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回雁新秋寄彩霞 第5章 香山之旅(一)

我加入“登山社”之后,第一次参加的活动就是去爬香山。

那一天是周六,一大早我们都到了巴沟地铁外集合,总共来了20多人。陈师兄首先让我们排好队,然后领着我们进入去香山的公交车站。

车站里已经站满了去香山的游客,有许多中老年人带着遮阳帽,背着旅行包,脚穿登山鞋,手拄登山杖,俨然是一副登山的行头。我什么也没带,两手空空,其他的男生都和我一样,而女生们都很细心,背着包,带了干粮和水。

车站里的工作人员安排游客们排队买票,一波一波的上车。

这时的东方,朝霞满布,金乌欲升,真是个好天气。

到达香山时,天已大亮,买卖街的店铺俱已开张。

这里的的店铺大多都是卖水卖饮料的,也有卖手工艺品,卖香山的红叶、纸扇等等。游客们一拥而入,很少有人在店铺前停留的。陈师兄提醒还没吃东西的同学赶紧去买早点,没有带水的同学去买两瓶水,到了山上渴了再买,那就贵了去了。于是我买了一瓶矿泉水。

东西向的这条街是一个斜坡,待走到香山东门的时候,我感到有点吃力了,于是问陈师兄:“香山有多高啊?”

“不高,”陈师兄很轻松地说,“才海拔500多米。”

我一听心想还行,虽然平时不大锻炼身体,爬个500多米,应该不成问题。

陈师兄安排一位同学去买门票,然后对我们说:“从我们这里到香山最高的地方香炉峰,有三条路线可以选择:南、中、北。大家是想走最快的路线,还是慢慢地,一边走一边欣赏风景,走远点的路线?”

几个男生立马起哄道:“走最快的!”

陈师兄说:“最快的路线是最北的那一条,走那条的话,快是很快,但是路很陡,我怕有的同学爬到了一半,体力跟不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到时候很为难了。”

一个女生说了:“那就走不太费体力的吧。”

一个男生说:“登山就是要费体力嘛!”

刚才那个女生说:“我们出来游玩,不想搞得浑身是汗,再说这又不是登山比赛,急什么急啊!”女生们都附和说:“是啊是啊,想快就飞上去啊!”

那个男生红了脸,不说话了。

陈师兄说:“那我们从中间的路线上去吧,既能看到风景,又不太费力。”

进了门就看见一个颜色鲜艳的牌坊,上面写着四个大字:钟灵毓秀。

里面是“勤政殿”。陈师兄领着大家前去参观,还兼职做起了导游的工作,给我们解说道:勤政殿是乾隆十年修建的,乾隆在这里接见大臣和处理政务,后来英法联军把这里放火烧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建筑是在2002年重新修建的……

参观完勤政殿,正往西边走到时候,出了状况:五六个男生悄悄溜了队,往北去了,看样子是要去走那条快速的捷径。

我正愣着,想走哪一条路的时候,身后有一个人喊起我的名字:

“颜浩!”

是姜羽师姐。她打着太阳伞,肩上挎着一个帆布包,穿着蓝色薄衫和一条白色短裤,脚上是一双名牌的运动鞋,看样子也是必定要登上香炉峰的。

我问她:“你啥时候来的?刚才没看见你?”

她说:“我在公交车站就看见你们了,比你们晚一班车。你怎么不跟上去?”

我看看北边的那几个同学没了踪迹,陈师兄领着大家走到了勤政殿的后侧,对她说:“我没想好走哪条路呢……”

她笑了,说:“跟着我走吧,我来了很多次,熟得很呢。”

说着她领着我往南,往静翠湖是方向走去。

静翠湖是一个不大的小湖,一半的湖面上长着青莲,粉红色的莲花正开得鲜艳——“出淤泥而不染”,我想:大多数的中国人看到莲花,都会想到北宋周濂溪的这一句话吧?他把莲花的品质和君子的高洁联系到一起,确实是慧眼英才。

西边有一座亭子,现在里面坐着一些歇脚的游客。

我来到北京的日子不多,但是现在已经能分辨出来本地的游客和外地的游客了,那些坐在椅子上或者席地而坐,喝着自带的白开水,啃着廉价的干面包的,无疑是从外地来的工薪阶层了。对他们来说,从外地来北京,光路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加上在北京的住宿,一晚上也得花掉两三百,所以能省则省,吃的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看到北京的***、故宫、圆明园、颐和园、香山……这是一辈子里最重要的经历。

姜师姐拿着手机拍湖里的莲花时,我把目光转向了西边山坡上的一片古树。

那是一些油松和白皮松,看树身大概有了好几百年。我们家乡没有这种树,以前只是在教科书的插图里见过,不知为何,我对这种树很崇敬,很向往。现在亲眼看到,亲手触摸,那感觉,好像是见到了几百年前的古人,虽然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但是它直挺挺的立着,本身的存在就是一部“无字天书”,用心感受得到的。

我没有把心里想到这些告诉姜师姐,因为她看见我围着一棵油松转来转去,就哈哈笑了起来。

接着再往前走,经过引水石渠、俯仰陶然、璎珞岩、知乐濠,就到了香山寺的山门,首当其冲也是一座牌坊,正面写的是“西山首游”,背面写的是“京师之冠”。我说:“这么好的地方,如果今天不是跟着你来,岂不是看不到了?”

姜师姐说:“上面也没啥。这里也被英法联军给烧了,现在正在重建呢。”

果然,上面有施工的围栏挡着,但是能看见里面的几座大殿已经起来了。

我正叹息不能上前一观,却见师姐朝我招招手,指了指南边的溪水渠,小声说:“咱们悄悄地,从那里进去看看。”

进去了之后,我们再转到中路上来,看见几个工人正在那里砌地砖,他们看了我们一眼,低头继续干活。师姐示意我紧跟着她,我就快走两步,和她并行来到了第一个殿前。

殿门闭着,匾额上字是:香山大永安禅寺。

这时,我看见师姐走到台阶前立住,双手合十,默念了一会,然后跪下,磕头,双手掌心向上。如是做了三次。我虽然不懂那一套,但是看她的动作十分熟练,想必她是一个佛教徒无疑了。

等她拜完,她却对我说:“你来拜一下。”

我笑了,说:“我只拜天地君亲师。”

她也笑了,没再言语。——我说上面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十年里,我和佛教有了交集,认识了不少法师,也读了不少佛书,当然都是因为她!

我们再往上走的时候,我回到看见山门下有一个保安走上来了,朝我们甩了甩手,喊道:“这里施工呢,你们不能进来!”

师姐大声说道:“很抱歉,我们这就出去,从那上面可以出去吧?”

保安又摇摇手,说:“你们赶紧出去吧。”

我们往北走不远,就出了香山寺,面前是一个山道,平平坦坦,两边长着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大树,开着一束束细碎的小黄花,落了地面一层,散发出一股难名香气。我问了师姐,她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从山脚往上走来,路边名贵的古树,身上都钉着绿色的小牌子,上面写着它的名字、编号、科属。

这些树,大概太平凡了,太常见了,以至于不值得给它们贴上牌子。

路边也没有路线图。我问师姐:“你知道怎么往上吧?”

她点点头,说:“我们在这歇会,喝点水。”

太阳已经挂在树头上,直射下来,天变得热了。这条山路上,除了我们再也看不到别的行人,——哦,我知道了,因为这一块正在重修,下面的路封了吧。

我望了望山顶,浓密的树林挡着,也不知到了哪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11/101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