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金主大人不开心 第63章 我不疼,可是ko好疼啊_筱砂娘

郝眉这次要拍摄的正是萧耳的新作。

上一次,他在萧耳的戏里当了回群众演员,也不知道萧耳怎么想的,就认定他是个可塑之才,所以新作开拍的时候立马找上门来。

萧大导演的作品,多少人求之不得,赵洁当然不会推辞。虽说郝眉饰演的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角色,领便当也领得迅速,但好歹人设讨喜,又有萧耳名声加持,所以不愁火不起来。倒是郝眉,更加看重的是自己演技上的历练。上次做群演的时候,他就发现萧耳是个特别有想法的导演,如果他亲自下场来演戏,估计实力也是超群。

郝眉飞到y城的第二天,就投入了紧张的拍摄。有戏的时候,他就认真演戏,没戏的时候,他就候在一边看别人演戏,自己琢磨演技。萧耳有时会提点他几句,让他受益匪浅。

这一次,赵洁也来了,同来的,还有沈致,他在这部戏里饰演男二号。

郝眉和赵洁对此都很开心,这对沈致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许,他的命运就要从此改变。郝眉之前去探过沈致的班,看过他演戏,对他赞不绝口,而且他人性格好,简直就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所以这次,他们都是真心地希望他火起来。当然,后来沈致也确实站上了演艺界的最高点,他与赵洁一路相互扶持的事也被传为佳话,被后辈津津乐道。

沈致的事暂且不提了,郝眉自想通自己对ko的感情之后,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如果之前用“甜”来形容的话,现在大概就是快要甜化了的状态。赵洁就打趣他眼角眉梢都是春意,比以前都好看了几分。

郝眉以前不觉得自己是个腻歪的人,但是两人分处异地后,他每晚必要和ko视频一番,就算是说今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都能说上半宿,没话说的时候,就傻傻地看着他笑,心想着自己怎么就会这么喜欢这个人呢?

想起从前读到的“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自己与ko虽然从现实条件来看与那诗里描绘的完全不同,但这相思之情隔着漫长的时光,竟奇异地得到了共鸣,恐“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之句也是所言非虚。

忍受相思之苦的又何止郝眉一人,ko也在另一边被相思焚心。现代科技虽然让交流愈发便利,但终归不及面对面的倾听交谈。所以,在废寝忘食加了几日班后,ko亟不可待地踏上了去y城的旅程。

身为特助的陆谦虽然“不满”老板这种说走就走留下烂摊子的性子,但一想到年底丰厚的红包还是眉开眼笑地同老板挥手再见。

老板,祝你性福呦。

郝眉打开房门的瞬间,就被人一把拉了进来,等到心神归位,自己已被人壁咚在门板上。看到熟悉的脸,郝眉的尖叫声才卡了回去。刚想说话,嘴巴就被人吻住。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本来想提醒ko自己还没卸妆,可这种时候,脑子里除了ko这个人还能留下什么呢?所以顺势揽住他的脖子也啃了起来。

相思入骨,唯有眼前之人,是解毒的灵丹妙药。

等到两个人气息不稳地分开,额头相抵,一对视,又无声地笑了开去。

“你就不怕拉错人啊?”郝眉嗔怪道。

“不会。你的味道我记得。”

郝眉笑得甜滋滋。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二人分别了几日,自是情难自已,洗了鸳鸯浴,又热情地滚了床单。要不是考虑到第二日郝眉还有戏份,估计接下来几天两人都能腻歪在床上。

互通心迹之后,□□也越发酣畅淋漓,较之前,总多了一份不一样的感觉。事后,郝眉慵懒地窝在ko怀里,玩着他的手,一会儿比比大小,一会儿又装模作样地替他看手相,一刻也不得闲。

Ko之前虽奢望过郝眉能回应他的感情,但当那一天真的到来时,却又恍惚不敢相信。及至此刻,将人拥在怀中,才渐渐有了真实的感觉。

“我感觉我好像已经老了。”郝眉忽发感慨。

“嗯?”

“好像已经和你过了很多很多年。”

“嗯。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年。”

“嗯。你这次来能待几天?”

“后天早上的飞机。”

“啊?只有一天啊。明天早上我还要拍戏,那就只有半天时间。”

“没关系。”

“明天下午带你去逛逛。”

“嗯,好。”

“我有点困。”郝眉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说话也有点含糊。

“睡吧。”ko笑了笑。

“嗯。”

房间里渐渐没了声音。

如果再让郝眉选择一次,第二天下午,他绝对!绝对不会带着ko出去逛。那是郝眉做过的最后悔的一次决定,让他每每想起都自责不已。

如同恶俗的小说剧本,主人公在经历千辛万苦之后,还要承受一次命运的恶意玩笑。

车祸猝不及防地降临,将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们头上。

郝眉只能回忆起对面失控的大卡车以及ko的血流到他身上的温热触感和浓烈到让人绝望的血腥味。

后来,别人告诉他,驾驶座上的人完全可以避开,却为了副驾驶上的人,硬生生调转车头,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

救护车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有一个人爱他逾生命,而这个人,此刻正躺在手术室里,人事不省,生死未知。

他傻愣愣地坐在门外,满身是血,他也受了伤,却一点不觉得痛。心里破了一个洞,汩汩地流着血,快把一身的血都要流干了。

赵洁他们是第一批到的,看到他惊魂不定的样子吓了一跳。她叫他的名字,他却恍若未闻,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术室的门。

有没有人能告诉他ko怎么样了?他也好决定自己的生死。

Ko的爷爷也赶了过来。怒气冲冲的老人狠狠地给了郝眉一巴掌,只说了一个字:“滚!”随后就有保镖要将他拖出去。

郝眉这才回过神来,哭着喊他不要走,他要留下来陪ko,可最终还是被人高马大的保镖拖了出去。

他什么都不知道了,谁都不认得了,只晓得自己得留下来,自己不能离开ko。于是,他就坐在楼梯上哭,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术室的方向,尽管在这里,他什么都看不到。

赵洁也忍不住哭了:“郝眉,我们先去处理伤口好不好?”

郝眉没回应,就像入定了一样。

过了许久,他才动了动嘴唇。

赵洁凑近,仔细分辨。他说:

“我不疼,可是ko好疼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219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