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竹马青梅三两枝 第一百六十二章_宝函钿雀金鸂鶒,沉香阁上吴山碧

云松此时便立在原地,不敢再向前走了,只低着头,走到了离晚晴三步远的地方,低声道“姑娘,小的便送您到这里了,请您自己过去吧。姑娘,请放宽心,少爷已经到了,您听少爷的吩咐便是了。”

晚晴手脚有些发软的点点头,心里突然惊慌的不行。

只觉着心里好似打鼓一般,都有些紧张和害怕到出了一身冷汗了。

不由得踟蹰不前,犹豫万般。

这时候云松只能小声提醒道“姑娘,快些去吧,要是让皇上久等,那可是大不敬之罪呢,您快些去吧。”

说完,便立刻朝着搀扶着晚晴的陈妈妈使了个眼色,又瞟了瞟绿芜,用眼神示意了一番。

陈妈妈瞧见儿子的眼色,便明白云松的顾忌了。

赶紧和绣橘搀扶着已经手脚发软的晚晴朝花园中走去。

走了几步,便瞧见花园四周站立着很多男子,都佩戴着宝剑,瞧着,似乎是侍卫之类的,见到她们一行人,也没有为难,只让她们进去了。

待到晚晴觉着自己已经呼吸不过来的时候,陈妈妈和绣橘突然停了下来。

晚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萧君珩的声音说道“莞儿,快跪下,叩见吾皇。”

晚晴心里一慌,陈妈妈等立刻搀扶着晚晴跪了下来。

萧君珩见晚晴低垂着头,似乎很是害怕的模样,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心疼,想着她必定从来没见过这个阵仗才是。

但如斯境况,便是她再害怕,也不能失了礼数。

于是便再次出声提醒道“莞儿,还不快快叩见吾皇。”

绣橘便赶紧暗地里捏了捏晚晴的手指,示意晚晴快些跪拜下来给皇上行礼。

晚晴被绣橘捏了捏手指,这才清醒了些,忙有些慌乱的叩了叩首,颤抖着声音道“民女慕晚晴,叩见吾皇。”

旁边的公公呵斥道“大胆,你这是什么规矩!礼都行不全?难道不知道见到皇上应该要行什么样的礼,说什么样的话么?真是大不敬!!”

萧君珩一听此言,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本来正欲亲自向皇上求情的时候,不料皇上却摆了摆手,笑道“无妨,想她不过是一介平民女子,也未曾见过朕,不懂得这些个礼数,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今儿就瞧见子如的面子上,无需过多苛责。”

萧君珩听见皇上的宽容,连忙向皇上行礼谢恩,又转身故作严厉道“莞儿,还不快快叩谢皇上恩典?”

晚晴甫一开始便有些害怕,后来又被呵斥了一番,心里已经是慌的不行了,此时又听到萧君珩如此严厉的语气,更是紧张的不得了。

赶紧听从萧君珩的暗示,忙又叩了叩首,用颤抖的嗓音道“民女慕晚晴,叩谢皇上恩典。”

皇上笑了笑,道了声“起来吧。”

晚晴忙又叩了叩首后,才被陈妈妈搀扶了起来。

皇上无意间一瞥,却突然觉着晚晴的面容甚是熟悉的感觉。

他看了看身边服侍的公公一眼,那公公也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意思是,他也觉着似乎在哪里见过晚晴似的。

皇上便悄无声息的给了他一个眼神,便不再关注晚晴了。

而是又和萧君珩对弈了起来,似乎所有的精神都放在和萧君珩的棋盘对决上了。

晚晴自也不敢抬头,不敢说话,只乖乖的低垂着头,就连大气都不敢喘,直到晚晴感觉到无人再关注自己了,心里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只觉得她背后都被冷汗浸湿透了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傅兰陵的声音,她自是不敢抬头,便只用耳朵听着。

只听见傅兰陵向皇上叩拜道“民女傅兰陵,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晚晴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后来还要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句话的,怪道那人说自己没规矩,原来如此。

皇上的注意力还是在面前的棋盘上,因此晚晴只听皇上很随意的说了句“嗯,起来吧。”

傅兰陵叩谢了皇上,便由丫鬟们搀扶着站了起来,也略微低垂着头,站到了晚晴的身边。

此时皇上所有的注意力都黏在萧君珩的棋盘上了,萧君珩也不敢大意,两人正在棋盘上厮杀。

因此,晚晴情绪才稍微的稳定了些,心里不由得暗想着,这位天底下最尊贵的人,让自己和傅兰陵过来,到底是何意思呢?

若是傅兰陵倒还好,毕竟她是萧君珩未过门的妻子,但是自己。。。晚晴想不出来。

正当晚晴思绪飘远的时候,却听到萧君珩沉稳的答道“草民恭喜皇上,皇上果然又赢了。”

皇上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子如,这么些年,难道你的棋艺,就一直没有长进么?”

萧君珩站起身来,垂首说道“皇上棋艺精湛,非常人所能比拟,更何况是一介草民,草民才疏学浅,棋艺不精,扫了皇上的雅兴了。”

皇上大笑,指着萧君珩道“子如啊子如,朕识得你多年,你的棋艺如何,朕还不知道么?你这是让着朕呢!哈哈哈。。。”

萧君珩也跟着笑了笑,然后摇首道“草民自然不敢,草民哪有如斯本事呢?其实一直是皇上让着草民呢,不过草民棋艺实在太差了,便是皇上有心想让,草民也赢不了圣上,圣上果真厉害,草民甘拜下风。”

皇上更是笑的厉害,不过笑声里多了几分轻松,又喝了几口茶,笑道“你这个小子,从小就机灵,罢了罢了,既然赢了你这盘棋,朕,就赏赐你些东西吧。”

萧君珩跪了下来,道“皇上厚爱,草民不敢。”

皇上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又瞥了瞥傅兰陵和晚晴一眼,打趣道“真的不要?你可莫后悔哦?”

萧君珩听皇上话里话外的语气,心里知道皇上又在试探他,因此面上故作犹豫般。

果不其然,皇上瞧见他犹豫不定的表情,似乎更是高兴了,便道“怎的?要或不要?”

萧君珩似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道“那,便谢皇上赏赐了。”

见他这般,皇上很是满意,便道“你成婚的时候,朕便赐你两桌御宴吧。”

萧君珩有些惊讶,没想到皇上的赏赐是御宴,的确是天大的恩宠了。

萧君珩便赶紧叩拜了皇上,道“谢皇上赏赐,草民谨记皇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11/102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