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玄女传 4、奇女是何人

看到上司周述学如此急切询问,监副赶忙说道:“今天早晨坠落的那颗星宿,幸好没有落在城内,而是掉在了宣武门外。那颗星是从玄武七宿的女宿处滑落而来,时间是卯时三刻。”侍从端上来两杯茶放在了桌案上,周述学捏着茶托,用盖子拨了拨漂着茶叶说道:“依你之见,女宿坠落应该有怎样个说法呢?”周述学这才呷了一口茶水,将茶碗放回桌案之上。他一看监副还在站着,周述学连忙示意让监副坐在自己旁边回话。监副凑了过来,还没有落座就开始诉说道:“周大人,女宿星降落,大人您一定很清楚它的预兆吧。卑职认为,对此事或许可以有多种说法。”随后,监副便端起茶碗喝起茶水来。周述学看着监副十分真诚地说道:“这个嘛,我当然是知道的。不过,既然要回禀皇上,我们还需要尽力商议出最好的解说来。烦请大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呀。”

监副看到自己的上司周述学如此诚恳,这才说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是卑职的本分。依卑职看来,女宿星降落,预示上天要降生一个奇女子来到世间;女宿又名婺女,婺者不繇也,此女必定不是顺从之人;女宿形状犹如一把簸箕,簸箕乃是变糟粕为精华之象;女星降于卯时,卯辰相害,此女或许有损于万岁圣尊;不过女宿还主兴建陵墓、娶妻纳妾等事。”周述学听后与监副略作商议,就匆忙赶去紫禁城向嘉靖皇帝禀告实情。

乾清宫太监报告嘉靖皇帝:“钦天监监正周述学求见万岁爷。”“让他进来。”嘉靖皇帝说道。周述学见到嘉靖下跪行礼:“臣周述学拜见皇上,恭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嘉靖说道:“周爱卿平身。”周述学口中念着“谢万岁”站立起来。嘉靖皇帝问道:“早朝时,天上降下的那颗星星,究竟预示着何种祥瑞呀?”

听嘉靖皇帝这么询问,周述学当然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说道:“皇上,臣已经详细问询过司天台当值官员,据亲眼看到实情的官员报告,说那颗星星是从玄武七宿的女宿处滑落而下,时间是在卯三初刻。”

嘉靖皇帝起身走近周述学问道:“这是上天的什么预示呢?”周述学回答道:“女宿当值有利于兴建,这宜于为皇上选择万年吉壤;女宿形如簸箕,此乃除去糟粕便得精华之象;天降女星,当会有一奇女子显身世间。”

嘉靖皇帝听到这里笑着对周述学说道:“哈哈哈,朕已经听明白了。”周述学还想接着往下说,却被嘉靖给打断了。嘉靖皇帝说道:“看来这天降女星的确是一件祥瑞,那就把晋封兴国太后的事,再慎重地议议了。好了,你且退下吧。”“微臣告退。”周述学跪拜之后,走出了乾清宫。

今天早朝那么晚还没有散,就是和这位兴国太后或者说是兴国太妃的事情有关。兴国太后是嘉靖皇帝的生身母亲,嘉靖皇帝名叫朱厚熜。朱厚熜原本并不是太子,他甚至连皇子也不是。朱厚熜的父亲名叫朱祐杬,他仅仅是大明朝的一个藩王,朱祐杬也就是大明兴王。

朱祐杬去世后儿子朱厚熜就成了新一任兴王,朱祐杬的王妃就成了新兴王的母妃——兴国太妃。朱厚熜本可以以大明藩王的身份,无忧无虑地享受一生。更幸运的是,一顶天子龙冠意料之外地砸在了朱厚熜的头上。当然,这究竟是不是幸运,也只有朱厚熜本人才能真正的知道。

先前大明朝的皇帝叫朱厚照,朱厚照是一个荒唐透顶的皇帝,他在乘船时,竟然能不小心把自己给弄到了水里。虽然他身边的侍卫们及时地将朱厚照给捞了上来,但是他还是由于受寒、呛水以及惊吓大病不起。就这样,年仅三十一岁的朱厚照一命呜呼了。

这个朱厚照的笨蛋无能还不仅仅如此,他虽然三宫六院嫔妃如云,竟然没能生出一儿半女来。朱厚照后继无人,他这两腿儿一蹬撒手人寰,大明朝的天子宝座还真的发生了实质性的危机。

古代皇位的承继通常有这样的惯例:父死子继,或者是兄终弟及。在绝户头朱厚照这里,父死子继当然是行不通了。也只好使用第二种选择——兄终弟及。可怜的是朱厚照的父皇朱祐樘,他只有朱厚照这么一个单根独苗。父死子继不成,兄终弟及也不成,金銮殿上那把金灿灿的龙椅竟然没有人坐了。国家不可以有多个君主,更不可以没有君主。经过朱厚照的母亲——张太后,与内阁首辅杨廷和等几位重臣日以继夜地商议,最终决定由近支藩王朱厚熜入继大统、嗣皇帝位。朱厚熜就这样,由一个兴国藩王荣幸地成了大明朝的真命天子。

