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清拓谣 第15章_一寸阳光

清砚是个不太会左右自己感情的人,苏灿是知道的,对于清砚做出的选择,苏灿不想去干涉。给清砚太大的压力,事情只会适得其反。为了清砚苏灿是可以放弃一切的,任何事也比不上清砚对于自己的重要。而且就算清砚最终不会选择自己,苏灿也不会离开清砚的。也许做不成恋人,但是这么多年的亲情不是说没就能没的。想明白了这些,苏灿也就释然了。最近的事情比较忙,苏灿又想给清砚些时间想想清楚,于是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清砚基本上碰不到自己。

此时的清砚心情也很糟糕,夹在羽沫的殷切期待和苏灿的万般无奈之间,清砚左右为难。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清砚才会暂时忘记这些烦恼,可是清砚是个把心情全都写在脸上的人,低落的情绪让科里的大姐们很担心。知心大姐姐们想开导开导清砚,清砚却什么都不想说,确实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清砚自己弄不明白自己的想法,纠结呀,又无法倾诉,痛苦哇,再这样下去真的要疯了。

清砚摇了摇脑袋,看来只好求助祁葳了。清砚走在回家的路上,拨通了祁葳的手机,等了一会儿,有人接听了,“喂,清砚小娘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

“葳崴,我心情很糟的,不想和你逗。”在电话的那头似乎祁葳都能看见清砚撅起的小嘴。

“亲爱的,怎么了?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和姐姐说说,让我高兴高兴。”祁葳肯定没有感觉到清砚的低气场。

“你再逗我,我就不理你了。”清砚很不高兴。

“好了,好了。清砚。我错了,原谅我吧。”

“葳崴,羽沫向我表白了。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喜欢她。而我和灿哥哥的关系好像也不是那种单纯的亲情。所有的一切一切,真的快让我疯掉了,我要怎样做呢!!!”

“清砚,苏羽沫是个不错的女孩,你应该考虑考虑她。而苏灿是你的表哥,你们是亲戚,又同为男生,如果在一起的话会有很多的阻碍,不如就此止步,至少他还是你灿哥哥。”祁葳设身处地的在为清砚着想。

“可是,我.......我和羽沫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呀。”

“那好,清砚,你闭上眼睛想想,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会想到谁?在你最开心的时候又会想到谁?你想到的那个人就是牢牢地占据着你内心的人。”

挂了祁葳的电话,清砚闭上眼,出现在脑海里的是那个有着一头乌黑的短发,小麦健康肤色,浓眉毛大眼睛的阳光男孩。每当自己遇到委屈的时候,总是想找他倾诉,向他寻求安慰。自己在他面前会卸下伪装,会将自己的脆弱展现给他。他,就是小拓呀!

清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自己的心是不会欺骗自己的。想到李拓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的悸动准确无误告诉自己,杨清砚是喜欢李拓的。

可是,自己该怎样面对灿哥哥和羽沫呢。

手机铃声将清砚拉回现实,“喂,苗苗,有事吗?”

“清砚,我在你们医院。羽沫发烧了,病得很严重,你快回来吧。”

“好,苗苗,你别慌,先去急诊科,我就过来。”清砚的职业素质使自己镇定下来。

回到医院,清砚换好白大衣赶紧带着羽沫回到检验科验血常规,结果很快出来了,白细胞一万八,中性粒细胞82%!清砚皱了皱眉,看看症状和血常规结果估计是化扁。

急诊科大夫很快就给出了诊断: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开了三天的头孢西丁,又开了一清颗粒,蓝芩口服液和罗红霉素胶囊。来到输液室,做完皮试,值班护士利索的给羽沫输上了头孢西丁。羽沫盖着清砚的外衣,靠在清砚的肩上昏沉沉的睡去。苗苗见羽沫没事了就去外面买晚饭了。

清砚突然想起来还没告诉苏灿自己会晚点回家呢,清砚回头看着熟睡的羽沫,怕吵到她,于是就给苏灿发了条短信。

“灿哥哥,羽沫病了,在我们医院输液呢。我可能得晚点回家了,你自己先吃晚饭吧,不用管我。”

正在加班的苏灿看着清砚的短信,苦笑的摇了摇头。

“好的,路上小心。”苏灿发完短信,叹了口气,清砚呀,我该拿你怎么办?

苗苗很快就把晚饭买了回来,两个人吃了馄饨,给羽沫买了碗粥,等她醒来以后喝。

“清砚,公司让我外出培训,明天晚上要赶火车,所以羽沫就拜托你了。”苗苗一脸歉意的看着清砚。

“哦,没关系,苗苗,你安心去培训吧。羽沫有我呢。”清砚微微一笑。

“那就麻烦清砚了。”

“干嘛这么客气,羽沫也是我的好朋友嘛。”

液输完了,羽沫醒了,看着在一边温柔地看着自己的清砚,羽沫微微一笑,用沙哑的嗓音说,“清砚,谢谢你。”

看着楚楚可怜的羽沫,清砚柔声说,“羽沫,不用这么客气。来,喝点粥吧。”

清砚吹了吹热气,喂给羽沫。羽沫勉强喝了一点之后就喝不下了。

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尤其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会更加脆弱。羽沫望着清砚温柔地双眼,心里泛起一些酸楚,眼泪溢出了眼眶。

清砚赶快轻轻的抱着羽沫,柔声说道,“羽沫,没事的,过两天病就会好了,这几天我会陪着你的。”

羽沫轻轻的点了点头,乖巧的枕着清砚的肩膀。苗苗在一边看着,轻轻地叹了口气。

输完液,苗苗带着羽沫先回去了。清砚回到家,看见还在等着他的苏灿心里产生了一丝愧疚。清砚小声的说,“灿哥哥,你还没睡呀?”

苏灿看见清砚一脸的疲惫,心里一软,“清砚,我想等你回来再睡。吃过饭了吗?我包了些饺子煮给你吃吧。”

面对苏灿的柔情,清砚觉得更加愧疚了,“不用麻烦了,我吃过了。那个,灿哥哥,对不起,羽沫病的挺重的,需要人照顾。”

“没关系,清砚不用向我道歉。明天我不用加班,下了班我去接你吧,好吗?”苏灿满怀期望的看着清砚。

“那个,我,苗苗要去外地培训,羽沫这几天没人照顾,我得住她那儿照顾她几天。”清砚嗫嚅道。

苏灿听完清砚的话,心里泛起酸楚,看来我还是没有羽沫重要啊。

苏灿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既然这样,那好吧。只是,清砚不要太辛苦了,有事记得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好的。我很快就回来的。”

苏灿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苏灿躺在床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清砚,你就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你真的很喜欢羽沫吗?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吗?如果是这样,请你直接告诉我好吗?人都有选择爱的权利,清砚,你不必对我有愧疚,我不会怪你。我真的很想让你幸福。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1/103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