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暮色之秋 第19章_霂晨

紫茵并不是一个所谓“小资”的女人,但偶尔,她心烦意乱的时候,也会一个人上外面走走,欣赏欣赏大自然给予人们的馈赠。

她最喜欢在下午四五点钟出门,太阳将落未落,只留些许微光,拼凑成妖娆艳丽的晚霞挂在天际。每每看到这般景象,她便能体会到“岁月静好”这四字的含义。信步走在街头,不去看时间,不去想烦心的事,按照自己的想法,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待到华灯初上,再站到高处,俯瞰这座城市的车水马龙,她的一天,以及大多数人的一天,就在这靡靡景色中结束了。

紫茵走在N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上,看到以前常去的一家百货公司正在装修,标志也换成了“MS”的字样,大概是被别的公司并购了。

离紫茵不远的地方,站着两个同样在观望这座大楼的年轻女孩,其中一个撇着嘴说:

“啊,真关门了!”

“早和你说了,你偏不信,非要白跑这一趟!”

“前几天来的时候,明明还在照常营业啊!怎么才几天的工夫就关门大吉了?”

“听说是被MS集团并购了,这些日子正在进行内部核算,等过段日子开门了,就得换上人家的标了!”

“唉,但愿东西别涨得太贵。”

“应该不会的,MS是上了市的大公司,按理说是不会差钱的。”

“差不差钱的,等开门就知道了。别再傻站着了,走吧!”

两个女孩一前一后地走远了,紫茵抬头看看这座大楼,能买下它的,一定是个大财团!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趁着地铁上人少,她赶紧回家去了。

该来的总会来,不是不想去做,就能避免得了的。

紫茵心情复杂地在暮枫家帮忙做家务,对于她和暮枫来说,今天或许是个难关。暮枫和宋蔓莹要拍吻戏,这是她不敢想象的。牵手,拥抱,这些她都可以视而不见,可是他的吻,只应该属于她一个人啊……

记忆中,她与暮枫甚少做这些亲密动作,而且,大多数的时候,还都是她主动的。

那天,他们一起去公园。紫茵看着别人放风筝,自己却不参与,因为她知道,暮枫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况且,她也不大会玩这些。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穿梭在人群中。直到下午,她有些累了,便领着暮枫来到河边,自己一屁股坐在河边的草地上,看着游客乘的小船,一艘艘地从河上划过。暮枫也陪着她坐下了,她顺势靠在暮枫肩上,暮枫没有推开她,他们一同静静地坐着。偶有微风轻拂河边枝柳,那些柳条便随着风向缓缓摇曳,婀娜多姿。紫茵感叹,她就像那绿柳,虽然平凡,却也期待着清风的眷顾,如若风停了,绿柳也就失去了它的摇曳生姿之感,与其它树木相比,再无新奇。她微微抬眼,看看暮枫清澈的双眸,她不觉叹气,他呢,大概就是那清风吧。他向往自由,她却总想捕捉到他,实在是自讨苦吃……

良久,紫茵嗫嚅道:

“暮枫,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还会喜欢我吗?”

暮枫低头不语,紫茵却笑着轻吻了他的唇,“反正我一定会的!”

紫茵的语气中,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与笃定。待她回过神来,才恍然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好像是自己主动亲了暮枫?那可是她的初吻啊!虽然,那本来就是要献给暮枫的,但这种事,怎么说也该是男孩子主动吧?紫茵捂着烧得发烫的脸,从指缝中偷偷看着暮枫,他怎么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难不成,这不是他的初吻?以前也有女孩子这样亲过他?

紫茵心中犯起了别扭,她拿开手,怄气地说:

“喂,我刚才,我刚才可是亲了你唉!”紫茵像只小蚊子一样,在暮枫耳边支吾。

暮枫沉默依旧,紫茵有些急了,“这、这可是我的初吻!”

蓦地,暮枫站了起来,她也跟着站了起来,气急败坏地问道:

“是不是,是不是你已经把初吻给了别的女孩子了!”

暮枫向出口走去,紫茵在后面紧赶慢赶地追着问:

“喂,究竟是不是嘛?喂——”

紫茵一直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可当她知道暮枫最爱的人不是自己时,她告诉自己,不去执着在意的答案,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解脱。

客厅的展示柜已经被来回擦了十几遍,玻璃窗上清清楚楚地映画着紫茵的愁容,但她仍未发觉,依旧拿着抹布来回擦拭,直到婷婷从房间里蹦蹦跳跳地跑出来,拉着她的手,稚嫩地说:

“阿姨,不工作了好不好?陪陪婷婷吧!”

