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豪门情劫:情枭囚爱 第五十四章  第二对兄弟

产房里传来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一个护士走出来,对门外等候的于潇雨一家人说:“生了,是个男孩。”

于潇雨激动得不能自己,他抓住于志龙的肩膀,说:“爸,我也有儿子了!”

于志龙微微皱眉,于潇雨才觉得自己失言,看了一眼旁边有些疑惑的柳楚云,他忙俯身抱起已经噘起嘴的小辉:“小辉,你有弟弟了,你喜欢不喜欢。”

小辉噘嘴说道:“爸爸,你以后会不会只喜欢弟弟,不喜欢我了。”

于潇雨笑道:“你说什么傻话呢,你们俩都是我的孩子,我都一样喜欢,等会我给你买个大大的礼物,祝贺你当哥哥了,好不好?”

小辉开心起来,“好,我要。。。”

于潇雨说:“一会儿我带你去买,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买什么。”

他轻刮了一下小辉的鼻头:“你当哥哥了,以后可不准欺负弟弟啊。”

柳楚云从他怀里接过小辉,说:“你快去看看小儿子吧,真是的,小辉生下来时也没见你这么高兴,难怪他会吃醋。”

于潇雨尴尬地笑笑,终于忍不住,转身快步走向了严露瑶的病房。

柳楚云看着他的背影,对于志龙说:“我看着潇雨从小长大,还从没见他这么高兴过。”

于志龙两年来身体好转,除了仍需要坐轮椅,已经可以正常说话,此时,他表情复杂,低头轻抚小辉的头发,对他说:“小辉,你以后可要和弟弟好好相处,要爱护弟弟,知道么?”

小辉眨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睛,说道:“爷爷,你放心好了,我也喜欢小弟弟。”

于志龙看着那双和于博雨一模一样乌黑的眸子,不由得心中酸楚。

柳楚云气道:“你们爷俩这都说的什么话,小辉是个善良孩子,一定会对弟弟很好的。”

于志龙看看她,心里叹息一声,对小辉慈祥的笑笑,伸手将小辉抱到腿上,“走吧,我们去看小宝贝长什么样。”

于潇雨走进严露瑶的病房,严露瑶疲惫地躺在病床上,新生的婴儿正在摇蓝里熟睡,于潇雨在严露瑶的额上亲了一下,柔声说:“你辛苦了。”然后注目看他的儿子,只见他五官精致,漂亮异常,旁边的护士笑说:“我接了这么多年的生,真没见过刚生出来就这么漂亮的婴儿。”

于潇雨掩饰不住心里的狂喜,他看着他的孩子,疼爱到了心尖上,只觉得一生一世似乎也看不够。

喜不自禁对严露瑶说:“谢谢你,为我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严露瑶没有说话。

看着她淡然的眼神,于潇雨心往下沉,对她说:“你看他多招人喜欢,小辉长得像他爸,小童长得更像你,你看,他多好看。”

严露瑶沉默不语。

于潇雨盯着她道:“他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可不要不喜欢他,不要厚此薄彼,他也是你身上掉下的肉,你是他的亲生母亲,要爱他,和爱小辉一样,知道么!”

严露瑶平静地看着他,说:“我给你生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孩子,从此以后,你有了自己的儿子,有了自己的心头肉,你要怎么感谢我?”

于潇雨激动地说:“你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就是天上的月亮,我也给你摘。”

“我要你放我和小辉离开。”严露瑶目光澄澈地看着他。

于潇雨慢慢站起来,阴鸷狂野的光芒从眼里闪出,心痛入骨,他忽然一挥手,重重地搧了严露瑶一个耳光。

严露瑶的头被打得重重甩过去,脸上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印,她迅速捂住了脸。

于志龙、柳楚云和小辉此时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柳楚云惊怒交迸,连忙跑上去扶住严露瑶,她怒斥于潇雨:“你发疯了么,你老婆刚给你生了孩子,你就这么打她!”

她拿开严露瑶的手,看到红肿的掌印,心疼得又气又急,不由得又骂于潇雨:“你平时对她宝贝得什么似的,怎么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对她动手,你中了什么邪?!”

于潇雨听了这话,脸色更加阴沉,他看着严露瑶,一言不发。

小辉看到平时一向和蔼的爸爸此时像变了一个人,沉郁恐怖,又看到妈妈被打,眼圈不由红了,几乎要哭出来。

严露瑶看到婆婆又气又心疼的样子,又见小辉脸上惊恐得用力忍住要哭的小脸,忙强笑道:“妈,我没事,小辉,你过来,让妈妈抱,让你看看小弟弟。”

小辉跑上去投入到严露瑶的怀抱,眼泪终于滚出来,他用小手抚摸严露瑶的脸,说:“妈妈,你的脸怎么了,疼不疼?”

严露瑶抱住他,握住他的小手,含着眼泪安慰说:“不疼,没事。”

小辉离开严露瑶的怀抱,跑到于潇雨面前,抓住他的腿摇晃:“爸,我要你跟妈妈道歉,你平时不老和我说做错事要道歉的么,你今天做错事了,我要你和妈妈说对不起。”

于潇雨看着他稚嫩的小脸,心软下来,轻抚他的头发,他看着严露瑶,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该打你。”

于志龙面沉似水,对于潇雨说:“潇雨,你跟我出来。”

父子来到走廊,于志龙沉声问:“从你们搬回家后,你不是一直没有再打过她么,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怎么又犯毛病?”

于潇雨心痛如绞,说:“爸,我没有打人的毛病,可严露瑶。。。她总是让我忍不住动手,我不明白一个人的心怎么会那么硬,这一年多来,我宠她宠得小心翼翼,她想要什么、想干什么,我都想尽办法满足她,可她刚才和我说,让我放了她和小辉,因为她已经给我生了孩子。”

于志龙听了也不由得黯然,沉默良久,他凝视自己的儿子,说:“孩子,我早和你说过,感情的事强求不来,而且越执着,伤得就越深,她想要的不是你,这么长时间,你对她多好她也感觉不到,你又何苦呢?难道你就没想过要和她分开么?以你现在的条件,就是天仙下凡,你也能配得上,何必一定要纠结于这段感情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15/114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