冲着凉夏飞奔而来,还好她身材娇小又灵活,躲过去了。

抬头一看,啧啧啧,这光头被拦腰斩断了,他旁边的小孩也被喷了一脸鲜血。

凉夏看着那孩子愣怔的模样还有那抿得紧紧的双唇,下意识的用小细腿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果然,这孩子的哭声更能扰人心智,神不朽皱着眉单手拎起了孩子的衣领,暴躁的说“闭嘴!”

那孩子大约十来岁,越哭越来劲根本听不下任何劝,喊着“妈妈!妈妈!”

“哥哥!我要找妈妈!!”

凉夏侧头看了下神不朽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表情,想着要不要帮助一下他,正想着呢,突然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凉夏觉得有点安静的过分,便把自己的小细腿从耳洞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这一看就愣住了。

那小孩的脖子还被神不朽的一只大手攥着,胳膊和腿无力的耷拉着,像是没了生气的布娃娃,随后凉夏听神不朽说“我儿子也没有妈妈了,他怎么办?”

凉夏无法形容他的语气,有点无助迷茫但更多的是恨。

神不朽用行动证明了他是一个武神,那个被拦腰斩断的光头的上半身,又被他从头处切断,然后又把双腿从中间斩断。

凉夏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死死的按着她的小心脏,大气不敢出,那画面血腥的让人能把隔夜饭吐出来。

她本以为神不朽杀了这个带头人或者那几个无恶不作的强盗就会收手的,但是那个小孩子神不朽也杀了。

他杀了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这就不可原谅了。

天明的时候,神不朽出了那座关爷庙,他被鲜血染的满身满脸,再经由升起的太阳一照,宛如从十八层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凉夏没想到神九卿会出现在庙外,此时,她怀中抱着一个孩子,神色清冷的看着神不朽,说“我当初是不是不该心软,如若早早断了你的七情六欲你便不会有今日。”

神不朽扔了刀,笑着说“这是我自己选的。”

“那你知道你擅自杀了他们的后果吗?”神九卿加重了语气说“你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你杀那个孩子做什么!”

神不朽没有回答,而是冲着她怀里的孩子伸出了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孩子的脸,平淡的说“当时身不由己”

神九卿猛的退后两步,漠然的说“既然是你选的,那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吧”

“自今日起,九重天武神神不朽被剥去武神一职,降为低阶修士看守夺生城,永不准踏进九重天和人间一步。”

“多谢上神”神不朽了然的点了下头,对此没有反驳,而是看着她怀中的孩子说“您能帮我照顾他吗?”

“不能”神九卿冷漠的说“回去我就扔给笙皇!”

神九卿有明显的的情绪波动很让凉夏意外,至少在她意识里神九卿对这些事从来是置身事外的。

神不朽笑了笑再次道了声谢,转身就走了。

那条路的尽头是无尽的黑暗,凉夏趴在神不朽肩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神九卿,她一直站在那座庙前,神情麻木而且还有些惋惜的说了句“你若是再等等,便会发现恶人是有恶报的”

凉夏闭着眼想了一下,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是否会等一等,等着那所谓的天道来惩罚恶人?

她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她等不了的。

天道太小气了,一不留神就被那些恶人溜了空子,还不如自己亲自动手。

——

但是!凉夏看到这依旧想不通,矛盾点根本就没出现,神不朽怎么入魔!

不过,下一秒她便清楚的察觉到时间掠过她的身体,嗖嗖嗖的飞过,眨眼间夺生城便过了百年。

百年间神不朽脱掉了铠甲,换上了那套又长又厚的黑袍,本来俊郎的面容被荒凉的冷风吹的干裂崩皮,那双蓝色的眼睛也变的黯淡无光,整个人像个老头子。

就在凉夏觉得这段可以掠过不看的时候,她便听见夺生城的魔兽对神不朽说“你想复活你的妻子吗?”

魔兽的声音很平淡,就像在说一件小事“我可以帮你,只要你把永生制造出来,你想复活谁都可以。”

神不朽僵硬的回头,双眸淡淡的看着魔兽说“如何制作”

“只要你入魔,便可以。”

“入魔吗?”

“对,只要你进入幽冥渊的祭祀台,用你的鲜血恳求魔君的灵魂,那么你会成为我们的一员”

“真的可以吗?”神不朽的神色还是平淡的不起波纹。

“可以,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凉夏同情的看了眼神不朽,叹了口气,唉,就这样被拐走了啊。

她总算知道了,原来这个点在这呢。

神不朽表面看着云淡风轻,实则一直没从崇明死这件事中缓过来,而且也没有人开导他,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夺生城,他只能靠回忆以前和崇明的美好来苟活。

日子一长,便不得了,思念之情无法寄托,便想着如果崇明还活着就好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神不朽的这种想法被夺生城内专门以心魔为食的魔兽听到了。

引诱自此开始,神不朽踏上了那条复活崇明的路。

原来一个小小的执念真的足以支撑一个人熬过所有艰难,只为那看似不可能的明天。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15/115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