紫茵弯下腰,“那你想做什么呢?”

婷婷认真地想了想,“阿姨给我讲故事吧!”

“好吧。”

紫茵洗干净了手,婷婷领着她回到卧室。

紫茵坐在床边,温和地问道:

“你想听什么故事呢?”

“我要听爸爸和阿姨以前的故事!”

紫茵笑着捏了捏婷婷的小脸,“谁和你说,爸爸和阿姨早就认识啦?”

“我们家有阿姨的照片啊!”婷婷扬起小脸,振振有词地说道。

“照……片……?”

紫茵收回了手,婷婷扭着身子下了地,啪嗒啪嗒地跑到别的屋子,不多久,又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相框。

她把相框递到紫茵眼前,“这上面的就是阿姨,对吧?”

紫茵接了过去,这曾经是她送给暮枫的,分手以后,她也忘记要回去了。望着照片上的自己,她一时无言。

婷婷接着说:

“这张照片一直都放在爸爸的床头柜上,我每天都能看到!但是,那天我见到阿姨以后,爸爸就把照片收起来了,我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找到的呢!”

紫茵心头一颤,暮枫他,竟然把这张照片放在自己的床头柜上,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婷婷睁着大眼睛,一本正经地问紫茵:

“阿姨,爸爸以前是不是很喜欢你?”

紫茵低头凝视着照片,这个问题,她一直在想,却始终想不出答案。暮枫从没说过喜欢她,相应的,她一开始也没说过喜欢暮枫,尽管在她心里,对暮枫的情感,早已超越了喜欢。他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在一起了,没有矢志不渝的誓言,没有海枯石烂的决心,甚至没有刻骨铭心的表白。但即便如此,紫茵还是对这段不可思议的爱情甘之如饴,她以为,就算相差如此之大,只要她努力坚持,也是能走下去的……想要维持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时时刻刻把对方放在心里。紫茵无疑做到了这一点,可暮枫呢?在紫茵的印象中,暮枫似乎都不曾叫过她的名字,她甚至怀疑,暮枫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暮枫究竟喜不喜欢自己呢?如果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这么冷淡?如果不喜欢,他又为什么总是在清晨等在楼下,和自己一起上学,放学的时候,又守在离学校最近的岔路口,陪自己一起回家?紫茵无数次地安慰自己,暮枫不是不喜欢她,只是他的爱无声无息,不容易察觉罢了。但恐怕,这些宽慰,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婷婷眨巴着大眼睛,还在等待紫茵的回答,紫茵只好苦笑着,“这个问题,阿姨也不知道呢。”

“那阿姨喜不喜欢爸爸?”婷婷趁热打铁,紫茵无言以对。

在前男友女儿的面前,坦白自己喜欢她爸爸,这是什么逻辑?

“喜不喜欢嘛?”

婷婷对这个问题紧追不放,紫茵无奈地挠挠头,“我……”

千钧一发之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紫茵立马觉得自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连忙接起电话,“王副导,有事吗?”

“小林啊,快来现场一趟吧!出大事了!”

王副导是剧组里出了名的慢性子,能让他这么着急的事,一定事态严重!

“好,我马上到!”

紫茵匆忙挂了电话,对一旁的婷婷说:

“婷婷,阿姨有点急事,你一个人在家待一会儿,行吗?”

婷婷使劲地点点头,紫茵摸摸她的头,“真乖!”

紫茵打车到了拍摄现场,思思焦急地等在门口,一把拉过她,“你可算到了!”

“怎么了?”

思思小声在紫茵耳边说:

“待会儿导演一定朝你发火,你可得小心点!”

“为什么?”紫茵听得一头雾水。

“哎呀,是暮枫,他闯大祸了!今天不是拍他和女主的吻戏嘛,他说什么都不肯拍,还玩一走了之,把大家都晾在这儿了!”

不知为什么,紫茵听了思思的话,心中竟莫名生出一丝窃喜,她本以为自己会埋怨暮枫,可没想到,此时此刻,她心中更多的是庆幸,庆幸暮枫做了这样的决定。

紫茵忐忑地走了进去,果然,大家都在旁边坐着闲聊,导演在大厅中间来回踱步,见了紫茵,她竭力抑制心中怒火,

“小林啊,你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说不拍就不拍了,我真的没工夫陪你们在这儿过家家!”

