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格桑花事 第4章 四

第一次打架,就进了派出所,老实说,我当时是真的怕了。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开开心心的一次聚会会变成这样,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在接到林墨电话时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不自觉地就将当时的委屈,恐惧完完整整地表露出来。

林墨来的时候,吴泽和陈翊被喊去问话,而剩下的人都在一个小房间里等着。我坐在地上,眼巴巴地瞧着他过来,然后伸手,就像小时候走累了像爹爹求抱抱那模样。后来当我回忆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特别不齿自己当时的作为,都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能忒么地不要脸求抱抱。林墨从善如流地抱起我,任我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埋着头哭,“没事儿。”他揉了揉我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完全不是往日对我苛刻的模样。见我慢慢地不哭了,他就放我下来,转身去了陈翊那边。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后知后觉的发现,妈的,刚刚那么怂的模样,这么多师弟师妹看着,以后还怎么混?!!!顿时老脸羞愧,颇为为难地看着地板。倒是袁欣过来大人模样地摸了摸我脑袋,一脸老成地同我说:“小妹妹不哭哈。”羞红了我一张脸。房间里的氛围这才稍稍缓和。

过了些时候,我们便轻轻松松地离开了派出所。期间,林墨跟吴泽单独说了话,回来时吴泽已经恢复往常冷静的模样,同我们鞠躬道歉,然后领着大家回学校。而我,上了林墨的车。

到了林墨的公寓,他从房间里取出医药箱,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打架之后的狼狈模样。

“自己说,怎么回事?”他取出纱布和药油。

“就打了架……”我心虚,他不该是在派出所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现在是来挑刺的吧?坏人。我在心里默默地诽谤他。抬头时知道自己不屑的表情恰恰是落在他眼里了。瞄着他眸色转冷。我急忙端正态度,“就唱歌唱着唱着,两个男生就打起来了,然后大家就去劝架啊,然后一个女生打了我舍友,我不开心就打了回去,然后就打在一起了。”

“觉得你自己有没有错?”

“没有。”

“不开心就打人,谁教的?”

“反正我就打了。”我理直气壮。

帮我脸和胳膊上完药,林墨将医药箱拾掇了放在身后的柜子上,转身去厨房取了冰块给我捂着脸。

“今天不来上课是旷课还是不想继续上课了?”

我将头埋得低低的。

“嗯?”

“我忘了今天要上课。”

槽,谢晓染你能再扯一些吗?说忘了请假也好过忘了要上课啊啊啊啊啊。我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这个时候,我难道不该是皱眉头,手紧紧抱着脑袋,用沙哑的声音说:“头好疼……”之类的耍点苦肉计吗?要不,现在试试用美人计?我心底暗自计较着利弊。

“欧巴~”

他黑了一张脸。

果然,这番鼻青眼肿的,不太适合用美人计呢。不过想想,要是林墨什么时候耍个美人计,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老子肯定色眯眯地答应给他弄来。哎,要是能看美人出浴就更好了。好想看啊,好想看啊。

“哎呦!”被林墨扔过来的抱枕砸中,我心里满是无辜的眼泪,不太明白他这么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林墨说,谢晓染,将你性子给他收收。

我嘤嘤双眼蓄满眼泪,等着下一秒喷涌而出。

然后,看着我那副模样,他无奈地说了“下不为例。”

我圆满了,我开心了,我知足了。我幸福地扑到林墨身上,他却颇为嫌弃地将我拎到一旁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217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