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众里逃他千百回 那个男人出现了(35)

这家出版社的社长是游浩威的一位学长,因为这位学长也算是书香世家,因此,在这个行业里多少也算是小有名气。社长的身材有些发福,渐隆的将军肚与近两年的出版业绩形成正比。只有鼻梁上的眼镜,还保留着一些当年的书卷气。

天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出版社依旧灯火通明,加完班的同事三三两两开始往外走,开仁整理好桌上的物品,正要拎着包离开,社长从办公室走出来。

“开仁,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社长,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不好意思,恐怕得麻烦你帮我去取一下作者的手稿了。因为作家的年级大,对电脑的操作不熟悉,所以……”

“没问题,社长你不必这么客气!”开仁爽快地答应下来。

“那就谢谢开仁了。哦,对了,你到了那里直接找作家的儿子……”

“好的。”

开仁欢快地离开出版社。到约定的地点等着来人。开仁提前十分钟到达了那里,可是还没站下几分钟,电话响了起来,社长通知她,见面的地点发生了变化。开仁接到新的指示,往下一个地点赶去。

计程车窗外的风景迅速地闪过,转眼之间临近一幢宏伟的建筑。尊爵宾馆,几个大字在夜色下格外鲜亮。尊爵?尊爵?啊——,尊爵!!!开仁突然张大了眼,就说怎么那么眼熟,才离开那么些天,就把这个地方忘记了,老天,我怎么又来到这里了!

尊爵宾馆第二十五层,2510房间。

郑元祖摇摇晃晃地走到沙发前,歪歪扭扭地倚进沙发里,红酒的后劲渐渐发挥着作用。通常除了应酬客户外,他很少喝这么多酒。他把外套脱下来,随手放在旁边,用手将T恤的上衣纽扣解开,就在这时,电话铃声欢快地响起来。

“喂,是学长呀!”

“人已经到了吧?”学长劈头就来了这么一句。

郑元祖有些糊涂,“人?什么人?”

“啧啧,别跟我装傻,怎么样,还不错吧?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心思才找到这样的尤物。”

“别瞎扯了,连个鬼影都没有,哪来什么尤物?学长爱耍人的习惯还是没改……”元祖的话语已经有些不清晰了。以前他的学长和好友们三不五时拿他开心,动不动就搞个美女突击,不为别的,只是对这“守身如玉”的男人有些不满。都什么年代了,以他那种身份,居然没和任何一个女人做过那种事,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传说中只有一次他差点就就范了,可是却在紧要关头停了下来,“就是本能地拒绝”,这是他事后唯一只透露给最铁的学长的信息。学长因此怀疑郑元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并立志要帮元祖跨越这道“坎”,尽管这只是学长的一厢情愿。

尊爵宾馆门前,开仁探头探脑,是进呢?还是不进呢?开仁的内心激烈地在战斗着。咬了咬嘴唇,开仁故意将扎起的马尾放下,使劲用手将头发压服帖,让它半遮着面孔,又小心翼翼地确定了周围没有什么可疑迹象后,开仁像个初涉江湖的小贼般偷溜进尊爵。刚走进大堂,前台的小姐首先开腔叫住了她,“小姐,你好!请到这里登记。”

开仁把头放得很低,迅速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就往电梯方向走去。身后传来前台小姐的鄙夷之声:“真没想到,这么年纪轻轻,居然干这一行。”“现在的女孩儿真是越来越……”开仁早就没了影,她一心只想着取稿走人。而前台的登记表中,花开仁三个大字郝然出现在2510后面。

2510房间里,郑元祖舒服地泡在浴缸里,迷醉的眼微微闭着,健美的身材在氤氲中仍可分辨,阳刚的气息混合着湿热的温度慢慢在空气里扩散,偶尔地,他用手按按太阳穴——今日好像真的有点喝多了。想到学长刚才的电话,他的唇轻轻一扬,打电话追到这里,学长还真是煞费苦心。学长只不过像从前一样寻他开心,他当然不会把那些玩笑话当真。迷迷糊糊中的郑元祖忽然听到了门铃声。他站起身,拽过浴袍,松松垮垮地系上腰带,绸缎的丝滑即使有水气稍作阻拦,仍不可避免地顺着元祖宽阔的胸膛微微敞开,当门打开的一刹那,映入开仁眼中的便是这样一幅活色生鲜的画面。

站在门口的开仁,愣在那里。郑元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进来吧!”

“哦!”

就这种也算是“尤物”?学长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既然学长这么担心自己,不如就勉为其难吧。不到一分钟的工夫,郑元祖已经在脑中盘算了一圈,这商人的脑袋还真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开仁对元祖的不屑有些不满,不就是个作家的儿子吗?这么看人什么意思?“先生,那个,我——”,不等开仁后面的话说出来,元祖已经抱起她走向卧室。

“先生,我们在这里谈就好了,你要带我去哪里?”开仁急切地问道。她对当下的情况有点蒙。

“这里?不方便呀!”元祖故意用暧昧的口吻贴近花开仁的脸庞说道。

开仁更加不解。“那你先放我下来。”

元祖把她的话当耳边风,径自把她放到卧室的床上。

“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吧?”开仁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位健忘的先生,取个手稿不用这么啰唆吧。

元祖突然把开仁扑倒在床上,“我当然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你放心,你要的我都会给你。”说着,俯下身子,火热的唇已经吻上了开仁的。

开仁惊恐地睁大了眼,老作家的儿子怎么会是这种人?早知如此她绝不会趟这趟浑水。

开仁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惹恼了,怎么?为什么她遇到的每个男人都是这种德行?不行,她要反抗,她可不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长了个子的花开仁胆量好像也随之变大,只在下一秒,开仁狠狠地咬上了郑元祖的唇。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15/115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