“对不起对不起,您先消消气。”紫茵诚恳地道歉,总算让导演先冷静了下来。

“你说说吧,该怎么处理。”

“老实说,您和暮枫也相处一段时间了,他的个性,您应该也有所了解,想让他把吻戏拍了,根本是不可能的……”

导演的目光中,再次填满了怒不可遏,紫茵壮了壮胆,接着说:

“所以,您看能不能把吻戏删了,或者,找个替身?”

导演讪笑着,“我拍了这么多年的戏,还没见过一个新人敢这样的!他要是不能拍,那干脆就都别拍了!你们就等着付违约金吧!”

紫茵怔在原地,违约金,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这件事传出去,对暮枫的影响一定极为不好!

紫茵赔着笑脸,“导演,您看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您尽管提!”

导演回到位置上,颐指气使地对着紫茵,“后面的戏,我肯定不能再用暮枫了!但这部戏,已经拍完三分之二了,也就是说,我现在换个演员的话,前面的三分之二全都白费!这个损失,你计算过吗?”

“没……”

“行了,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能找到一个我满意的演员,来完成后面的拍摄,这件事,我就一笔勾销!”

紫茵的眸子一下亮了起来,“没问题!”

“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有条件呢。”

“您说。”

“请这位演员,我们一分钱都不会出,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紫茵硬着头皮,强颜欢笑道:

“不过分,这是应该的。”

导演拿起茶杯,“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想应该够用了吧。”

“够用。”紫茵强装坚定地说道。

“很好,我再顺便送你点提示,你或许可以从身边找起。”

“谢谢。”

离开片场,紫茵六神无主地在街上闲晃,哪里才能找到导演所说的演员啊!本以为上章董那儿求求情,随便找个有点名气的艺人,就能把这件事应付过去,可是,导演她居然一分钱都不给!就算把原本给暮枫的钱都拿出来,人家有名气的艺人,也必定不会因为这么点钱,就跑来收这个烂摊子!没名气的呢,导演必然看不上!紫茵简直要抓狂了,到底该怎么办啊!她想起导演说的话,导演的言外之意,应该是让她去找诺凡,可是……她并不想这么做,她不想委屈诺凡。但是,现下也的确只有诺凡可能帮自己了……不管怎么样,问问诺凡的意见再说,他要是不愿意,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紫茵犹犹豫豫地按下了电话,“诺凡,你现在有空吗?能来公司一趟吗?”

“好啊,一会儿见。”

诺凡如约到了公司,见到紫茵脸色不好,便紧张地问道: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

听到紫茵说没事,诺凡也就放下心来,换了副轻松表情,“找我有什么事?”

“诺凡,你、你最近还有档期吧?”紫茵绞尽脑汁,想了一个较为委婉的开场。

“怎么?你有好事找我?”诺凡打趣道。

紫茵垂着头,“暮枫那边出了点问题,导演不想再用他拍后面的戏了,我必须得找到一个既让她满意,还不用花钱请的演员来接替暮枫,只有这样,她才同意不让暮枫付违约金……”

“所以……”

诺凡的眸子蓦然变得黯淡,“你想让我去顶替暮枫。”

“你、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不会勉强你的!”紫茵抬起头,激动地解释道。

“我会去,你放心。”

“别勉强……”

“没有勉强。”

诺凡硬是挤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紫茵开心地说:

“真的吗?谢谢你!我回头就让暮枫把钱都汇给你!”

“不用了,就是帮忙而已,何必谈钱呢。”

“不行不行,这是你该拿的!”紫茵坚持道。

“不如请我吃饭吧,钱就免了。”

“这是当然,你就算不说,我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紫茵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的。只要能看见她这样的笑容,诺凡就心满意足了。

只要是你说的事,我都心甘情愿去做。如果说有那么一点私心,也只是希望,你能知道,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下一次,不要再为别人说谢谢……

紫茵回到暮枫家,见到暮枫已经回来了,她也就放心地回自己家去了。关于今天的事,她一个字都没提,尽管暮枫给她找了个大麻烦,但她却没有半分责怪他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她终于明白,让暮枫拍戏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诺凡接替暮枫去剧组拍戏,导演对这个结果甚是满意,毕竟,诺凡可不像暮枫,花那点钱就能请得到。不过,这次紫茵也学聪明了,她反客为主,想要诺凡拍戏,制作方就必须答应绝口不提换掉暮枫的真相,导演欣然接受了这个条件。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217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