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故人似相识 十一 东区张府

一行人从衙门出来,已经过了午时。

虽说清晨时候,还是寒风飒飒的吹过,此时厚重的云层却散开了许多,丝丝缕缕的阳光照射在长短不一的冰棱上,折射出斑驳的光泽,晶莹剔透。阳光的温度使得冰霜开始消融,不同地方的水滴缓缓的滴下,就好像在奏一首动人的旋律。

此时的危安城冰雪消融,比小航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要漂亮很多,可是就连平日里没心没肺惯了的小航此时也没有心思去欣赏。众人皆是心事重重,虽然天气是明媚了起来,可是每个人脸上都是乌云密布。

原因无他,因为丁沐川没有在这里,衙门交不出人来。

不是不肯交,而是交不出来。

衙门的意思很明确,人已经被调走了,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归衙门负责了。

脸色本来就黝黑的老林黑着一张脸看向被绑住的张家管事,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家管事苦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家二少爷在屯驻兵营当差,有可能是他……”

本来就黑着脸的老林脸更黑了,气愤道:“现在难道我们要去屯驻地要人?而且还是在明摆着对面有人有关系的情况下?”

丁艾此时六神无主早就已经没了主意,就眼巴巴的看着老林和徐铭泽,指望着这两位爷能出个好主意,把丁沐川弄出来。张春生也是卷着衣袖难过的看着大家,现在她爹醒没醒来,改不改证词已经不重要了,这种情况显示也是她没有料到的,给大家添了麻烦,如何解决麻烦她却一点办法没有,她有些难过。

被剪了胡子的张家管事见气氛不对就想开溜,故作忧心得说道:“老哥,我要能帮忙,肯定就帮了!可是您看现在这种情况……我一点用都没有不是?”

老林本就在烦心,此时被人打断思绪更是不耐,“没有用了就把你‘咔嚓’!”

张家管事吓得浑身的肥肉都一哆嗦,勉强挤出个笑脸,“老哥,别开玩笑了……我八十岁的老娘,刚出生的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吃饭呢!您看……是不是先让我回去。”

徐铭泽听闻此话心念一动,沉吟道:“我看,现在可能需要花点银子打点一下上下的关系,两个孩子闹的矛盾,没道理大人会掺和进来,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我们今日先行散去,明日一早再做打算。”

丁艾听得这样一番话,心中一下子就变的担忧起来,屯驻地可不比衙门,全都是军人,沐川伢子在里面要待一宿,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正要发问,又听得徐铭泽说道:“老林啊,放他回去吧,左右我们也只是要人,又不要命!”

老林依然有些犹豫,直到看到徐铭泽向他投来个奇怪的眼神,这才给张家管事松开了绑。

“各位爷……小的这就先走了……改日再请各位喝茶……”张家管事扭头就跑。

徐铭泽小声说道:“老林,悄悄跟上去……”

老林点点头。

一行人遂回到院子里,徐铭泽给了张春生一些银子叫她去抓些药,买些红枣什么的给他爹,他觉得张春生是个孝顺的又明事理的小姑娘,却摊上个那样的爹,实在有些不忍。

丁艾也拿出一些自己做的糕点送给她,表示自己的歉意,都是一时冲动惹的祸。

张春生原也想留下来,只是眼下这种情况,她实在帮不上忙,她还得替她爹担心。所以也是含着泪水一一谢过便离开了。

吃晚饭的时候,老林还是没有回来。

小语和小航心中担忧,一点胃口都没有,“爹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小语问道。

徐铭泽满不在乎的说,“哪能有什么事情,他的武功早些年可是上过江湖问道榜的!”

小航虽然好像在闷闷不乐的吃饭,却竖着耳朵在听。

“问道榜?那是什么东西?”小语疑惑道。

“额……就是一个排行榜嘛,谁厉害就在上面咯……”徐铭泽想了想,觉得解释起来太麻烦了,索性岔开话题,“这个鸡爪子你们吃不吃,不吃?好!不吃我吃了!来来来你们一人吃个大腿,吃多点才能长得快……不能剩饭哦!不然太浪费!”

“……”小语小航一脸无语的看着碗里堆成小山的菜。

吃完饭,徐铭泽打发丁婆婆给两个小孩洗漱了哄去睡。自己则搬了个大凳子,端坐在炭火盆前抽着烟磕着瓜子,又端来个小板凳,等着老林。

两个小孩子刚睡下没多久,就听得房顶的瓦砾一阵轻响,老林回来了。

徐铭泽赶紧上前打开门就问道:“怎么样?他去了哪里?”

“他看起来老实憨厚,没想到跟你一样,是个机灵人。”老林毫不客气的坐在徐铭泽刚刚坐过的凳子上,猛喝了几口茶水。

“下午时候,我不是露过几招制住了他,他怕是有所防备,一开始是真的直接回了家里,安静的陪着他媳妇和孩子吃饭。”说道这里老林脸上多出一丝尴尬,“我本来以为他没问题,就离开了,可是越想越不对劲,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也得跟张家人通个气吧。于是又回去,恰巧看到一人穿着麻布衣服,从后门走出来,我还以为是仆人也没在意,可是他家已经没有动静了。我这才想到这个穿着灰色麻布衣料的人,还好我反应的快,轻功也还不错,这才又跟上了他。”

徐铭泽嘴角抽了抽,“然后呢?”

老林接着说道:“他可真有耐心,在街上走走停停吃吃喝喝,从南区走到北区,又绕了个大圈到了东区。可怜我跟在后面连水都没喝一口。”老林一脸的忿忿,“等到我都觉得无聊起来了,才见他绕到了东区张府附近,左右张望片刻,通过一条小巷子里的暗门,进了张府。”

“张府?东区的张府?”徐铭泽疑惑道,“看来这张家的网织得可真大啊,又是赌场,又是屯驻地里的军差,还住在东区?”

老林一脸赞同,徐铭泽又道,“你怎么没继续跟下去?”

老林又面露窘色,“那张家管事进去之后,我自然也是想跟进去的,可是也不知道张家什么来头,里面的守备甚是森严,用得全是军营里的那一套,虽没有特别厉害的角色,但要绕起来着实是麻烦。我花了些功夫才进到里面,那张家管事却不见了。我又绕着巡卫找他的踪迹,结果……”

徐铭泽叹了一口气,“看你这表情也知道,没找到!”

老林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又道,“我是没找到那名管事,但我有了意外的发现!”

“哦?”徐铭泽眼里又亮起了希冀,“莫不是你找到了沐川伢子被关押之处?”

老林正在端茶的手一僵,“没意思……”

徐铭泽又道:“那你怎么没把他弄出来!”

“我倒是想啊!他被捆在一个偏房里,人还是昏迷着的,这光天化日我怎么弄出来?!”老林把茶杯重重一放。

“好好好,那我们再来想想别的办法……”徐铭泽扶额。

老林却严肃的说道:“另外,我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徐铭泽这下意外了,“什么事情?”

老林压低了嗓门,“你还记得当年洪宇泽身边那个心腹,张金河吗?”

“当年他都已经年过六旬了,没理由还活着吧?何况,当年洪宇泽倒台之后,他的一众心腹都被打散了,发配到各个地方……”徐铭泽倏地站了起来。“难道……”

老林按下了激动而起的徐铭泽,缓缓说道:“东区张府的主人,是他的儿子张银山!”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114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