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娇妻难驯:听说靳少喜当爹 第二十七章 离婚

黎越左等右等,迟迟不见人过来,又

想到总裁的叮嘱,不由得慌了神。

最后干脆亲自拨通了邹子妤的电话。

这一边,邹子妤看着好不容易才从抢救室里被送出来的母亲,眼泪忍不住直流。

“妈,你可千万要好起来!”她紧紧地抓住妈妈的手。

只要妈妈身体健康,其他的对他来书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就在这个时候,邹子妤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她平时并不会接陌生的电话,这会想着难道是邹雄安打过来?

邹子妤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当着母亲的面接通电话。

就算母亲现在还昏睡着,有些话,她还是担心自己在母亲的面前说不出来。

出了病房,接通了电话,邹子妤想都没想,直接质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黎越原本早已经想要了说词,被邹子妤突然这么一吼,反倒像是被吓唬住了。

“什,什么?“

邹子妤这才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黎助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黎越听着意思,知道她刚才是认错了人,也没有纠结,只是问道:“你没有来上班吗?”

“不好意思的,我临时有点事。”

邹子妤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里面,手握得紧了紧。

“原来是这样啊!”

黎越听到这话倒是松了口气。

他迟迟不见邹子妤到秘书室报到,原本是担心着,邹子妤会因为对工作不满,恼羞成怒,刚才不来上班。这会算是松了口气。

“是。”

邹子妤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黎助理是有什么事吗?”

“咳咳,那个……”

黎越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尴尬。

好在邹子妤不在跟前,并看不到。他迟疑了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是这样的,你的工作临时换了一下,等你过来的时候可以先找我,到时候我带你去新的岗位。”

“换工作?”

邹子妤皱了皱眉。

她原本想要追问,想了想,却只能答应:“好,那等我回去找您!”

黎越没有想到邹子妤这么好说话,顿时松了口气。

“好好,那你先忙!”

他匆匆挂了电话。

邹子妤却不由得眉头紧蹙,但她也没有多想,她转身给连明轩打了个电话。

连明轩这边正要去找她,接了电话,立即问道:“你在哪里?”

“我……”

邹子妤不知道连明轩的意思顿了顿,才迟疑地说道:“老大,我家里临时有点事,所以没有去上班!希望你不要生气。”

“你没有来公司?”

连明轩楞住。

“嗯!我应该会请几天的假!”

邹子妤有些愧疚。

眼下正是项目最关键的时候,自己却不能帮忙。

她不知道,连明轩在确定了她没有在公司,反倒是松了口气。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连明轩想了想问道:“你打电话就是要给我请假吗?”

“是,我这边临时有事,所以早上没有顾得上给你电话,抱歉抱歉!”

邹子妤以为连明轩是怪她电话打晚了。

连明轩却是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合着她根本不知道调职的事。不过这样也好,他回头找总裁再好好地说一说。

松了口气的连明轩冷静了下来,才反应过来邹子妤的声音有些低沉。

“子妤?”

他喊了一声。

“是,老大!”

邹子妤立即回答,但是声音却透着一丝嘶哑。

“你是出什么事了吗?”

连明轩关心地问道。

电话里头一阵的沉默,很多的话,邹子妤不知道要跟谁说,在一瞬间,她差点而出。只是话到了嘴边,邹子妤还是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就是家里有点事,老大,我会很快回去上班的。”

邹子妤信誓旦旦地保证。

连明轩听出她不想多说,也不好继续追问,只能说道:“不着急,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又是一阵沉默。

好一会才又听到邹子妤支吾了一声:“好。”

下一秒已经挂断了电话。

连明轩眉头紧皱,如果说一开始只是猜测的话,现在他可以肯定,邹子妤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他分明从她的声音里头听到了哽咽。

她哭了吗?

连明轩不由得捏紧了手机。

邹子妤挂断电话以后,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她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外人也能对她关心有余,可为什么她亲生父亲却是那么的狠绝?明明知道妈妈进了医院,那个人,居然连出面都不愿意。

这样的生活,何必再继续?