当时的张太后原本就是皇太后,因为人家是明孝宗朱祐樘的皇后、明武宗朱厚照的亲生母亲。嘉靖皇帝朱厚熜,依照亲属关系算是朱厚照的堂弟——叔伯兄弟。张太后也正是因此,才让朱厚熜承继了自己儿子的皇位。皇太后这个职位,从名义上讲她就是皇帝的母亲。因而,张太后当时非常希望朱厚熜能把自己当母亲一样看待。所以才说朱厚熜是“入继大统、嗣皇帝位”嘛,也就是说,他等于是过继给人家张太后当了儿子。

朱厚熜当上了皇帝,他把作为伯母的张太后认作母亲,也没什么不应该。毕竟,自己的皇位是人家赐予的。朱厚熜当初,也确实是对张太后以圣母皇太后相称。本来嘛,如果人家张太后不选择你朱厚熜当皇帝,人家选择其他的宗亲藩王入继,你朱厚熜想当皇帝,那还真是“墙上挂帘子——没门儿”。你朱厚熜理当应该对人家张太后感激不尽才是。话是这样说,可是时间这个东西,它从来就不允许任何事物一成不变。包括人们的思想,或者是承诺。

朱厚熜当上皇帝没有多久,就认为他委屈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己的母亲现在还仅仅是个兴国太妃,这个名称就是指,她只是一个小藩国的太后。这不,朱厚熜就在今天的早朝上提到了兴国太妃的事情。大臣们对此是各说各的理儿、吵吵嚷嚷,因此也推迟了散朝的时间。

有了天女星降入凡间这个祥瑞,朱厚熜就做起了文章。次日朝会上嘉靖皇帝听文武百官奏请完毕,他又提出了自己亲生母亲的事情。嘉靖皇帝说道:“昨日女宿星临凡实乃祥瑞之兆,女宿星降临不正预示着兴国太后要升迁京师嘛。想我太祖高皇帝开基立业,并且垂示大明子孙要以孝治天下。朕的生母如今还孤身一人居住在安陆,每每想起母亲对朕的悉心养育,朕都是长夜难安呀。”

听朱厚熜如此诉说,并且表情凝重,朝堂之上一时间寂寥无声。朱厚熜用右手撑着额头,斜倚在龙椅上。内阁首辅杨廷和站在队列的最头儿处,他看看百官们个个都在偷偷地斜着眼面面相觑。杨廷和走出队列打破了这种沉静,他躬着身子对嘉靖皇帝说道:“启奏陛下,陛下的孝心让臣自感汗颜。陛下应当即刻下旨,尽早迎接兴国太妃入京。臣等也好随陛下一起尽尽孝心。”

杨廷和说完自己的建议后回到了原处,礼部侍郎张孚敬跨出两步说道:“启奏皇上,大尊尊亲,生养之恩比天还大。孟子曰:‘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没有迎接兴国太妃进京是臣等的过失,应该即刻前去安陆州奉迎兴国太妃进京。”

嘉靖皇帝听到张孚敬的奏请坐直了身子,朝堂上的文武官员也都一个个的重复请奏恭迎兴国太妃进京。嘉靖皇帝说道:“诸位大臣能记挂朕的母亲,朕不胜感激。不过,朕的母亲如今的封号是‘兴国太妃’。咸熙宫中居住有圣母皇太后,朕的母亲迎入宫中该以何封号尊称?”

内阁首辅杨廷和又一次跨出队列说道:“启奏陛下,陛下承继大统乃是小宗入继大宗,本就应该尊奉皇统正脉。陛下应该尊奉先帝孝宗为皇考,尊称圣母皇太后为母后。陛下对于兴献先王则应该尊奉为皇叔考,称兴国太妃为皇叔母。”

杨廷和的意思就是说,既然你已经由旁支过继给人家正宗了,就应该称人家为父母。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应改口称叔叔、叔母才是。这个道理朱厚熜能不知道吗?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就想听不同建议呢。

杨廷和只是一味地低着头,盯着手中的笏板叙说,金銮宝座之上坐着的嘉靖朱厚熜,早就听得不耐烦了。嘉靖皇帝此时是面容冷峻,他打断了杨廷和的话。嘉靖说道:“杨阁老,你的心意朕已经明白。就这样吧,朕明日就去安陆州,躬迎兴国太后进宫。”“使不得呀陛下。”杨廷和赶忙又说道,“这怎么能让陛下启动圣驾呀……”

嘉靖朱厚熜没有让杨廷和接着往下说,他当即命令道:“那就烦劳杨阁老前去安陆州,替朕迎接兴国太后进京吧。这一路的车马劳顿之苦,还请杨阁老多多担待。”杨廷和不但是内阁首辅——政府一把手儿——而且还上了年纪,朱厚熜对他这样指使,其实就对他的作弄。尽管杨廷和心中不悦,他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下跪接旨。朝堂上响起太监那清脆的喊声:“无事退……朝……。”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5/113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