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韶光 第1章 尘封的相册

拉开抽屉最深那一格,他取出了一本用锡箔纸仔细包起封面的相册。轻轻吹开上面蒙着的灰尘,翻开相册的第一页。

他小声地哼着一首曲子,断断续续听不清调子,却能听出曲子里交杂着复杂的情绪。是埋怨,是无奈,是眷念,亦或是...…

相册里的人都裹着厚厚的外衣,像一只只大熊。背景的颜色很纯,除了白色就是蓝色,是那年他们一起去的雪山,如梦如画的雪山。

那年冬天刚刚下过大雪,没过几天桃城便嚷嚷着要去爬雪山。已经是在青学的最后一年了呢,不二侧过头看着手冢,微笑道:“我也要去哦,跟大家一起呐。”跟你一起,最后去爬一次雪山。

曾经问过你,是在同一个学校还是在不同的学校,有一天我们会在赛场上相见,哪种比较好呢?你说不喜欢空想。是啊,还以那就是你的个性呢。不过如今看来,你当年早就想好了要去别的中学了对不对?

总觉得跟你在一起,再高的地方也能达到。可是没有了你的陪伴,我何去何从?

那年的雪山很美,只是桃城跟海堂又开始吵了起来,桃城胡乱抓了把雪,朝着海堂的脸就扔了过去。英二一看在打雪仗,人来疯似的拉着大石就冲了过去。最后你打我我打你,演变成了一场混战。只是,都没有人敢扔手冢,那个脸比雪还要冷的部长。

“啪”地一声,一个雪球正中手冢的后脑勺。手冢眉毛几不可见地抖了抖,他回过头,盯着那个正在揉雪团的少年。

“哈哈,手冢领域真是了不得呐,居然把我的雪球都吸了过去呢!”他弯弯的眉眼里擒了丝狡黠,脸颊冻得通红,却更衬得肌肤白皙。

“太大意了。”不知是对不二说还是对自己说,他万年不化的冰山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度。那种程度的笑容只有不二察觉到了,其他人看见手冢不慌不忙弯腰做着雪球,却还是一副冰块模样,都为不二暗自捏了把冷汗。咱们家部长原来也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啊。

不二和手冢的网球对决,手冢险胜。却不知在这雪仗对决时,是谁更厉害一些。

“不二,加油啊,打败手冢报仇哦!”英二趴在越前肩上对不二说。

手冢听此,一个冷眼横了过去,英二立马躲到大石身后,偷偷瞄了瞄手冢,看见他又专心准备子弹去了,暗自舒了口气。却又为不二的处境担心起来,视线转向不二时,却发现他还是笑意盈盈,仿佛很轻松的样子。

你来我往不知进行了多久,双方身上都没有沾到雪,倒是让众人一惊。突然,手冢一个雪球横飞过来,不二刚刚向左一闪,不料手冢左手上正好也有一个雪球,正好砸中不二的脸。

不二身形一顿,直直向后倒去。

手冢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他抬步径直向不二奔去:“不二。”

一旁围观的众人也都向不二的方向聚拢。

“不二!”

“不二!”

“不二学长!”

“学长!”

手冢跪地将不二抱起,轻轻抚开他脸上的雪,露出好看的面容。他的语气里竟有一丝焦急,而且是连英二都听得出来的焦急,有那么一瞬英二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

“不二,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

可是怀里的人依旧一动不动,面颊潮红,额上沁了层薄汗。“诶?不二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啊?该不会感冒了吧?”英二睁大眼睛,盯着不二的脸颊喃喃道。

手冢闻言,伸手覆上不二的额头。

好烫。

手冢转过身去,背起不二:“他发烧了,我送他去山下的医院。”

“这么远,你撑得过去么?”越前站在一旁,双手插进兜里,冷冷地反问道。

手冢垂在身侧的手篡紧了拳头,他转头望向越前:“一定会把他送到医院。”

越前不再说话,只是压低了帽檐,把头歪向阿乾:“你说呢?”

阿乾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根据今天的雪山的人流量,下山的路况,以及手冢你体力的消耗情况,能把不二成功送抵医院的可能性是13%,概率还真是小呢。”

越前再次看向手冢,耸了耸肩,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青学保姆此刻发挥了他应有的作用:“这样吧,手冢,你背不二下山去,河村你跟着他们,随时可以换下手冢。其他人跟我一起下山去,分头找雪橇来接手冢他们。”

手冢背起不二,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只是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像是有颗小石子,嗝应地紧。

走在半路上,手冢觉得背上的人似乎在轻轻颤抖。不二伏在手冢肩头,鼻息带出的热气让手冢觉得耳边痒痒的。

突然,背上的人向河村道:“河村,我觉得有些渴,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买一瓶水来呢?”

“诶?不二,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不二勉强地笑了笑:“头还是好晕呢,尤其是有些口渴。”

河村摸摸后脑勺:“哦,那好吧,那我去买水咯。”

河村走后,手冢停了下来,却没有放下不二。他眼睛平视着前方,不说话。

“手冢生气了?”不二把脑袋靠在手冢肩头,盯着他的后颈,自顾自地说道,“没有骗你,我真的感冒了,而且现在真的很口渴呐!”

“啊!”手冢继续背着不二朝山下走去,他看不见不二的表情,不知道不二此刻笑得有多开心。

不二却看见手冢舒了一口气,是在担心我么?

是在担心不二么?连手冢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如果不担心的话,为什么看见他倒下会这么紧张,看见他醒过来,心里像是有一块石头落地一样。那就是吧,很担心他,毕竟他是很重要的朋友,也是很强的竞争对手。

下山的小道并不是太崎岖,坡度也不太大。洁白的小路一直延伸至远方,手冢穿着黑色的外套,不二是棕色,那样一黑一棕小小的两点,就像这片洁白的幕布上滴上的两滴水彩。

“我会保送至青学高中部,手冢呢?”不二看着斜坡上盛开的梅花,状似无意地问道,“也会去青学高中部吗?还是......立海大?”

手冢脚步一顿,脑袋里似有一根弦猛然绷紧:“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都知道了?

“呵呵,我都知道了呐。”不二苦笑,“手冢因为父亲调职的关系,要去立海大念书咯,对不对?”不能留下来吗?手冢,我不想有一天跟你站在对立的赛场上啊。不想让你离开,亦或许,不止是为此,因为......因为什么呢?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不二拿出随身带着的相机,在手冢面前晃了晃:“我们在这里照张像好不好?”说罢他突然从手冢背上跳了下来,跑到前面不远的石台上,他调整着方向,想取到最美的景。

好一会儿,他才调试完毕:“手冢,调好了哟,来来来,看镜头,往那边挪一点,笑一笑啦!”突然,他叹了口气,半是抱怨半是打趣着,“手冢总是这样冰着脸,会累的吧,笑笑嘛!”

设置好延迟拍摄,他飞快地跑到手冢身边,头微微地向手冢肩上靠了靠,弯起了好看的眉眼。手冢心头微微一震,在最后相机“咔嚓”的一刹那,扬起了嘴角。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4/113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