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闲来垂钓碧溪上 第69章 顾迎出嫁_妩时

顾府不像定远伯府,少有纳妾的习惯,我只知道顾三叔娶有一位姨娘。顾府虽然看起来人丁兴旺,但不过是四房凑在一块儿的人数,拎开看还算不上香火鼎盛,怪不得太夫人这样着急添孙子。顾衡这一辈也只有五位姑娘,大姑娘顾迟早早远嫁,剩余的除了顾迎其他都还小,但顾迎这嫁妆,恐怕她们是远远比不上的。

我好笑道:“阿娘是圣上亲封的郡主,阿迎的外祖父又是楚王,自然不是其他妹妹能够比肩的。太夫人若是不忿,让她自己出钱,哪儿您做伯娘的给侄女添嫁妆的道理。”

荣平郡主道:“我也这么想,但如今太夫人生病,你阿爹又最孝顺,夹在我与太夫人之间这么多年已经够辛苦了。若太夫人再被气出什么毛病,他不定要多自责呢。”说着又拿手指尖点点我额头,“还不是你这丫头,把太夫人气成那样。”

她面上含笑,眉目间却难得多了些怅然。她与顾大学士性子相反,却恩爱得宛如京中标杆,我想,大约也是因为这样的互相包容,互相理解吧。

我装着委屈的样子说:“是,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但总不能为着这个就亏待了阿迎,反正公中出的钱都是定数,多的份是您自己的嫁妆,母亲把嫁妆给自己的女儿,谁能挑您的错?实在不行,放楚王名下,太夫人难道还敢上王府要钱不成?”

荣平郡主被我逗笑了,“说得很是,幸好阿衡不是长子,不然等你俩接管了顾府,非把咱们家拆了不可。”

我也就试探性地问下去,“那……咱们还分家吗?”

她此时想开了,专捡贵重的物件往箱子里放,随口答道:“分什么家?你说你几位叔叔?等太夫人去了,账上必定是要分的,但搬不搬出去就得看他们自己了。”

我撇了撇嘴,“他们才不会搬。”

“那当然。”她掂了掂手里头的细颈玉瓶,回过头问我,“怎么,是你婶婶欺负你了,还是嫂子又排挤你了?”

“没有没有,我就随便问问……”我识相地将剩下的话都吞回去了,照她这样说,顾衡想分家,得等她和顾大学士那什么了才行。再问下去,指不定她就要疑心是我盼他们早死了……

添箱的时候孟知瑾姐妹与秦乐姐妹都来了,沁水郡主也到了。约一年不见,沁水郡主个头蹿高了不少,在一干少女中更加出挑。若是年前的她是一颗夺目的明珠,如今的她就是一块精致的玉石,贵不可言。她见着我微微颔首,那日的嫌恶之情已经不再,目光如蜻蜓点水般掠过,神色浅淡,我暗暗松了口气,自顾自去跟孟知瑾她们说话了。

许久不见她们,大家坐在一处喝茶聊天,仿佛还是闺中少女般。孟知瑾与秦乐过了年也十六了,婚事都各自定下来了,不出半年也要嫁作人妇。

孟知瑜小声道:“郡主真是越发气派了。”

孟知瑾难得地没有责怪她口无遮拦,而是低眉道:“生在帝王家,本就不该露出过多神态,以免被人猜到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听说,她要嫁的人是沁水郡主的一位堂哥,从此也是一入宫门深似海了。

秦喜打趣道:“这还没当上郡王妃,已经开始担忧了,可怎么好呀。”话音刚落,一向稳重的孟知瑾也红了耳根,直扯她的袖子,埋怨她胡说八道。

我看着一张张娇艳的少女面庞,却忽然有一种毕业季离别的感觉。回去跟顾衡一说,顾衡只笑我多愁伤感。

我呲牙咧嘴地说:“我们约好了,以后大家轮流坐庄开宴,这样就能常常见面了。”

顾衡嗤笑了一声,“出嫁后说不定还比之前自由呢。”

“那也得看嫁的人是谁。”我靠在软枕上换了个姿势,“我问过阿娘分家的事了,她说得等太夫人去了,她们那一辈才分家。”

顾衡在旁边剥花生,“这条路走不通的话,可以换一个嘛。”

我将手肘支起来,“又想出什么歪点子了?”

“什么歪点子,我想的都是好主意。”顾衡将剥好的花生放在盘子上推过来,“四叔不就常年不着家吗?我现在是宫里的侍卫,按编制也算是卫所的人,等我打通关系,让圣上把我调到地方去不就好了。”

“你想带我一块儿外放?”

被他说得……好像真的很简单……我陷入沉思。

“不行吗?”顾衡伸手就在我头上一个爆栗,“笨!”

我仍然不放心,“可是外放迟早也要调回来的……吧?”

