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高龄正太圈养记 第五十七章 玫瑰花

冷空气来袭,街上每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而拉拉婚介所的生意依旧如火如荼,要说也只能说白洁太强大了,自由恋爱的社会都让她这个“媒婆”镇压了。

把车开到门口,白洁依旧如往常一样冷着一张脸进公司。只是公司的氛围却有些特别的高涨。

刚进门,白洁便看到所有人都笑盈盈的望着自己,那目光,像是知道了自己的小秘密一样。白洁轻皱眉,大家便连忙收回了目光。正在这时候,小丹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兴奋的问道:“总经理,您今早上心情很好吧?”这丫头,天堂有路从来都不走。

白洁淡淡道:“怎么了?”然后挎着包若无其事的往楼梯口走。

大家都把期许的目光望向小丹,小丹却只是使了个眼色,让大家各忙各的。她从白洁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一件事情:白洁绝对不知道有人给自己“惊喜”的事情,要不然,怎么说也不会这种扑克脸吧。

虽然白洁有很多追求者,但是自从去年一个人送玫瑰花给白洁,让白洁连人带玫瑰花一起从二楼踢下去以后,再也没有人给她送玫瑰花,可是这次送玫瑰花的可不是一般人。小丹偷偷看了上面的署名,竟然写着一些……嘿嘿。她掩嘴偷笑。

“怎么了?”白洁突然问道,语气依旧冷冰冰的。

小丹连忙摇摇头说:“没事……”话说,小丹觉得自己其实挺失败的,因为自己无论在哪里都是气氛的制造者,可是自己跟着白洁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让她笑过一次……就算看到她笑,那也是“小儿得志”的笑……比如上次她老人家准备整那些富家子弟一样,那笑简直就让人不寒而栗。

正想着,她已经和白洁去了二楼。小丹情绪有些激动的望着白洁,白洁却只是像往常一样打开门。

脚步停在那里,白洁的眼神有些惊愕。小丹此刻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只是片刻,她的脸色便变得难看了,因为白洁的脸黑的像个铁锅一样。

“这是什么?”望着一整个房间的玫瑰花,白洁淡淡的问。

小丹有些尴尬的说:“额……玫瑰花啊,您……您不是都看到了吗?”小丫头越说声音越小。好像面前这位是多么可怕的存在一般。

白洁缓缓走进去,望着自己办公桌上那束最大的玫瑰花,眼神冷淡,她抬脚,缓缓的向办公桌走过去,问道:“这是谁送的?”没有女人该有的惊喜,甚至没有一点点的感动,反而带着一丝丝的厌恶。

小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她连忙说:“那个……我也不认识,是一大早让快递车送来的,里面有卡片。”

她会笑吧?小丹有些疑问。难道总经理真的一点点的动情点都没有吗?

白洁冷笑,管他是谁:“把这些都弄出去,我不喜欢玫瑰花的味道。”她转身,显然,她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看那所谓的卡片。

小丹有些吃惊的说:“可是这些都是一个人送的哎,总经理,你要不要看看那张卡片?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白洁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此刻的她站在办公桌前,冰冷的面容显得那样高贵,只见她伸出白皙的手指,只是随意的把卡片抽出来,放在手上把玩着说:“是谁的,不是都一样吗?你跟着我这么久,怎么还在犯这种错误?”

小丹那怯弱的眼神对上白洁那冷冷的双眸,尽管自己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之身,她也知道跟着白洁,意味着每天都要遭受一千次的电击,一万次的雷劈,不是被犀利的言辞给堵死,就是被一张千年不变的扑克脸给冷漠死。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功力不够啊,对上白洁的目光的时候,她真的有种死神在望着自己的感觉……

辞职吗?该辞职了吧?小丹苦逼的想着,欲哭无泪。

白洁不屑的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然后慵懒的望向卡片,片刻,她那冰冷的双眸中突然闪过一丝震惊,眉头轻蹙,小凡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因为白洁看了内容之后依旧是这样苦逼的扑克脸。

“你先出去……”许久,白洁淡淡的说道。

小丹本来回头丧气的等着被训呢,结果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一脸震惊的抬起头,瞪大眼睛望着白洁,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西瓜,此刻的她就好像是一个被拉长了的动漫人物一样,充满了喜感~

白洁有些不耐烦的问:“怎么?不想出去吗?”