一直到了晚上,邹母才终于醒了过来。

邹子妤一直守着,眼睛都不敢多眨,看到母亲缓缓地睁开眼,顿时兴奋的不知所措。

邹母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妈,你先别着急,我这叫医生过来的。”

邹子妤好不容易让自己镇定了下来,找来了医生,一番检查后,确定了没有事情,她才算是松了口气。

医生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病房里头,只剩下母女俩,反倒是一阵的沉默。

“子妤……”

邹母迟疑地开口,这一次总算是发出了声音,却嘶哑的骇人。

邹子妤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再一次红了眼眶。

“妈,你别说话,先休息休息。我给你倒点水。”邹子妤别过脸,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的难过。

邹母心里难受不已。

女儿的辛苦和疲惫,她都看在眼里,只是却不知该说什么。

等邹子妤给母亲喂了水,两个人才算是稍稍镇定了一些。

邹母叹息:“让你担心我了!”

“妈!”邹子妤紧紧地抓住邹母的手,目光灼灼。

邹母一时间有些慌乱。

可邹子妤却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母亲现在才恢复,可是她却不想再等待下去。

“子妤,我……”

知女莫若母!

邹母其实已经猜出了邹子妤想要说什么,她有些慌乱。

邹子妤感觉到母亲的慌乱,她的手更紧了几分,目光也更加的坚定:“离婚吧!”

“离婚……”

邹母身体微微颤抖。

这两个字,这么多年了,她已经听说了无数若干般。

邹雄安向来不愿意找她,找她的时候就是为了跟她说离婚的话题。她一直避而不谈,更是在女儿的面前不愿意提及。

邹母觉得自己的心里头好像有着千斤的重担一般。

她以为,这将会是她一辈子放不下的话题。

没想到,现在从女儿的口中听到,她却觉得心中莫名的轻松。

她呢喃着,没有说话。

邹子妤却误会了她的意思,着急地说道:“妈,难道你还没有看清吗?那个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

她以为母亲是对那个人,有所眷念。

邹母回过神来,连忙摇头:“子妤,你误会了!”

邹子妤皱了皱眉,不解地看着母亲的。

只见邹母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幽幽地说道:“你说的没错,邹雄安,他根本就不值得。”

邹子妤看着母亲,心中心疼不已。

打开了话匣子的邹母倒是一脸的平静。

“其实这些年来,我对他早已经失望了。不过,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们所有的一切都给那个女人和那个……”

邹母没有继续说下去,邹子妤却心知肚明。

母亲所担心的是,那个女人和那个女人的孩子进了家门,自己就没有人管了。

出国留学,是一笔很大的费用。

母亲对于钱财压根就不看重,她所有的坚持和忍耐不过都是为了她。

“妈,我现在已经可以赚钱了,我可以养活自己,我也能照顾好你。你不需要再为了我跟那种人纠缠不清!离婚吧!”

邹子妤不是不知道,只要母亲同意了离婚以后,意味着放弃什么。

邹雄安这些年一直纠缠着,无非就是既想要离婚,又不想损失自己的财产。

可现在,邹子妤只想母亲身体健健康康的,其他的东西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邹母看着女儿,嘴巴张合,原本还想说些什么。

可到底,她也只是点了点头:“好!”

邹子妤没有丝毫的迟疑,她直接给邹雄安打了个电话,电话却是那个女人接的。

“哎呀!这是谁啊?”

她会不知道自己是谁?

邹子妤冷哼:“让邹雄安接电话!”

“臭丫头,你居然直呼雄安的名字,真不知道你那个妈是怎么教育你的。”

邹子妤知道,邹雄安肯定在旁边,要不然那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嘚瑟?

说她什么也就罢了,说她妈是绝对不可以的。

“道歉!”

“什么?”那女人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不由得楞了楞。

“你要是不说道歉的话……”

邹子妤顿了顿。

她看到母亲转过身去,知道母亲其实是不想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不管怎么说,母亲心里还是难过的吧?

邹子妤原本还想好好说那女人几句,看到母亲这样已经全然没有了心情。

“你要是还想我妈跟邹雄安离婚的话,就立即让他接电话。”

邹子妤咬牙切齿。

“你,你说真的?”那个女人大概是不信,不过还是交出了手机。

邹子妤听到电话里那女人激动的催促声:“快,快接电话!”

“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不让我接的吗?”

还有邹雄安的嘟囔声。

邹子妤闭了闭眼,把手机放在了母亲的耳边,那边邹雄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母女两个又想耍什么手段?”

“邹雄安!”

邹母睁开了眼,突然笑了:“离婚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217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