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修仙路上 第七章  学艺

秋远看着面前这一桌子菜,笑着摇了摇头,对身边坐着的大徒弟道:“本来想让你见见你的小师妹,结果这俩丫头倒是抱成团儿睡觉去了。”

他身边的少年大概十六七岁,相貌英俊,文质彬彬,听到师父说话,也笑道,“想来是长途跋涉累了吧,絮儿难得有个小师妹,看这样子倒是黏的紧。”

秋远道,“可不是,这一路上,絮儿就没撒手。算了,让她俩睡吧,咱们吃饭,明天再见也不迟。”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蓝叶就醒了,睁眼看到抱着自己睡的正香的师姐,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她轻轻的起身,又给絮儿掖好被角,便下得床来,推门走了出去。

眼前的天府在晨光中散发出柔和的清辉,目及之处尽是一片白雪皑皑,远处偶尔还会传来其他弟子的晨练声音。

蓝叶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细细品味了一下自己在这雪域天府的第一个早晨,想着以后的日子便要在这里度过,心中不禁滑过了一丝期待与兴奋。她定了定心神,便在外面习惯性的打起了太极拳。

蓝叶练的是前世最常见的杨式太极拳,共二十四式。她以前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做剧烈的运动,但是又一直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所以就稍微学了一下相对比较轻柔舒缓的太极拳法。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在蓝世卿刻意的冷落下自然也也学不到什么功夫,就只有经常练练这个以求强身健体。

一套刚刚打完,便听身后有人道,“这是什么拳法?”蓝叶一惊,回身看去,便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手持一把样式古朴的佩剑,正站在她的门边。

她想着,这位该是絮儿说过的大师兄谢问了,忙施一礼道,“蓝叶见过大师兄。”

谢问看着她,笑道,“昨天便听说师父带回来个小师妹,本想见一见,不料你却睡下了。晚饭只余师父跟我两个人,实在是好没趣啊。”

蓝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道,“那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累的师父跟师兄等我们了吧。”

谢问道,“没什么,师父他老人家不会怪罪的。你若是告诉我你刚才打的是什么拳法,我也不怪罪你。”

蓝叶听了便笑道,“这叫太极拳,是我以前……随便跟一个老头学的,说是可以强身健体。我每天坚持打两次,身体也确实好了许多,无病无痛。”

谢问道,“太极……这套拳法我倒是没有听说过,看起来确实有点门路,想来教你的老人也是位隐士高人。不过他传你的这套拳法却是比较简单的,你先坚持练下去吧,总会有所脾益的。”

他看了看房门,又道,“你师姐还在睡么?”

蓝叶点点头,便见他无奈叹口气,“你去把她拉起来吧,该练功了。”

絮儿起身后,看见谢问,连忙欢呼一声抱住他,撒娇道,“大师兄,絮儿想死你了!”

谢问笑着拍拍她,“行了,你个小懒猫,睡到现在都不起,还要刚来的小师妹叫你,羞也不羞?”

絮儿嘿嘿笑道,“人家累了嘛。”

谢问道,“行了,快去收拾收拾,一会儿带着小师妹来练武场。”说完,便离开了。

絮儿吐吐舌头,拉着蓝叶道,“大师兄真是的,刚回来就要我们练功。”

蓝叶笑着摇了摇头,她想了想,问道,“大师兄刚才说练武,我这资质也能练吗?”

她一直都认为自己资质普通,根本就不适合修炼,若不是因为玉佩和父亲的原因,怎么可能会被别人看上收做弟子?

絮儿道,“你的资质怎么了?为什么不能练?”

蓝叶心想,算了,还是一会儿问问大师兄吧。

姐妹二人一同来到练武场,谢问已经等在了那里,他见蓝叶两人并排站好,便道,“叶儿,你刚入门,还是要从基础开始。”他指了指旁边,“先去那边扎马步吧。”

蓝叶问道,“大师兄,我也可以修炼吗?”

谢问奇道,“师父没有告诉你?”见她一脸迷茫,不由摇头,“师父他老人家还真是全都交给我了。”

他对蓝叶说,“你真以为师父能随随便便就把你领回来么?他老人家虽然比较随性,但你若是真的毫无资质,他顶多会将你带回来当做外门弟子,哪里会真的收下你。不过,你的武道资质普通,至于灵道资质就更差,所以想要有所成就,就必须下苦功夫。”

蓝叶点了点头,她其实并不喜欢与人耍什么嘴皮子,之前与那柳氏争辩数次,也总会感到深深的无奈与厌烦。

她实在太弱小了,不要说伤人,甚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可以自保,蓝家的情况那样复杂,若是她足够优秀,根本不需要父亲花费那么大的力气来保护她。

这种对自己的不甘,对力量的渴望,一次一次纠缠在她的心中,成为她多年来最大的心病。

如今既然能够习武,她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于是蓝叶走到一边,认认真真地扎起了马步,谢问心中满意,上前给她调整好姿势,又对絮儿说,“你把之前学的剑招给我演一遍。”

她们这一脉主要修习的是武道,谢问的天赋自不必说,年纪小小的絮儿也是个天资卓越的人。不过她年纪小,人又可爱,没事撒撒娇,秋远就总是狠不下心来让她练功受累,无奈之下只得叫大徒弟来督促着练功。

这一次又多了个小徒弟,便让谢问一并教着,自己倒是撒手不管了。也因此,蓝叶以后都是要在大师兄的指导下修炼,师父那里恐怕就只有什么时候遇上了,才会稍微给些指点。

这位大师兄看起来是极温和的,但督促她们练功的时候却甚是严格,蓝叶一开始扎马步,过不了多久就坚持不住了,却见他面不改色地用手里的剑柄敲敲她,道,“摆好,别偷懒。”

旁边絮儿也是一脸的苦大仇深,站在蓝叶旁边扎着马步,谢问道,“练了这么久,下盘都不稳,你看你跟师父出去一趟,回来演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重新练。”

絮儿这次本就是为了躲着大师兄才求着师父带她出去的,以秋远对她的疼爱,只要一撒娇,练功什么的便全都给抛到脑后去了,只苦了谢问这个大师兄,回来还要重新指导。想着自己那位师父,谢问不由叹了口气。

习完了武,絮儿跟蓝叶便要去学堂了。天府里设了学堂,供年纪小的弟子读书识字,年纪大一些的,便都是自学了。

如今学堂里加上絮儿跟蓝叶,也就只有十几个学生,其中有不少是府主或其他阁主的徒孙,算起来还应该叫蓝叶一声师叔呢。孩子们刚刚坐好,便见一位夫子拿着书走了进来。

这位夫子姓钱,本是秋远那一辈的,不过他一心想要做学问,对武功是一丝兴趣也无,便在这里作了学堂的夫子,随便教教小孩子。

蓝叶本就读了不少书,这些浅显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听下去的兴趣,再加上之前练功有些疲乏,便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钱夫子看了她两眼,摇摇头,却也没多管她。

之后的每天,蓝叶上课时基本都是趴在桌子上补眠,有时候睡不着便直接拿起毛笔胡乱画起画来。她难得在这里找到了以前上学时的感觉,便玩的不亦乐乎,直到两年后从学堂出来,还有些意犹未尽恋恋不舍之感。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06/170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