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王爷 第2章_固欢的小说

嬷嬷昨儿个睡得特别香,虽然大半夜的好像听到了鬼叫,不过这丝毫不妨碍她迅速进入梦乡而且还顺带梦到自己发了大财的。

不知钱多那丫头有没有把活儿给干完,毕竟昨天堆积的盘子那么多,她还真有点担心钱多完成不了任务。

一进厨房,就看到了钱多那副生无可恋脸。见她进来,钱多抬起死气沉沉的眼睛看了她一眼。随即一跃而起,把她当做亲娘一般的抱住。

“我的好嬷嬷呀,你可总算是来了!”嬷嬷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钱多,甩了两下把她甩了下来。

“我来检查检查你活儿干得怎么样了,要是没达到我要求,你就等着滚出去吧!”说完便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四处转悠了起来。

钱多盯着她那直径可观的背影,撇嘴,还用得着你让我滚?我可是王爷亲自下令要求滚的,你有这个待遇吗?我好歹还抱过王爷大腿,你抱过吗?有什么好嚣张的,等我以后当上府上的管家,第一个就把你给踢出去!

她酝酿了一下感情,趁嬷嬷背过身没注意的时候,迅速拿起桌子上一个洋葱,掰了一片就往自己眼睛上招呼,妈呀,这效果立竿见影啊,眼泪立马飞流直下三千尺。

“嬷嬷呀,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哇!”钱多入戏极快,倒地就哭。

嬷嬷被她惨烈的哭声给惊到了,回过头来,只见钱多披头散发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样子别提多惊悚了。

“你在搞什么鬼?”

钱多想着等嬷嬷走到跟前,她要好好哭诉一番。可是洋葱的效用好像过了……钱多拼命挤眼泪还是一滴没流下来。无奈之下,只能装得更可怜一点,把昨晚的事情给嬷嬷说了,当然是经过适当润色的,她才不会傻到把自己说王爷是个极品这件事告诉嬷嬷呢!

嬷嬷收了人家的钱,按理说她是要帮一帮的。但是吧,她已经顶风作案一回了,这次要是再违背王爷的命令,估计下次要被扫地出门的就是她了。哎哟喂,她可不敢冒这个险哟。况且据钱多说,她昨天已经把全部家当都给自己了,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没有钱了,那还帮她干嘛?白忙活呀?她又不傻。

她扶起钱多,好声好气地说道:“钱多啊,嬷嬷呢,其实是很不舍得你的。你说你要是勤勤恳恳地在这府里干下去,嬷嬷这位子迟早都是你的。只是你也是太背了点,怎么就好死不死地撞上了王爷呢?嬷嬷帮你一次,可再帮不了你第二次啦。钱多啊,离开了王府也别愁,你这么机灵不愁找不到活做的。嬷嬷看好你哟。”

钱多吐血,瞧见这个肥婆的样子就来气。她还不知道她什么心思?不就是嫌她已经没钱贿赂她了吗?吞了她的钱,还不愿意帮她忙,贱人贱人贱人!

“哎?你这是什么?”

嬷嬷的视线转到了钱多面前的东西上。钱多低头一看,哦,是她昨天无意中发现的一个破碗,丢在角落里没人要了,她便拿过来,准备自己出府讨饭的时候用。她本来想在厨房里拿个碗的,奈何这里的碗都毫无瑕疵,一个赛一个的亮白,不适合拿来讨饭。

嬷嬷拿起那碗仔细看,泥巴糊了一层,碗口还缺了两个角。破碗一个。

她想了想,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铜板,往碗里一丢,又交给钱多。

“钱多啊,出了府好好混啊。靠近蕲春楼那边讨饭的生意比较红火,竞争也激烈,不过只要你死皮赖脸呆在那里,肯定会有你一席之地的。”

钱多嘿嘿笑着,把那个装着一枚铜板的破碗给接了过来。

她就这么离开了轩王府。全部家当就是个破碗。

还别说,嬷嬷虽然人品不咋地,这眼光倒是很犀利的。钱多捧着自己的聚宝小碗去了蕲春楼,找了个阴凉又人多的地方,把碗往面前一放。嘿,来钱可快了。

来这吃饭的都是有钱人,没几个钱的都不敢来这附近。有钱人,出手也大方,看你面前摆着碗,随手就往里面扔好几个铜板。所以这块集聚着很多丐帮帮派,头头儿是一个叫夜壶的汉子。夜壶,哎,这名号起的,怎么在江湖上混?

