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山里人遭遇城里人 第十六章

龙天天擦好了脸,看整张手帕上的污迹斑斑,一时间又是羞得满面通红,看这手帕被他糟蹋成这样了,真是不是一般的小花猫,活该被他取笑。

回身过去,看赵之然低着头在揉腿弯,想是之前救他的时候挂在树上被拉伤了,裤腿也被拉破了口子,想着刚才那惊险的情景,龙天天又是一阵吓得冒冷汗,看着下面江水激流,又看这么高的地势悬崖,赵之然在一瞬间能不顾自身安危就出手救他,这份侠肝义胆很气魄不是等闲之辈能做到的。心中不由得对赵之然的爱慕之上更是多了一份倾佩。

弄脏了的手帕也不好意思在还回,于是把它踹进怀里,想着洗洗之后再还他不迟,挪过去一点对赵之然说道:“赵先生感情是被拉上了腿,要不让帮你我给你揉揉吧”

赵之然抬眼看了他一眼,见少年红脸真诚,一双眼睛更是晶亮,热切的看着他很是想立马就还他恩情。心里赞一声这少年不错,于是也不客气的把腿伸像他,应道:“可!有些酸涨疼痛,你帮我揉一揉也好”

龙天天微赧红一张脸,认真的伸出手附上他的腿弯处轻轻揉捏,赵之然舒服的叹了口气,顿时感觉舒坦不少,夸龙天天道:“天天果然是学过医的人呢,你这手法不错,拿捏穴位也准,被你这一揉捏我感觉好多了。”

龙天天第一次接近赵之然这么近,手里捧着他的腿,只觉得手里小腿修长,大腿结实,腿弯肌理骨骼分明,触手柔韧,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又被他夸赞,心里更是吃蜜一样的甜。

心砰砰跳着,脸红脖子粗低着头不敢看他专心的为他梳理胀痛,就想赵之然能舒服一点。

赵之然也是心情奇好,虽是经历了刚才一出惊险,裤子划破,腿也被拉伤,但是现在化险为夷,抬眼看这半山腰满眼景色青绿,山风吹过夹带着阵阵草绿树木之香,人在高处时,眼望的都是开阔视野,心境也随之会是开阔了,顿时觉得神清气爽,郁闷消除。

当年被迫远离京城没有目标的一路闲逛,走过千山万水,名山大川,虽是多少景色也看完,多少奇景也品名,但是心境不同时心情也是不同,一路名山大川走过来也是烦闷郁郁,寡寡无欢。来到这里时,突然就不想再走了,又见这里山外小镇,民风纯朴,世人无争无惧,离京城地儿也远,于是便索性买了一处宅子居住过着隐居生活。一人一仆因不想被打扰也不愿意结交,住在镇子里了这么久倒也是落得过了清净。如若不是那群痞子贪财,也不会与这少年交集,更不会突然兴致所致竟也想与之交好。这交好从今天看来,很是不错,至少是给他平静的生活带来了诸多生气,使自己好久不曾这么忘却烦恼的开心了。

好久没有这样的舒心了,赵之然觉得他应该多与这少年人交往的话,以后的日子会更多乐趣。

含笑看着对面低着头,只露出高高鼻尖的少年,很是惹人喜欢。,赵之然附过身去,用手挑起他额前的头发,露出他的俊秀脸庞逗趣道:“天天你怎么这么害羞,说一说你就脸红,象小姑娘一样。”

龙天天闻言一愣,脸更加无地自容了,侧头躲过他的手,脸上更是一脸绯红,心里嘀咕:“你这冤家,你说是说,干嘛离我这近挑逗我,你不知道你的身上很香吗?”闻了会更心慌。

赵之然见他躲过自己的手,脸更红了几分,心里一阵好笑,觉得这孩子真实纯朴,心情更加愉悦了,仰身一躺,双手放在脑后,把腿往龙天天身上挪了挪驾到他腰侧两旁,用1腿圈住他腰,在他腰腿上蹭了蹭,换一个更舒服点的位置闭眼说道:“你帮我大腿上也捏捏吧,你捏的舒服。”

他说得坦荡无妨,但是龙天天却是对他心思不纯,一时间,龙天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被他圈住的身子不能动弹了,有些受宠如惊的感觉,偏赵之然那条腿还在他的腹部腰间蹭了蹭,顿时让他觉得那个地方被火烧了一样,腿间立马肿胀起来,眼看就要树立起来,多次反应,龙天天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吓得他一把掀开赵之然放在他腰腹间的腿,跪坐了起来。

赵之然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睁眼奇怪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了。龙天天心里慌乱,脸红耳刺,但脸上平静,见赵之然看他,便平静的说道:“我,我换一个姿势给你好好按。”

赵之然点点头又躺回去,这次索性闭眼小憩。龙天天不着痕迹的用手拉了拉衣裳前襟盖住自己腿间高高的鼓胀,一时间羞恼异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象被着了魔一样,赵之然就这么轻轻一撩拨,就令他□□焚身了。

龙天天沉重着一张脸跪着双腿把赵之然的腿小心的放在腿腰处,一手护住他的腿,一手从他的腿根处一路揉捏下来,赵之然舒服的闭上眼睛,舒服处还哼哼两声,叫龙天天在那处多揉捏几下,渐渐的没了声音睡了过去。。

龙天天看着他绝美的睡颜,只觉得这世界上看也没有像他这样好看的人了,手里的触感柔韧,在在的逼的他血气上涌,年轻的身体火热。不时的深深吸一口气逼迫自己不要冷静,心里却是一阵翻江倒海的难过。心里明白,以自己这样对他的心思,加上今天又承了他的恩情,想是这一辈子也难在抽身从他身旁离去了,即便是之前的自己要急于逃脱对他的感情,今后怕是再也抽身不得了。

只是这样的感情怎么能对他言说表达,像是他这么清贵正直的人,怕是被他觉察到一点的心思,只怕也对对自己避之不及,纵使是自己在爱也只是一厢情愿,能隐藏自己的心思不要给他知道才好,这样心心暮暮的人儿,即便是什么不求,自己呆在他身边一辈子也是无怨的。

想着母亲,想着自己,都是一样的痴情种,龙天天不由得心犯苦涩,悲伤逆流成河。

赵之然不懂他的心思,只觉得眯了一会,现在腿脚也被龙天天捏的舒服,起身站起来活动活动了手脚,回头对龙天天笑道:“好很多了,神清气爽。”

龙天天见他无碍了,也跟着他高兴,咧着嘴对他笑着说道:“好就好,只怕明后两天要加重这么酸涨了,最好后几天也还是要用热帕子捂着揉一揉更好些。”

赵之然试着抬腿甩了甩腿,说道:“无碍。每天揉一揉就好。”活动了一会,又转头去看龙天天,见他起身去找到开山镰,却是背筐早不知被扔哪里了在哪里拿着镰刀发呆,看他那傻样好笑,便说道:“背筐已经滚落山崖了,龙兄弟不要找了。”

龙天天一阵郁闷,多好的背筐就没了,还得花钱去买。摸了摸鼻子,暗暗骂自己真是个色令智昏的家伙,还差点把命送掉。恨恨的看那罪魁祸首,眼见崖边之人,却是那人迎风飘逸,丰神隽秀。顿时又看痴了眼。

“龙兄弟,天气炎热,回家尚早,我带你去沐浴如何?”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09/79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