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酿心 第3章_暮雨湘帘

去年紫陌青门,

今宵雨魄云魂。

断送一生憔悴,

只消几个黄昏。

夜,略微深了,烛光安宁地浮在静谧的空间里。虽是冬日,室内却无风,烛光便分外优雅。光亮虽微弱,但些许的光散布开来,却也能朦胧依稀地勾勒出周边的事物。

幽络便一个人,无声地坐在这样一间并不很明亮的屋子里。这是属于她的小院,当然,坐落在王府最宁静、最美丽的那个角落里。

在京城的日子里,幽络总是有些想要回家。在她的概念里,王爷府,还不能算是他的家。虽然家乡是一个边陲小城,虽然那里的冬天阴暗潮湿,虽然……虽然有很多个虽然,但是却只有一个但是——那是清络安葬的地方。

也许是一出生,身边便有了清络;也许是从小到大,最懂她林幽络心的人只有清络。总之在幽络心里,有清络的地方,才算是个家。

而现今,清络死了,并且已经有三年了。这三年里,幽络的生活中出现了阵寒。但在幽络来京城之前,他们之前隔着的,是千山万水。

对于不去京城的原因,幽络总说没意思或那个地方像牢笼,但她心里知道,她不想离开清络,哪怕是清络的墓。这个原因,幽络没说,阵寒却知道。

所以阵寒从来不逼迫她,等幽络想通了,她自然会跟自己来京城的。他所能做的,只有等待,和一遍遍的询问。他知道,这需要时间,但他没想到,他等了三年。

也许世事就是这样捉弄人的。三年前,幽络失去了唯一的姐姐;三年后,阵寒失去了唯一的父皇。

清络的死,让幽络不愿去京城;先皇的死,却使幽络想要陪陪阵寒。

阵寒太孤独。

其实,幽络也很孤独。

如果世事有轮回的话,这也许也算是一种轮回吧。

而现今,幽络脑海中想的,是那个如今每天都要上早朝的王爷,是那个除了随自己而来的秋潇之外,她在京城中唯一熟识的人。

幽络天生喜静,又极怕生,淡淡的性子总让人觉得她拒人于千里之外,所以从小到大,陪在身边的只有清络和秋潇。到了京城,人生地不熟,已然半个月了才刚知道管家姓秦名东,大概这在王府里也算是一项奇谈了。不过管家秦东的人还是极好的,大家私下里叫他东叔,他总是笑呵呵地应答。别人开他的玩笑,他也从不生气,永远笑着对人。所以,王府上下,包括阵寒本人都很敬重东叔。

其实王府里人并不多。阵寒排行十三,在皇子中并不算大,王府的规模姿势不如他的王兄们的。但仅是这样一座在王爷中并不算大的王府,幽络也总觉得大得骇人。所以,她的活动范围基本就是那间小院,她每天所见的人,也只有阵寒、秋潇和东叔而已。

阵寒常常劝幽络出去逛逛,哪怕仅在王府中走走,免得见人太少,没了生气。幽络却只轻声说了一句:“我在酒窖的时候,每天所见的,除了秋潇,也便只有酒坛了。”

有时候,阵寒会觉得幽络很孤独;有时候,他又觉得幽络那样虚幻,幽络一个人,孑然一身,淡然得好像不存在,让人很心疼。

像现在,阵寒站在那个充满幽络气息的小院中,站在幽络屋前,看着屋内略昏暗却温暖的灯光,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且犹豫着,门却自动开了。

幽络看着院中的阵寒,顿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温温地说:“即来了,怎么不进来呢?”

“看你屋里灯光太暗,怕你睡了又吵了你,就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想看看你到底睡了没有。怎知你屋中竟一点声音都未发出,以为你着实睡了,方要走,你却先开了门。”阵寒走进了屋子,一股暖意立刻包围了他全身。毕竟是冬天,又是在外面站了快要一炷香的时间,在加上阵寒是从小养尊处优惯了的王爷,各种因素夹杂在一起,所以阵寒进屋后,立刻打了一个寒颤。

“你究竟在外面站了多久?”幽络点上几盏灯。烛光让室内明亮了起来,也让她看到了阵寒因为受冻而略微有些红的鼻子。有些心疼。这个傻瓜,也不知道进来,就在外面傻站着,也不怕着凉。

阵寒倒是对自己现在的形象并不在意,也或许是他根本没看到自己现在的狼狈样。总之,他很安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然后轻轻地抿着:“还好啊,顶多一炷香的时间。你放心,我从小跟着父皇骑马射箭,这点考验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今天若是没能见到你,回去怕真是要伤风了。”

“你啊。”幽络无奈地摇了摇头,拿了一件披风给阵寒披上。对于阵寒的贫嘴,他也不多理会,因为在阵寒这张嘴面前,他永远都只有一个输字,“回去时候可千万小心,别着凉了,天寒,元气伤不得,知道吗?”

阵寒轻笑,放下手中的茶杯:“原来我们幽儿也有当御医的潜质啊。不如,本王即刻就命你为本王王府的御医,从此以后,跟在本王身边,只给本王一个人诊断,如何?”

“若真是这样,”幽络轻笑,“那我希望,王爷永远不要见到我才好。因为王爷一见到我,就说明王爷身体不适了,是吗?”

“那不要了,”阵寒顺势将头靠在幽络身上,毫无半点王爷风范,像个小孩子般地说,“我要每天都能看到幽儿。”

“阵寒。”

“嗯?”

“其实,我也很想每天都能看到你,每天和你在一起。”

“那就按照你想的做啊。”

“嗯,我一定。”努力。幽络漏说了这两个字。

我,一定努力,每天都看到你,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我,一定努力,永远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可是,阵寒,我真的能做到吗?

你,终究是王爷,不是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13/109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