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藏花」梅引香 第9章

月夜。

夜风微凉,将闷热吹地一干二净。

断断续续的虫鸣伴着月光,笼罩了沉睡着的扬州城。

木倾惊愕地瞪着眼前的原卿,垂在身侧的手臂逐渐僵硬起来。他从未料想到原卿居然会发现了自己,而自己还不知是在何时被她发现的。

他心绪乱糟糟地像理不清的线。

而距他仅有一步之遥的原卿淡然若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安安静静地拎着花灯的支架站在他面前。身后的石板路上有一串水迹,她赤着的双足在月光下更显白皙,在玄色衣衫下白的有些刺眼。

光影交织,将她冷淡的面容照出欲言又止的虚影。

木倾怔怔望着她,不受控制地开了口:“小……”

“……”

“原卿。”几乎是一瞬间,意识到失言的木倾立马改了口。他轻咳一声掠过方才的尴尬,像从未发生过刚才的口误那般,极其自然地朝原卿展开礼貌得体的笑容,又拱了拱手算是行礼,才开口说道:“一别半年,你还是老样子。”

“不必如此多礼。”原卿没有半分惊讶,仿佛眼前的人并不是木倾而是其他的泛泛之交。她颔首算是回了礼,说,“这么晚了,木少爷为何会在扬州城?”

这声“木少爷”刺进木倾心脉。

他望进原卿的眼睛,却只窥到了疏离。

“……那你又为何会?苏……”不由得顿了顿,木倾咽下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名字,暗叹着问,“你家人会担心吧?”

“他知道。”像是觉得无趣了,原卿左右端量起手中花灯的支架,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你呢?我听朋友说你这次回来是打算回藏剑山庄的。怎么?终于打算和庄主挑明你准备与陆雪成亲了?”

“是的。”

“那恭喜了。”

她这句恭喜说的不咸不淡。

面上也看不出任何不妥。

木倾见她头也不抬地回了话,抿了抿嘴唇,思量片刻开口问道:“小原,你与小雪莫不是有什么误会?那日之事……”

“误会?”一语拦断他的话,原卿倨傲地稍稍抬起头瞅着他,嘴角牵出一弧讥讽,“陆雪不是已经和你坦白了所有?并非误会,只是她于我来说确实是眼不见为净的好。我如此说了,你还要执着于‘误会’二字吗?”

“……那日你并非像小雪所说那般,是吗?”

原卿话语间的强硬令木倾下意识退了一步。

他握紧了手指,咽下‘仇杀’二字。

闻言,原卿挑了挑眉,颇感兴趣地问:“哦?她是如何朝你诉苦的?”

“她……”

等了许久也不闻下句,原卿上前一步直视着木倾低垂的目光,如墨的眼底宛若秋夜的湖,盈满了一池清冷月光。见木倾一愣,她直起腰,兴趣索然地摆弄起了手里的支架,说道,“事到如今你何必再瞒下去?我是否如她所说那般,你应该清楚的。”

“……”

“木倾,想必你知道,我能容忍陆雪三番两次夺走我需要的东西,全因我视她为朋友。”

“我明白。”

“当真?那你又明白心念之人被一朝横刀夺去的感受吗?”

支架“啪”一声断了。

声音在夜色下格外清脆。

原卿闭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这件事于我而言的感受,你不明白。”

死寂。

虫鸣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草丛沐着月色,随风摆起涟漪似的光晕。

“……小原,事已至此,我无法回头了。”木倾偏过头去,垂下目光去看被月光笼罩而显得格外清冷的街道,轻声道,“小雪对我并非你所想的那样……我知道她对我是有情的,你也不要再……”

“情?”

原卿不禁冷哼出声,她努力压下胸口一涌而上的怒气,克制着翻腾的冷笑问,“她是对你有情,还是对你身上的金银玉石、甚至是对你背后的藏剑山庄,以及所有你能给她的一切荣华富贵有情?”

她的眼底涟漪荡漾。

朦胧模糊,像是那年被细雨笼罩的扬州。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114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