每一个新来的乞丐都得去他那儿报备,看你顺眼了才批准你呆在这里,还得给你分配个领域,就得在这块地里摆碗,绝对不能越了线,讨饭讨到别人地盘去了。

钱多不知道这么多规矩,哪儿人多她就去哪。她掂量了下自己的碗,啧啧,还不轻。望了望头顶上的太阳,已经快照到她这里了。挪了块地方,再换个阴凉点的。

“嘿,哥们,干这行多久了?”钱多自来熟地跟旁边的丐帮兄弟搭着话。那蓬头垢面的汉子死死盯着钱多那已经快要装满的碗,又瞧了眼自己没两个子儿的碗,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钱多自顾自说下去:“我才来的,就今天,干这个来钱还挺容易的啊,早知道还去当什么下人,来这里讨饭多好。整天坐着,又不用干活,轻松自在。你说是吧?”

那汉子的内心是崩溃的!你以为谁生意都像你这么好嘛?麻烦看看我的碗好不好?夜壶有人在你地盘上撒野,还不快来管管这家伙!

夜壶盯钱多一上午了,他们这行,雌性生物少,钱多是他们目前为止见到的唯一一个女的。夜壶本来是想照拂一下她的,毕竟姑娘家嘛,干这行也不容易,要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出来干这个呀?

谁知道钱多得寸进尺,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还无法无天了!占了这个的地盘,又跑去抢那个的饭碗。夜壶抄起棍子就朝钱多杀了过去,开玩笑,新来的,敢抢弟兄们的生意,不想在这儿混了是吧?!一看就欠教训!

钱多守着自己的碗一刻不敢放松,眼见着碗里的钱越来越多,钱多想着一个星期的饭钱都凑齐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正准备走呢,一根棍子把她的碗给掀翻了,铜板洒了一地。钱多手忙脚乱地捡铜板,手被狠狠打了一下。被棍子打的。

她抬起头来,面前站着一个魁梧的大汉,逆着光,脸看不大清。这谁啊?来找茬的吧?捡钱最重要,钱多无视了他。夜壶哪里受过这种待遇?他一个棍子下去,摆出一副帮主的姿态,恶狠狠地问钱多:

“知道我是谁吗?”

摇头。

“我是这儿的老大!!小样儿,知道你今天抢了我多少弟兄的生意吗?啊?!”他说这话的时候,周围无声地聚集来了好多丐帮的兄弟。人多势众,钱多瞧出不对劲了。她也是眼瞎,怎么跑到人家地盘上来了?

“小的刚来,没认出老大您,做得不对的,还望老大多担待些哈。”钱多点头哈腰,在人家地盘上,不得不低头啊。

“记住了,你老大我叫夜壶!”

钱多立马匍匐在地,表达她对夜壶老大的膜拜。其实她只是笑得不行了,又怕老大看出来而已。夜壶,哈哈哈哈!这人这是好想法,给自己起了这么个响亮的外号,这可怎么在江湖上混哪!

夜壶看钱多是女的,认错态度也好,便没再追究了,只是把她威胁了一通,说要是再敢抢别人生意,就把她裤子扒了,弟兄们一起收拾她!

妈呀,这威胁有力度,钱多顿时偃旗息鼓。夜壶走了之后,钱多端着自己的小碗躲到了一个没人看见的角落里。她往自己衣服口袋里塞了些钱之后,又留了些在碗里。她掂了掂,恩,差不多够了。

去附近的一个包子铺买了几十个包子,又买了些老板自己炒的小菜,钱多付了钱,拎着一大袋子包子径直走向夜壶。

“老大,我想了想,我这初来乍到的,怎么着也得给兄弟们一点见面礼。钱不多,只能买这么多包子,老大把大家叫过来一起吃吧。”

哟呵,这姑娘是可塑之才啊!夜壶兴高采烈地招呼分散在蕲春楼各个方向的兄弟,让他们过来吃包子。

“叫什么呀?”有了吃的,大家对钱多便没那么多敌意了,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

“我叫钱多。”

“钱多?好名字呀,怎么跑来干这个了?不是哥说你,你一个姑娘家,找个老实人嫁了多好,干嘛跑这儿受罪?”钱多啊,你赶紧走吧,没看哥几个今天没入几个子儿,钱全到你碗里去了吗?

“哎,还不是生活所迫,本来在个大户人家当丫鬟,没想到刚进去两天就被主子给赶了出来,不仅被赶了出来,全部家当还被骗去了,说多了都是泪呀……”

钱多抹眼泪,看得几个大老爷们都有点心疼。夜壶大手一挥,豪爽道:

“怕什么?从今天起,老大罩着你!以后这片地,你想在那摆碗就在哪摆碗,没人敢说你!”

“真、真的吗?”钱多崇拜地看着他,夜壶老大,以后我可就跟着你混了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218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