小丹连忙摇摇头说:“不……不……我这就出去……呵呵。”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总经理办公室,脸上带着如蒙大赦的表情。

安静的办公室,慵懒的阳光照射进来,不温暖,有些阴暗的忧郁。玫瑰花香在鼻尖游走,白洁的眼神有些迷离的望着那张带着玫瑰香气的粉红色卡片。熟悉的字迹让她的眼眶中甚至有些湿润。

“五年前我离开你,五年后我想带你一起离开。”她望着那行字,久久伫立,酸涩充溢着全身。想要牵强的笑,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力气。

“子俊……”她默念着那个名字。一滴泪悄无声息的滑落脸颊,白洁竟然有些不知所措。那晚,相遇以后便再也没有相见,她以为,他根本不会在意和自己的相遇。

只是,过了一个星期,竟然意外收获了这样一份“惊喜”。“子俊……你会回到我的身边吗?”她轻声说着,只是自己不敢去想,不敢去相信。五年前,我爱你至深,你却毅然离开,五年后,你真的会回来吗?

你走以后,我的心就已经被掏空了,除了你,我没有想过谁能住进去。只是,当初选择离开的你,真的会回来吗?

她不确定,站在那里,她突然想到了五年前,那个下雨天,那个吞噬了自己最后一点尊严的下雨天……你说的,留不住的,现在,真的要回来了吗?

“你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耳边突然响起他说的那句话,白洁抬头,望着那一束束玫瑰,不禁苦笑一声,是啊,我没变,可是你已经变了不是吗?你现在是娜娜姐的未婚夫,为什么在要结婚之前,却给我期待呢?

关于过去的那些事,不是应该已经被搁浅了吗?这玫瑰花究竟代表着什么?

玫瑰香气,是致命的毒药,还是你送我的满园芬芳?

薛凝背着白洁给自己买的那个单肩包,拎着羽绒服,心情大好的走了出去。

依旧是好奇的目光,似乎自己住在白洁家已经挺久了,可是每当自己从大厅走过去,那些保安都会用不友善的好奇的目光投向他。像是看怪物一般。薛凝倒是一点也不在意,自己从小都是被当成怪物看的,现在他们这眼神算是好的了。

天气有些阴暗,抬头,薛凝轻皱眉,今天的阳光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甚至感觉不到光线照射下来。薛凝缓缓走在路上,一路出了大门,然后继续往前走。

凛冽的风吹在身上,却没有了那般刺骨的痛,薛凝步伐轻快的走着,望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淡淡的说:“没想到,自己竟然欠那个家伙那么多了。”说完他便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行头。从头到脚,全部都是白洁给自己买的。这件厚厚的风衣还是自己今天第一次穿,总觉得怪怪的。

“唉……”如果那天不是那个人的突然出现的话,那天晚上该是多么惬意美好的一个晚上啊……他轻叹口气,继续往前走。

终于搭上了公交车,这熟悉的感觉让薛凝顿觉舒爽。他坐在那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薛凝好奇的掏出手机,“什么啊,那家伙的短信?”他轻皱眉,打开之后,看到内容就想吐血。

热烈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这个可爱的少年。他看着短信,有些哭笑不得,自言自语到:“这家伙,把我当成她什么人了?”然后连短信都懒得回,便直接把手机放在了包里。

“请问……”突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薛凝轻皱眉,然后缓缓抬起头,只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站在自己面前。薛凝望了她一眼,然后把脸转过去,望着窗外风景,想着在家里的妈妈。现在她应该在上班吧?自己就这么离开了,都没有来得及和她好好说说话……想到这里一股内疚之感迎上心头。

嘎嘎嘎……

站在薛凝面前的女孩只觉得无数只乌鸦从头顶飞过,自己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站在他面前,他竟然华丽丽的无视我?!

少女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这位小帅哥,能问你个问题吗?”

沉默。车里的人都好奇的投来目光。

薛凝却当没有听见一样,事实上,他也没觉得这女孩在和自己说话,谁公交车上和别人搭讪?傻~啊。

“小孩,人家姑娘和你说话呢,你怎么这么个态度啊?”突然,一个人看不过去了,连忙对薛凝说到。

薛凝一头雾水,这是在说自己吗?他望着那个说话的人,脸色突然有些冰冷,自己最讨厌别人叫自己“小孩”了,那个女人叫自己“小屁孩”的时候自己简直就要气炸了,这又是谁?敢来这么对自己叫嚣?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xhqh/08/76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