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最萌老公来回滚 第四十九章 你才阿姨,你们全家都阿姨

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安晓简单收拾了下,最后还是决定遵命。不过呢,这不管是坐轮椅还是拄拐杖,坐公车总归上不方便的,安晓乘坐什交通工具这事上犯了难,正在这时,李月华忽然从厨房冒了出来,提着个保温桶眼睛放光。

“小小啊,来来来,你把这鸡汤带过去,就说是你看阿洵早上什么都没吃,亲手炖的。”

李月华眼睛都快笑没了,安晓也跟着脸都笑僵了:“妈,您关心阿洵,亲手为他炖汤,我怎么好抢你功劳呢?”安晓心里其实想的是——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去公司里找唐洵的?我这一只脚的你也不阻止?

“没事没事。”李月华一个劲地把保温桶塞给安晓,又叫张叔开车送安晓去,并千叮咛万嘱咐要照顾安晓周全,但又不能搅他们好事。

好吧,这个要求还真不是一般地高。安晓不得已拎着个保温桶赶赴前线去了,感觉孟姜女哭长城什么的都弱爆了。

不过,安晓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扑进唐氏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居然会是这个景象,那简直就亮瞎了她的钛合金狗眼——三个女前台分工合作,将唐洵围在中间,一个捏肩,一个捶腿,一个手捏一块寿司,涂得粉嫩嫩嘴巴嘟着:“啊——”

好吧,本以为前台会是个让人掉面子的工作,但是看唐洵现在的情况,似乎待遇还不错嘛,虽然他的表情寒碜了点。

“哥哥,再吃一个。”那个喂寿司的女前台少说也有二十四五岁,却叫唐洵哥哥,她整个人几乎是要扑倒唐洵身上了,而捏肩捶腿的两个女的则一会儿怒目圆睁地瞪向寿司女,一会儿深情款款地看向都快哭了的唐洵。最后,寿司女和捏肩女都款都快干起架来了,安晓才捂着肚子笑着“滚”向唐洵。

“你怎么才来?”唐洵看到安晓,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声音似怒似喜。

“我还觉得我来早了呢?我看你估计吃不下了,今天炖的鸡汤就给小宝补身子吧。”安晓晃了晃手里的保温桶。

“不,不,我还很饿的。你留下了吧。”唐洵看安晓转身要走,着急地都快哭了,这两天这三个女的太得寸进尺了,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实在不好得罪人,只好请安晓来唱个红脸咯。

安晓得意地扭转了轮椅:“你最近都在干这个?不错嘛你们公司的待遇。”

唐洵听出了她话中的打趣,正想反驳,身旁的寿司女发话了:“哥哥,你还饿啊,要不我再给你去买点东西吃?”

一盒寿司都吃完了,猪才饿好不?唐洵有苦难言。这时,他旁边的捏肩女发话了:“哥哥,这是谁啊?你姐姐么?”

安晓的脸“唰”一下没了笑容。好吧,姐姐就姐姐吧,姐弟恋还不行么?但是年轻的捏肩女太不识趣,她把安晓再认真地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包括着她身边的小屁孩,然后在对比了一下嫩嫩的唐洵,得出一个结论:“哦,我知道了,肯定不是姐姐。”

唐洵舒了一口气,安晓的脸色也好看多了:“哥哥,她是你阿姨对不对?还给你送鸡汤,你阿姨对你真好。”

安晓的轮椅晃了一晃——你才阿姨呢,你们全家都阿姨!

正当自以为猜中正确答案的捏肩女得意洋洋的时候,一旁不明所以的小果却扔给他一枚巨型炸弹。只见他眼睛滴溜溜一转,食指放进嘴里,然后委委屈屈地说了一句:“爸爸,你喝鸡汤,那宝宝,喝什么呢?”

忘了,今天唐家所有的人似乎都没吃饱哦。安晓心下暗笑:儿子,干得好!

“待会妈妈带你吃羊肉串。”

安晓潇洒地扔下保温桶,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对着三个前台女再加了几句:“小宝,跟阿姨们说再见,跟着我叫——阿姨!”

“阿姨!”

“好了,谢谢这几天几位对我老公的照顾。不过,作为妻子,我不得不说一句,我老公是在是个很老实善良的人,这几天拉肚子都不好意思跟你们说,还有,他今天出门的时候还跟我说肩膀疼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按错了哪个穴道…….”

捏肩女和捶腿女触电般地缩回了手,唐洵在原地站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果然,找她来是找对了,只不过,让她拿的领带夹呢?

“老女人,你现在在哪里?”安晓刚从唐氏出来,唐洵的电话就追出来了,铃声响了好久安晓都没敢接,还是张叔劝着才接了的。

刚刚只顾嘴巴快活,忘记顾及唐洵这位大少爷的感受了。

“我在…….我也不知道。”安晓打着哈哈,前视镜里的张叔咧了咧嘴,刚刚凶地跟正宫娘娘一样,现在知道后怕了?

“让张叔带你到对面的百货等我,今天中午一起吃饭。”

“让我等你一个上午就为了一顿饭?”安晓郁闷了,但她知道某人的命令是不可违背的,于是乎…….

“哎呀,你说什么,在哪里?我听不见……信号不太好……什么…...听不见……”安晓持手机的手越伸越远,最后差点都把手机扔到窗外了,才把手机怪断了。

“张叔,回家。”安晓得意地收起手机。

“二少奶奶,我们回家的这条路上,半个小时之内的路程都属于市中心,你看,你左边就有一座信号塔。”张叔对安晓真是哭笑不得。

“所以呢?”

“所以,为了以后的安宁,您还是去百货等着他吧,我陪你逛着,相信很快就会过去的。

“额……好吧。只是,你这语气要不要像我是马上要上手术台上一样。”

张叔笑了,这回是真的笑了,脸墨镜都遮不住他灿烂的笑容:“少爷虽然谈过女朋友,但是请人吃饭,这还是第一次哦。”

“这说明他抠门到了一定程度了。”安晓想着今天中午的饭局,觉得世界真是黑暗。

张叔本来还想说礼物也是第一次买,但看安晓的表情,不由就闭嘴了。今天他的话已经很多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4/211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