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猎人同人灵魂的反侧 第81章_謎霧

周围尽是海鸥的鸣音,以及海水的潮声,时不时吹来咸咸的海风,只可惜天气有点阴,不然会更漂亮。

灯塔在不远处,因为是白天的关系没有点亮,附近也没有船只,有的,只有祈羽,以及眼前不远处背对着自己的酷拉皮卡而已。

祈羽稍稍喘气着,一路上狂奔早已把脚上的拖鞋弄得不翼而飞,安伯以及护士的劝导终究只是耳边风,脚底在她没有发觉的时候已经被割伤了几处,但她感觉不到痛,或许是因为此刻心中的忐忑战胜了全部。

眼前的人没有要转头的意思,她很清楚对方一定早就知道自己已经在身后,她长长呼了一口气之后,慢慢地走向前。

酷拉皮卡金色的头发可以媲美作太阳了,她看着酷拉皮卡的后脑勺,最后走到了他的身旁,和他一起看向海。

大海是个神奇的东西,它很漂亮,安静又嘈杂,但更重要的是,看着这片碧蓝色的海洋,心情会变得平静,甚至是舒坦起来。

至少祈羽现在的心绪没有刚才紧张了,但她不知道该何时插话,索性就这样发呆着……说是这样说,她还是时不时地往酷拉皮卡的方向偷瞄几眼,只见对方依旧看着前方,没有被打断,也没有要有所回应的反应。

她觉得有些冷了,惊觉自己仅穿着病服,再加上这里是海边的关系……嗯……她要忍不住了……

”……哈……哈啾!”

”……”

在这片寂静的海边中,祈羽的喷嚏声显得格外的响亮,这让她一阵尴尬,然后她又偷瞄了身旁的人,谁知,这一瞄正巧和对方的视线打个正着。

只见对方脱下了外套,披在自己身上。

祈羽呆愣地任由对方的举动,直到酷拉皮卡用命令似的语气说“穿好”,她才乖乖地穿起外套……这个场景怎么那么熟悉。

在感受到外套余温的那一瞬间,祈羽的脸颊渲染了潮红,她低下了头,不想让对方瞧见自己的窘迫,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像刚恋爱的小女孩一样,可能,她真的太久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温度了。

来自酷拉皮卡的温度。

然而,一双温柔且带有温度的手却捧起了她的双颊令她抬起了头,她感受到了他的鼻息以及气味,浓烈的,酷拉皮卡放大的脸在她的眼前,是那么的靠近,祈羽睁大了双眼,嘴巴微开,微微颤抖着,她的脸肯定又更红了。

酷拉皮卡用自己的额头贴近了祈羽的额头几秒后分开,她俩的距离才终于又出来,只是酷拉皮卡没有放下捧着祈羽脸的手。

”也不是发烧……是风太大把妳的脸吹红了吗?”酷拉皮卡皱着眉头说道。

”……笨……”

正当祈羽把“笨蛋”快要脱出口的瞬间,酷拉皮卡小小叫了一声,双手也从祈羽的脸颊撤下。

”怎么回事?妳赤着脚跑出来?”

酷拉皮卡质疑的眼神愣是让祈羽说不上半句话,这已经是第三个人训斥她这件事情了。

”……我……我本来穿着拖鞋……好像跑着跑着就……掉了……”

”……跑着跑着就掉了?”酷拉皮卡睁大双眼重复一次。

”……嗯。”祈羽憋屈的缩起脖子,点了点头。

只见酷拉皮卡的双眼睁得很大,然后转过了头,看向别处,抬起了手,用手背遮住嘴巴。

等等……那个表情……怎么看都不对啊……

”……不准笑我。”祈羽埋怨道。

”……呵呵……呵呵哈哈。”哪知酷拉皮卡回应的是笑声。

……他肯定是故意的!气死人啦!

祈羽气鼓鼓的瞪着酷拉皮卡,过了好一阵子笑声才消停,酷拉皮卡转过身来看着祈羽,盯着几秒有余之后,露出了平静地微笑。

”妳看来没事,真是太好了。”

突如其来的关心,以及对方的笑容,让祈羽的脑袋一片空白,然后她撇开了脸,语气闷闷地说道。

”你怎么能认定我没事呢?说不定我是得内伤啊。”

”能赤着脚跑到这里的人,我看不出哪里有事。”

”……”祈羽转头瞪着酷拉皮卡无言以对。

啊!!!气死人啦!祈羽一时半刻想不出回嘴的话,快憋出内伤了。

酷拉皮卡从微笑慢慢转变为面无表情,双眼看不清是何种情绪,现在的他没有戴隐形眼镜,澈蓝色的双眼底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妳又因为我的事情受伤了。”

偶尔喧嚣的海风停了。

祈羽垂下了眼帘,果然又是在意这种事情啊,然后她再度抬起了头,直视着酷拉皮卡。

”但我还是活得好好的,不是吗?”祈羽见酷拉皮卡没有回话,于是继续说道,”上次是这样,这次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的。”

酷拉皮卡的神色变了,有些黯淡,并且回避了祈羽的视线,看向他处,祈羽虽然查觉到了,但祈羽只想再次把她的话好好说完。

如果这次再没有响应的话,那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至少她得在尝试一次。

”……以……后吗?”酷拉皮卡喃喃低语。

”对,以后。”

闻言,酷拉皮卡仰起了头,祈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见对方双手插着口袋,良久,才默默吐出一句话。

“我真的觉得……祈羽妳很厉害呢。”

”什么?”

