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愚蠢的侦探 第8章 笼中鸟_宫家大娘子的小说

临海市的雨季来的快去得也快,一般从每年的夏末开始稀里哗啦下到秋初,往往人们还沉浸在酷暑雨后的凉爽之中,萧索的秋风就早早的吹黄了树上的叶子,提醒人们秋天已经到来了。

柳清静静的坐在蒋颂的对面,不言也不语,静静地听他讲话。蒋颂这才发现自己好像除了案情之外并没有多余的话题可以跟柳清讲,这发现让他觉得有点挫败。他们之间的话题只剩下十几年之前的那座破学校,可是那偏偏是他最不想提起的回忆。

好在柳清主动挑起了别的话题:“我还真没想过,你居然成律师了,我以为你会去当老师,毕竟你最爱讲道理了。”

“我也是后来发现有些道理讲不通,才决定去当律师的。”蒋颂努力的跟上柳清的话头,并没有对她打断他讲话而觉得不满:“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法律是绝对的权威,讲道理解决不了的问题,法律可以解决!”

看着他意气满满的样子,柳清微微的翘起了嘴角使得原本平淡的面容,略微添了一点颜色。倒瞧着没有前两日阴郁了。

蒋颂今天来是为了讲案件的进展的,讲完了,他也就不带一丝留恋的走了。柳清坐在玻璃墙后看着他离开,如今的他的身影跟记忆中的弱小身影已经无法再重叠在一起,想想有些可惜,又觉得没有多可惜。

可能是天气晴朗的缘故吧,柳清的心情也不像前两天那般颓废,回房间的时候还饶有趣味的吹起了口哨,听起来像欢快的鸟叫声。

身在警局里的李丽的心情可就没这么好了,一大清早就被叫到警局接受审问,想来谁的心情也不会很好。

警察局的电话里并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只是说务必请她来一趟。怀着满腹的忐忑,李丽来到了警局,接待她的是上次那个去过她家里的年轻警察。警察客气而有礼的将她引到审讯室说要核对一下之前的证词,以免有疏漏的地方。

或许真的只是核对证词,亲生女儿杀生身父亲这种骇人听闻的案件,证词总得多审问几遍吧!李丽想到这儿,心情就放松了许多。任由那个警察把自己引到位于警局深处的审讯室中。

“李丽女士,请问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殷云平在李丽的对面坐下,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低头写字的笔记员。

这是个十分压抑的空间,四面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唯一提供光源的是位于李丽头顶的日光灯灯管,李丽有点烦躁,不过她还是回答了殷云平的问题:“我跟我们家老柳是十几年的夫妻了。”

“那么你叙述一下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殷云平问。

“那天早上,我做好了早餐,就去叫老柳起床,谁知道一打开门,就看见他躺在地上,全身都是血。”李丽像是十分痛苦的样子,眼圈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似得。

殷云平把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纸巾递给了李丽,嘴里也不停地发问:“有件事情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跟你先生分开房间睡呢!像他这种行动不方便的认识不是更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吗?”

李丽一边抹着并没有多少的眼泪,一边抽噎着说:“我先生自从患病以后,家里就请了专门的24小时护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为了病人的健康我也只能跟他分床睡了。”

“那案发那天,我们为什么没在视频里看见护工呢?”殷云平又紧接问了另一个问题。

“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一般星期天下午护工会回家看看孩子.”李丽放下了手中的纸巾,但还是很悲伤的样子:“如果那天下午,他没回去的话,说不定老柳就。。。”说罢又拿起纸巾捂脸哭了起来。

殷云平让她哭的心烦,忍不住出口打断了她的哭声:“案发前一晚,大约凌晨两点至三点左右,你说听到死者女儿跟死者在楼上发出争吵的声音对吗?”

“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老柳让我叫柳清上书房。柳清上去没多久我就听到老柳发火的声音。再过了一会我就睡着了。”李丽讲到这不自觉的把两只手合拢在了一起。左手不停的揉擦着右手。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嘛?我好像并没有看见你上楼的身影,按说家中父女两人吵架的,你这个身为母亲的不应该,上前劝阻一下吗?”殷云平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这个警官您是不知道啊,当后妈有多难,人家亲父女吵架我这个外人搀合进去,那是里外都不是人啊。”李丽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太自然。

“死者跟女儿的关系怎么样?”殷云平继续问。

“一直都算不上太好,柳清她妈去世的早,柳清就一直觉得他妈的死是他爸造成的。这都哪跟哪儿,她妈那是急病,干他爸什么事啊。这孩子脑子梗转不过弯来就这么记恨上他爸了。”李丽说起来柳清父女二人的关系一脸的可惜,只是语气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好,我可以这么理解吧!”殷云平问:“那你们之间的关系呢,你跟柳清?”

