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向远而生 1.初到浅浦镇

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在略显老旧的公路上颠簸前行,它的目标是不远处的浅浦镇。那镇子位于城市边围的郊区,人没有城区多,连房子都有一种蒙蒙的灰色。

林宛生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淡淡的忧愁逐渐染上了心头。她转头看向林母,问:“妈妈,我们还会回去吗?”

“当然会回去啦,宛生别担心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来呢?”林宛生抓着自己白色的裙子,不安的问的。

“用不了多久的。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回去了。”林母看着女儿略带忧伤的脸庞,承诺道。但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在这待多久,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也许还要更长的时间。但无论如何,她都会拼尽全力地挣脱出这里。我自己无所谓,但宛生的未来绝不能断送在这个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面包车在一栋楼前停下了。林母打开门并且扶林宛生下了车,而林父则在一旁指挥搬家具的工人。林母打量着她们的新家,灰蒙蒙的房子似乎是浅浦镇的特色。那层灰蒙蒙的纱,不仅盖着了她们的新家,更是压在了林母的心头。她对宛生的愧疚之情更深了,而她将这一切怪罪在了林父的身上。

“这个冰箱有点重,您能来帮一下吗?”一个穿橙色衣服的工人对林父喊道。林父皱了皱眉,很不耐烦,但还是去了。

林父的身材本就偏胖,加上长期没有运动,搬起重物来显得特别吃力。林宛生立刻跑过去,想要帮助父亲。但林母叫住了她,“宛生,别到那儿去,小心受伤了。”

“可是爸爸……”宛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母拉走了。

林父看着这一切,心中又增添了不少烦闷。

“林先生,把冰箱往这边一点。”林父照办后,那人又说:“不不不,应该是往这边移。”林父也耐着性子做了,但依旧不行。大概几分钟后,林父终于爆发了。他将冰箱重重的放在地上,工人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保持住平衡。

工人们还没来得及报怨,林母就已经开口了:“林晓东,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想怎么样!”林父想起了这些天林母对他的态度,忍不住吼了回去。

“我想这么样?我只想和宛生好好地在城里生活。如果不是你非要去相信什么老同学,把钱都投给他,我们至于来这个破镇子吗!”林母也吼了回去,带着满腔的怒火。

“我还不是为了你和安安过上更好的日子嘛。”林宛生能明显的感觉到父亲克制了很多,但空气中的硝烟味并没有因此减少。

林母也压抑这怒火,低声对林宛生说到:“宛生,你先下去认识一下新朋友,我和你爸爸还有事要处理。”她是真的不想当着女儿的面吵架,可是她又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

林宛生下楼的时候,又听见母亲的吼叫是从身后传来。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想把这声音甩在身后。白色的连衣裙随着她的步伐轻轻飘扬,就像一只折翼的蝴蝶,在风中微微颤抖。

自从父亲生意失败后,吵架已经成了宛生家中的家常便饭。宛生知道母亲因为她才如此怨恨父亲,她不能怪母亲。可她又无法忽视母亲对父亲的针对。再等一段时间吧,过一段时间后,应该就会回到原样吧,林宛生想。

浅浦镇不似南城那么繁忙,连道路上都上了汽车的鸣笛声。这是夕阳西下的时刻,暗红色的残阳铺满天空,投射下昏黄的光晕。小道里,有不少人从自家拿出小板凳坐在树荫下纳凉。蒲扇轻轻一扇,便有微风夹杂着绿叶和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甚是凉爽。由此,这种小道便成了浅浦镇的人们聚会的最佳场所。当然,这也包括小孩子们,其中为首的就是向遥。

林宛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向遥当做这群小孩的“头儿”,明明向遥的身高在这群孩子中并不出众。知道后来,学到了“气场”这个词,她才明白为什么。说起来十分奇怪,但宛生当时真的被向遥的气场给“镇”住了。于是她转而将搭讪的目标变为了另一位长相清秀的男生,他看起来比较好相处。

“我能和你们一起玩吗?”林宛生低着头问到,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

“好……”男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名女生打断了。“不行。”一位扎着马尾的女生桀骜的说到,她便是向遥了,一位在宛生生命中无法忽视的女生。向遥说完之后便示意男生到自己的身后来。这是小孩子之间最简单的站队方式——你离谁近,就是谁的人。

那位男生看了一眼向遥,乖乖的站在了她的身后,没有再说话。

向遥本就长得比较高,加上那股傲气凌人的气质。林宛生不自觉的就怂了,她盯着自己的脚尖,仍然有些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么不讲理的话,也只有向遥能理直气壮的讲出来了。

之后,林宛生就听见鞋底踏在青石板上发出的“咚咚”声。他们都走了。夕阳将宛生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但永远无法追上向遥她们的步伐。

跑了几步后,向遥停下来看着林宛生。微风轻轻拂过,宛生身上的白裙子迎风飞舞。在这个灰暗的浅浦镇里,显得格外的扎眼。

纪柯发现向遥正在对着林宛生发呆,走到向遥身边,打趣道:“你不喜欢她不会是因为她比你长得好看吧。

向遥收回自己的目光,又转而盯着面前笑得正开心的男生,淡淡的说道:“才没有呢,我只是不喜欢白裙子而已……这样纯洁的白裙子不应该出现在浅浦镇。”后面的半句话细如蚊嗡。纪柯没有听到,也没有在意。

“好啦,他们都走了,我们去找他们吧,过一会就追不上了!”说完纪柯就拉着向遥走了。那句话如云一般消失在了风里。

但,向遥没有说错,白裙子真的不应该出现在浅浦镇。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218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