”明明受到了那么多伤害,又被我一次次地拒绝,还是坚强的走到了现在,并且站在我面前。”

祈羽看着酷拉皮卡不语,她知道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而她的心中再也没有忐忑,渐趋平静。

”我啊……很害怕啊……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妳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但我没有。”

”是啊……妳没有。”

起风了。

酷拉皮卡的头放了下来,对着祈羽露出了微笑,看起来有些哀伤,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金色的发丝随之起舞,而他眼角上的不知何时留下的泪被风弹了起来,消逝在空中,飞散。

”我真的一直很害怕,所以才不断的把妳向外推……但妳的坚强,让我的这份恐惧可以说是多余的了。”

”在妳昏迷的这几天里,我真的想了很久……”

祈羽看着这样的酷拉皮卡,神情有些恍惚,然后,对方收起了笑容,抿了抿嘴唇,最终,他轻声地吐出了话语。

这可以说是祈羽此生最想听到的话。

”祈羽,我喜欢妳,这么久了,我还是喜欢妳。”

”妳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回应酷拉皮卡的是让他差点跌倒的温暖拥抱,这久违的温度。

”你啊……你是不是傻啊……是不是傻,我一直都在给你机会啊……不、不过这肯定是最后一次机会啊……”

祈羽的声音从酷拉皮卡的后脑勺缓缓传出,带着哭腔,不知怎么的,连酷拉皮卡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谢谢妳……祈羽……谢谢妳……”

”笨蛋……你这笨蛋……呜……我可没说这么简单就会原谅你啊!你可得给我想出让我原谅你的方法啊!”

闻言,酷拉皮卡破涕为笑。

然后他俩松开了拥抱,酷拉皮卡用着温柔眼神的看着祈羽,看到对方的泪痕,忽然有些怜惜,又觉得对方很可爱。

他伸长了脖子,吻了她。

而空中的海鸥,都是这场戏的见证者。

这是一个很深的吻,缠绵缱绻。

也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好温暖。

他们享受此刻。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离彼此这么近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他们的嘴唇分离,那一瞬间,祈羽的脸羞红了起来,然后噘起嘴,结巴的说起话来,”……你你你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接受啊?”

酷拉皮卡见状,笑的可欢了。

”可我看效果拔群啊?”

”可恶……你这坏家伙……坏家伙!”

”哈哈哈哈哈。”

”你别想这么轻易就过关!”

”是是是,我的公主陛下。”酷拉皮卡豪不害臊的抬起祈羽的右手,并且绅士的吻了一下。

祈羽觉得她快死掉了,真的要死掉了……她的心脏要冲出胸膛了怎么办?

实在是太害羞了,祈羽觉得她现在表情一定很羞耻,她赶紧背对酷拉皮卡用双手摀住脸,想要好好冷静冷静。

”可恶……我怎么会那么喜欢你啊……太可恶了……”

她甚至没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中的话给说溜了出来。

酷拉皮卡见状,笑了起来,并轻巧的从后面公主抱起祈羽,让对方愣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见对方一脸懵逼得看着自己,满脸通红,身体缩着,活像只刚出生的小雏鸟。

酷拉皮卡怜爱的看着祈羽,胸口膨胀着。

”妳真的好可爱。”

”……什、什么?”祈羽的脸成功的又更加艳红。

语落,酷拉皮卡再度朝祈羽的唇吻了上去,缠绵的不愿离去,祈羽起初是反抗的,后来也瘫软了下来,败给了这猛烈的攻势,实际上来说,她也十分享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酷拉皮卡从祈羽的唇上离去,瞧见底下的人儿软的像摊水,他忍住不笑出声。

”我的公主陛下,妳还好吗?”

不……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道……还需要在一个吻吗?公主陛下还真是贪心呢。”

”不!别再来了!”

见酷拉皮卡还要吻上来,祈羽红着脸当机立断的赶忙挡住对方凑上来的嘴,并且大叫着,”你这坏家伙以前明明都不肯亲我的呀!”

”所以我在乞求妳的原谅呀。”

她怎么不知道酷拉皮卡使坏起来这么厉害。

她能怎么办,只能眼角泛泪的大叫,用着让天边海鸟都吓得远去的嗓音叫着。

”好啦!我原谅你了!原谅你了!”

响应的是对方终于压抑不住的笑声。

”祈羽,妳真是太可爱了。”

最终,祈羽还是被霸气侧漏的酷拉皮卡再度强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09/87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