“后妈难当啊,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这个便宜女儿一直拿我当透明人看。我倒是有心跟她热络热络,人家就当没看见是的。这冷脸贴热屁股上一天两天行,时间长了谁受得了啊!”李丽看来对柳清意见颇多的样子:“她这孩子也是不懂事,她爸脾气暴,她也跟他顶。三天两头气的她爸心口窝痛。还整天乱花钱也不知道钱都花哪去了,他爸也惯她要钱就给。可这孩子还是不知足,哎有件事我想起来忘了跟你们说,就在老柳死的前几天两个人还因为钱的事吵起来了呢!气的老柳杯子都摔了。”

“所以死者才在书房门口安装了摄像头?”殷云平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女人眉头紧皱。

“倒也不是为了防谁,他那个书房重要的东西很多,谨慎一点总是好事吗!”李丽谈起摄像头声音变得小了点。

“那为什么,不告诉柳清呢!”殷云平想起那天柳清惊讶的眼神。

“这个这个,,我怎么知道呢。”李丽的眼睛躲闪起来:“这是老柳说的,不让告诉她。”

“也幸好,有这个摄像头,否则案件怎么会这么轻易的破获呢!”殷云平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看样子似乎是有了定论。

李丽以为他确定柳清是凶手,也跟着附和起来:“对啊,世事难料,谁能想到柳清真的对老柳下了狠手呢!”

“我有说柳清是凶手吗?殷云平笑着说。

这笑声让李丽觉得脑袋发麻:“那段视频不是证明柳清是凶手了吗?”

“谁说那段视频能证明柳清是凶手了,那视频是假的,不过造假的人技术高超。一般肉眼看不出来而已。”殷云平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我正好认识这个高手,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呢!”说着就调出一张照片要递给李丽看。

李丽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当然不认识了。”

殷云平没看她,只是自顾自的欣赏着手机里的照片,像是看够了。他直接把手机摔到了李丽面前。

屏幕的两人依偎在一起,郎情妾意情意绵绵,看起来好不恩爱。只不过其中一个早已罗敷有夫否则这场景就更般配了。

“啪嗒”李丽的额头下滚下了一滴汗珠。那照片上分明是她跟她的情夫私底下偷偷拍的,早就删了。不知道眼前这个警察是从哪找来的。

“这两个人认识吧!一个是你本人,另一个人穿红衣的男人看起来是你的情夫奥!”殷云平实在受不了窦江找来的那段小视频,问他有没有别的证据,他就给他发来了这张照片。不过一样管用。

李丽吓得摊在椅子上,不过她不打算就这么坐以待毙,一张亲密照片不能证明什么自己要紧牙关不认账,他能拿自己怎么办?

“这个只是我的普通朋友,你们警察怎么可以血口喷人呢!”

殷云平没想到到最后不得已的时候,还得出动那段小视频:“普通朋友都可以上床了嘛,我都不知道,原来李女士你是这么开放的人恩?”

旁边一直安静记录的笔记员忍不住笑出声来,李丽被他说老脸羞红却还是咬紧了牙关不承认。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这位“普通朋友”是位很厉害的电脑高手,这是不可否认的。而刚刚好,能作为你不在场证据的就只有这段视频,你觉得这段被修改过得视频,跟你这位普通朋友有没有关系呢?不要急着否认,等一会他来了我们就知道了。”

此时的殷云平嘴角带着一丝嘲笑,他看着李丽一副如丧考批的样子,不忘再补上一刀:“对了,刚才你不是自己还说嘛,柳清并不知道这个摄像头的存在,所以好像剩下的你有机会接触录像视频了。”

他坐在灯光的外围,慵懒的将后背靠在椅背上,跷着二郎腿看着李丽那副如同无头苍蝇的窘迫模样,灯光正好把他的还能称得上俊美的脸蛋分割成两部分,上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中,只将将露出了鼻子尖连同以下的部分,从旁边看,鼻尖到下巴两点之间刚好能用一根直线连接。上嘴角微微翘起,人中出现了一个小凹窝,上嘴唇看起来像一张舒展开的小弓。下巴算不上太长也不算太短只处于刚刚好的阶段,最末端的肌肉组织稍稍上前兜着,使嘴唇下边的部分出现了一个小凹陷,里面还有没剃净的胡茬。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218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