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武侠仙侠

挚求 第126章_创业维艰不怕难

要想干成事,信心很重要。但,人光有信心还不够,更要踏踏实实地去干,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仲达海知道,万事开头难,创业始维艰,真要想把承包河岸采挖河沙的事情办妥,并没有那么容易。

仲达海欣慰的是,张建华的能力确实很强,做起事情来有板有眼,步步推进,这件事渐渐有了眉目。张建华在村里能够拉起一个建筑队就很不简单,人才并不一定都是高学历,穷苦孩子一样可以光耀天下。

这些日子,仲达海几乎每天都与张建华联系,一起想办法找关系,争取尽快办妥各种手续。但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而且不是一般的难,尤其是到那些机关单位里去办事,不来回几趟是办不成事的,如果没人没关系,更是没人理会,只能苦苦等待。

一开始,张建华并没有受到太多的诘难,因为有二叔仲文勇这个副镇长不停地帮忙打电话联系协调。虽然仲二叔官不大权很小,但毕竟是体制内的同行业者,也算是一个老资格的同志了,能够起到协调作用,可以说是仲达海和张建华最大的依仗了。

仲达海此时算是一心二用,既要想着老家里的事情,又要忙活着队里的事情。特勤机动队几乎每天都要去站岗执勤,仲达海不能搞特殊,一直向林洛华请假也不是个事。

现在,仲达海的工作还是第一位的,身在其位,必谋其职;人担其职,应负其责。仲达海对于自己应当担负的职责和任务,那是没有二话的,干就一定要干好,除非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人生无坦途,工作无清闲。仲达海绝不会做那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人,他坚守的信念是在岗一天尽职一天,不求有功,但求胜任。

仲达海回老家创业的事情,只有柳志宇、张心平和白冰洁知道,对于这件事大家都守口如瓶秘而不宣,毕竟人多嘴杂,一旦传出去影响不好,如果被其他有心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无法预料的恶果。

仲达海只能小心翼翼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当然仲达海这种小人物,也没有人会去关注他。仲达海心中有自己的追求和目标,只靠那每个月三千元的工资是无法实现的,所以他只有动脑筋想办法去挣钱。对于以后的工作能够干到什么程度,谁又能知道呢,手里有钱才是王道。

为了以后的生存,谁都离不开挣钱,只有挣到钱,生活才能改善,没钱养家糊口都难。

柳志宇看见仲达海每天电话不断,心急如焚,便劝道:“仲达海,实在不行,你就请个假吧,就说家里有事,这几天队里也没什么事,在这儿执勤也就是做做样子,老百姓来反映诉求都很守法,也没有激烈的异常行为,我们在这儿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无所谓。”

仲达海紧攥着手机,低头想了想,又抬起头来:“那好吧,我去找林队长,请两天假,接着就是周末了,我回老家尽量把这事办妥了,要不心里一直膈应着,有力无处使,憋得人难受。”

柳志宇拍拍他的肩膀,劝慰道:“你去吧,队里有事我会告诉你。你也不要心急,越是这时候,越要沉住气,稳扎稳打,稳步推进,开局打好了,后面才能顺利,先受一点难为没啥,先苦后甜嘛!”

仲达海笑了笑应道:“我知道,我沉得住气,刚开始嘛,有点手忙脚乱。不过,这也不是个事,我能够稳扎稳打、稳步推进,你就放心吧。”

仲达海向林洛华请假,林洛华没有说什么,谁家没个事呀!再说,这种执勤的模式和状态持续了一年多,大家都习以为常,说是执勤保卫,无非是站场罢了。

说句实在话,他们来执勤与不来执勤,意义相差不大,却又必须得来,这就是工作。话说回来,如果不来,又能让他们干什么呢?

这个问题目前依然无解,柳志宇天天想找答案,可怎么也找不到,只能静静地默默地等待,等待让时间来改变一切。

仲达海匆匆返回家中,找到张建华一起商议。

之前,张建华一直跑着各种手续,有仲文勇的联系沟通,顺利地办妥了几件事,但是还有很多手续需要办理,而这些手续的办理速度不尽如人意,材料按要求交上去了,却几天没有动静,如石沉大海一般。

张建华去问了几次,也没有个结果,那些办事的人见到张建华一次次地问,都不耐烦了。因为是求人办事,张建华对那些冷脸色只能忍气吞声。

有时候,盖个章,签个字,那是费老神子功夫也没动静,这就是机关单位的弊病,不是哪一个人能够改变的。尽管有了办证大厅,没有关系没有人,有些事还是不尽如人意,何况是在小县城,办事效率更是低得可怜。

仲达海没有想到那些单位部门办事这么磨叽,不假思索便给二叔仲文勇打了电话,然后让张建华开着他的那辆二手桑塔纳,直接去镇里找仲文勇。

仲达海见到仲文勇,开门见山,直接说道:“二叔,你得帮帮我们,那几个手续办理起来太慢了,几天没个动静,你跟我一起去那几个单位跑跑,要是等他们盖好章办好证,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这样子不行,时间不等人,办妥一件事是一件事。”

仲文勇一看仲达海和张建华急匆匆进来,疑问道:“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回来了,就为这事啊,看把你急的,来,擦擦汗!”

