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逍遥皇子二货妃 第一章 :穿越南靖

夏季的夜晚,坐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累了一天,总算可以享受到丝丝凉意和放松。珠宝店售货员李瑶正坐在电脑桌前尽情享受着宫斗剧的剧情,为男主和女主不能在一起而哭得梨花带雨,完全不顾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显示为4:45。然而一丝丝睡意涌上,终究抵挡不住,不过多时,李瑶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眼前逐渐染上一阵阴霾,仿佛坠入万丈深渊。黑暗中,似乎有人在叫:‘’好了,快醒来吧!”李瑶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朦胧,又睁大了眼睛,才发现那人站在面前,一身绛红色的交领襦裙,梳着长发,瀑布般的青丝又如被天水洗过的绸缎,墨瞳淡淡潋滟氤氲,淡淡一笑,娇俏可人。

“你是谁,要干什么?”

“恭喜你,你被我挑上了。”

“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你不会图谋不轨、搞百合吧?虽然你长得挺好看的,但是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我告诉你,老娘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而且我的命不值钱的。再说了,我又不认识你,也没招惹你,你挑我干啥?”

“真啰嗦。不过,恭喜你成《宫斗剧真人体验》的第一个体验者,幸运吧?”

“……”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什么鬼东西,取名字时能不能走点心啊!这么山寨的名字,你拿去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老娘我都20了。”

“莫急,相信我,这是真的。”

“我还要上班呢,到时候被扣工资你赔得起吗?”

“那边不用担心,只要你同意体验,那边的时间自然会停住。”

“真的?23333,小妹妹,你逗我玩呢。”李瑶心想:宫斗我看多了,穿越嘛,也看了不少,虽然不太科学,但若是真的,岂不是可以不用上班了!哎呀,我傻呀,现实中怎么会有穿越这种东西,一般这种穿越都是一场梦,不过何不顺水推,做一场宫斗梦,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是真的,首先,你会穿越到南靖国,开启另一段生活。只有你结局才能回来,要是死了,就会重新到另一个世界,再开启另一段生活。”

“好吧,我就当一次三岁小孩,信你一次吧。如果你敢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闭上眼,十秒倒计时吧。”

“10、9、8......3、2、1”

“小姐!”一阵白光后,李瑶还未来得及睁开眼,先听到一声叫喊。睁开眼后,眼前已是另一番景象。室内陈设的大紫檀雕螭案、青绿古铜色香炉、价值连城的古画、楠木交椅、水晶盒等,都彰显了屋子主人的富贵。随便拿几样东西回去,估计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立在李瑶身旁,淡粉色素颜裹身,如墨的长发用一根淡蓝色的缎带轻轻挽起,头上斜插一只木质桃花簪子,清澈如水的瞳孔透露着一丝可爱。

“看样子,你一定是我的婢女了,说吧,什么事。是不是我爹找我?”

“奴婢还未说,小姐就知道了,真是未卜先知。”

“不要太崇拜我了,我只是看剧看出套路。然后根据套路,我被皇上赐婚,我爹不舍,下朝后一脸冰山。现在正和我娘讨论这件事。过了不久,这件事就会传遍全府的。”

“小姐你怎么了,说的话芸香不太懂,可是听着蛮有道理的。”

原来这丫头叫芸香,他们古代取名都这么普通随便,要是我,一定会取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例如......小红,这可是小学作文里十有八九出现的人物名字。李瑶心里暗笑。

芸香在一旁一头雾水,便赶紧催促李瑶:“小姐快走吧,老爷该等急了。”

“肯定是入宫选秀。听《宫斗剧真人体验》这个名字就懂,有宫斗就一定要入宫的,入宫就要选秀,身为女主角的我自然是要入宫的。”李瑶嘀咕了两句,“芸香,那你帮我梳妆一下吧。”

芸香帮李瑶简单梳理过后,在她的指引下李瑶走出厢房,来到大厅。座上有两个人,男的一脸凝重,女的一直叹息。李瑶想:这应该就是老爷和大夫人了。由于李瑶一路上向芸香八卦,也对府里的情况略知一二:老爷姓李,只娶过一房夫人,未曾纳妾,夫人有3个孩子,一男二女,她便是府中的三小姐。

“瑶儿,今日有一事,我和你爹想知道你的意思。”大夫人首先发话。

李瑶乖巧的低下头,向老爷和夫人行了礼,用平生最娇滴滴的声音回答:“女儿的事,全凭爹娘做主。”

座上的两位听了一惊,一脸诧异,李瑶自知说错了话,便赶紧圆场:“爹娘不必一脸懵逼......呃不,不必一脸惊讶。这一路上女儿听到府里一些声音,也就猜到一二。”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直说了。今日我上朝,太后下旨说要把你许配给五皇子,深宫险恶,我不想让你涉险啊。”

“又不是去后宫成为皇上的妃子,怎么会险恶?”

“这次太后说要先入宫住上一段时间。还有几家的女儿也是一样,虽然有赐婚,但是你生性纯良,最后能否成为五皇子的皇子妃也不一定。”

“女儿愿意入宫。”李瑶回答得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你似乎很想入宫?”

废话,这个什么鬼真人秀体验不就是要入宫吗,不入宫怎么结局,不结局怎么回去?呃,虽然这是一场梦吧,但是既然来了,就体验一下吧。李瑶心里嘀咕。

“爹娘放心,女儿入宫后定会小心谨慎,为我李家博取一份荣誉。”

“瑶儿深明大义,老爷也该放心了。”大夫人嫣然一笑。

座上的老爷没有开口,不过从他的眼神中,隐约看出不舍。

“下个月就要入宫了,瑶儿,这一个月你要学好礼仪,以免入宫时失了礼数。”

“是,女儿谨记爹娘教诲。”

走出大厅,李瑶想:反正是梦,掐一下自己试试。便狠狠掐了一下自己手臂,竟有钻心的疼痛,又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真的有疼痛感。莫非,这不是梦,而是真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15/114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