顾衡耐心地跟我科普,“那得看你的能力高低和受宠程度啦,外放后老死异乡的大有人在。虽然按照咱们家的后台,我是不太可能被人遗忘的,但自己要动点小手脚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狐疑地看着他,“动什么手脚?”

他左顾右盼,“现在暂时还没想到……”又一拍案道,“但迟早会有的,饭要一口一口吃,事儿要一步一步干,这个道理明白吗?真是,久居深闺都给你养傻了,真得带你出去见见世面了。”

我:……

切了一声后,还是挑了挑眉,轻轻地说:“好啊,江河湖海,等你带我去浪咯。”

转眼就到了顾迎出嫁的日子,前一天晚上我抛弃顾衡跑到她院子里跟她睡,说了一宿的悄悄话。

房间已经提前用红绸布置好,连床帐也换成绣了并蒂莲的大红锦缎。我一直觉得顾迎是我认识的人中最适合穿红的一个,白羲安与沁水郡主虽然也美貌张扬,但都不如顾迎,不施脂粉立在那,就好似雪地里开出的一支红梅。

窗纸上隐隐透出廊下灯笼的亮光,与月华一并倾泻在床边。

顾迎睁着眼睛跟我说:“我真羡慕你跟四哥。”

我侧过身子看她,衷心地说:“你跟那位祝二公子也会像我们一样的,不对,应该是会比我们更好。你没见我跟顾衡每天吵吵闹闹的,祝二公子肯定不会像他气我那样气你。”

她也侧过身子跟我面对面,“可是我感觉得出来,你们两个跟其他人不一样,不光是其他哥哥和嫂子。阿爹阿娘也很恩爱,但你们就是不一样。”

我不知道该夸她感觉敏锐呢,还是她本质跟我们一样,追求的都是平等的爱情。我仔细想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每一对夫妻都是不一样的,我跟顾衡,我们可能只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份尊重。我们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也不觉得谁是对方的附属。就好像虽然别人说起我是顾白氏,但在我们看来,我就是我,我不姓顾,我姓白。我不会因为嫁给他就失去姓氏与人格,他也不会因为自己是男子是单独承担一切。我们相互依赖,却又各自独立。”

良久,顾迎才轻轻地道:“羲和,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和四哥离我很远。你说的这些话……我不是很懂,或许只有四哥明白。就好像,我跟他……阿睿,我们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一样。但我知道,你们会一直在我身边的。”

她口中的阿睿,就是她明天要嫁的那位祝二公子。我知道,要想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就必须接受这里的观念,顺应这里的规律。例外只在于我遇到的那个人是顾衡,而顾迎不一样。

我朝她微笑起来,“当然啦,我说这番话,是因为把你当成好朋友,才想要倾诉一下,又不是让你学我。好了,快睡吧,小心明天黑眼圈遮不掉,掀盖头时吓死你的阿睿。”

顾迎佯装生气地过来捏我的脸,我赶忙求饶,动静闹得有点大,外头守夜的侍女叫了一声姑娘,我们这才安静下来,各自躺好,准备养足精神迎接明天的分别。

翌日一大早她就起身梳洗打扮了,我也换了衣裳去安排府里的事务。我将名下的铺子送了一间给顾迎,当做添箱。顾衡不服,非得跟我一人一半,于是他未来的俸禄都没有了。作为一个债主,我这时候才觉得顾衡这个贵族少爷当得还不如我这个内宅妇女手头宽裕。

祝一睿上门的时候我才第一次看清了他的模样,跟顾迎描述的一样,高高瘦瘦,斯文有礼。只是我私心拿他跟白景明和顾衡比了比,实在有些文弱……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一看就不会欺负人,横竖顾迎自己喜欢,由他们去吧。

顾迎拜别的时候,顾大学士和荣平郡主还没怎么样呢,他先上去捶了一拳祝一睿,“别让阿迎受委屈,不然……”话没说完就被顾征他们兄弟拉开了,我在旁边围观也觉得很是丢脸。

不过我自己也没忍住,隔着繁冗的婚服抱了抱顾迎,“有事没事都常回来,我和顾衡会想你的。”

顾迎在我耳边不停点头,“你们也要经常来看我。”

弄得好像再也见不到一样,还把本来装镇定的荣平郡主惹哭了。她一边哭一边攥着我的手说:“阿娘真是没白疼你和阿衡。”

引得甘氏许氏频频往我这里看,似乎想说点什么,在荣平郡主的威仪下憋回去了。

等顾迎入了轿,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越行越远,我跟顾衡并肩站在一起感慨:“真有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顾衡说:“我怎么感觉自家白菜被猪拱了。”

我点点头,“你现在理解我大哥的心情了吗?”

顾衡:……非常理解。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218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