仲文勇接到了仲达海的电话,说是要来镇上,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看他们热得满头大汗,拿过一包纸巾递给他们,让他们擦擦脸上的汗水。

“拖得时间长了,我怕事情会出现变故,要是别人也盯上这事,那不是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嘛。如果最终被别人弄了去,我不是瞎忙活一场吗?我知道,比我有实力有势力的人多得是,我只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罢了。商海如战场,先机转瞬即逝,如果不快刀斩乱麻,那会贻患无穷啊,我能不急吗?”仲达海一边擦汗一边说道。

如果不陪他们一起去办手续,他们就待在这儿不走了,这是彻底赖上他了。仲文勇耐不住仲达海的纠缠不休,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陪着他们跑一趟县里的那几个单位。

“好吧,我跟你们跑一趟,我就舍下我这张老脸,走吧。”仲文勇收拾了一下东西,跟仲达海一齐下楼,镇里的事情没有问题,县里的那些部门才是麻烦。

仲达海搀扶着仲文勇的胳膊下楼,讨好道:“还是二叔好,手续办好了,你也投一点,挣点零花钱。”

“我身体好着呢,不用你扶!”仲文勇挣脱了一下,见仲达海抱得紧,便随他了。

“我孝敬一下你嘛!”仲达海笑道。

张建华一边下楼一边傻笑,终于绑住了二叔,二叔亲自出马,他们心里才有底。

“你呀!行吧,我全力支持你。”仲文勇指了指仲达海,很是无奈,但也必须得帮。他自从知道到了仲达海的想法后,也很看好沙场,自然非常支持。

张建华开车带着仲文勇和仲达海一路疾驰赶往县里。有仲文勇这个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县里几个部门他都熟悉,尽管之前打过电话,说是请人家给予关照,但毕竟不是面对面的提出请求,下面具体干事的人,办事就没有那么利索了。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现实中,往往大人物好说话,一些无名小卒反倒喜欢故意刁难。换一句话就是,官越大越和善,反之是官越小越难缠,装大耍横的大多是低级者。

当仲文勇站在县里那几个机关单位的领导办公室的时候,事情办得就顺畅多了,领导直接安排人员现场办理。

要想办成一件事,有关系和没关系不一样,亲自前去办理和打电话联系更是不一样。

经此一事,仲达海见识了什么是人情世故,而不是像他现在这个样子,傻不拉唧的简直就是榆木疙瘩一个。

人情,什么是人情?打个电话说一声,对方答应下来会办好,那是不是人情,那只是讲究面子,说话好听而已。真正的人情,是人要站在当面,说有个事需要帮忙,对方答应下来直接就办,让你知道为你办了事,你就要知好,这才是人情。所以,求人情,要当面,这样效果才会好。

来回奔波忙活了两整天,该办的手续这才算基本上办妥,可人也累得不轻,特别是仲文勇,一把年纪了,厚着脸皮联系协调,留下了一屁股人情债。

“二叔,等沙场挣了钱,我让建华替你还这些人情,抽时间你约那几个单位的领导撮几顿,花费由沙场出,你只管喝酒就成。逢年过节,你联系好,张建华买些东西,再去拜望拜望,你赊下了这么多人情,我们慢慢替你还上。”仲达海看着一脸疲惫的二叔,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讨好着许诺还没有影子的事。

“别扯没用的,这都是自家的事,我能不操心嘛。不过,你说的也对,人际关系需要沟通交流,人脉就是在互相帮助互相扶持中建立的,你们好好干,说不定将来哪一天,他们也会求到你们面前,人情这玩意,不是越用越少,而是应该通过人情,建立更深的感情,搭建更广的人脉和关系网,这些都是无形的资源,将来都会有用的。”仲文勇意味深长地说道。

仲文勇想起这些年来,在镇上本本分分的干了大半辈子,一直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到现在自己还没弄明白这人世间的道理,虽然混了个副镇长,真的算不上什么,人微言轻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wxxx/02/17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