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婚途超甜:薄少蜜宠酥化了 第七十五章 提亲

两个人聊起来就停不下来了,林安然也挺喜欢慕雪的,乐的跟她交谈,就只有薄言,好像是被排挤出去了,无话可说的拿起旁边的平板,又开始处理工作。

她们的内容无非就是美容,衣服,化妆品等,薄言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专心致志的查看着公司的情况,没有发现慕雪停下来了,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林安然不明所以,视线在薄言和慕雪身上来回移动,不明白怎么情势突然变成这样了。

“怎么了?慕阿姨?”林安然轻轻的扯了扯慕雪的衣服,疑惑的询问道。

慕雪拍拍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她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对着薄言,带着几分无奈:“安然在这里,你不跟我们说话就算了,在家还要处理工作,那你还不如去公司呢。”

话音刚落,薄言放下了平板,烦躁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根,他扭头注视着林安然,好似能够把人吸进去的黑瞳氤氲出了几分雾气,朦朦胧胧的盖在深邃的眼眶上。

“这还差不多。”

慕雪满意的点点头,她主要还是怕林安然尴尬,毕竟年轻人肯定更有话说,哪知道薄言一心一意扑在自己的事业上,怎么也不会为自己的爱情着想。

“阿姨,就让薄言处理工作,不然又要堆积到晚上熬夜了。”林安然很懂得从女朋友的角度出发,说了一句让慕雪神清气爽又感到满意十足的话,越来越觉得林安然这个小姑娘真是个珍宝啊,一定要让薄言抓住机会,就连她,都想把人如珠如宝的对待。

“安然,你就是太顺着他了。”虽然觉得林安然说的有道理,慕雪也不希望薄言年纪轻轻,就三高了,夸奖了一句,她忽然坐直了身板,兴趣盎然的眨了一下眼睛,小动作被她做出去,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慕雪在薄言面前挥了挥手,她把薄言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若有所思的上下瞧了薄言一眼,颇为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红唇轻启,几句话就这么被吐出来了:“薄言,你找个时间上林家提亲啊,安然可是好孩子,你要抓紧时机,要是被人抢了,我看你去哪里哭。”

说罢,她又转过来,母女情深的拉着林安然,一副你就是我的小心肝,她宠溺的目光,宛如要把林安然溺死在其中,她语重心长的开口:“安然啊,你有打算尽快结婚吗?结婚的事情不用担心,我来帮你们……”

她一开口,滔滔不绝,根本没给人反应的机会,薄言直到他妈想一出是一出的心理,余光里瞥见了林安然不知所措,一看就是想要拒绝,他登时不爽了,心里仿若是五味瓶倒了一地,酸涩在心中蔓延,甚至觉得林安然不知好歹。

薄言紧紧抿着薄唇,权当没有接收到林安然求助的目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将林安然打回原形,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幼稚园的小朋友,明知道不能这么做,他就是想看看林安然会不会拒绝。

要是拒绝了,薄言也想象不出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

“阿姨,会不会太快了啊。”林安然只得自救,她躲开了慕雪火热的目光,怕自己也被传染了,即使不想冷水泼得人透心凉心飞扬,她咬着牙还是说了那一番话。

慕雪倏地停住了说话,她探究的凝视着林安然,想要从她的侧颜看出什么端倪,她不赞同的反驳:“哪里会太快了啊,我这不是为你们着想吗?”

“这……”林安然不知道怎么驳回她的观点,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欲哭无泪,如同被花瓣亲吻过得梦幻桃花色,唇瓣上下接触着,嗓子眼的话只冒出了一个字,其他的全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妈,等一下。”

薄言起身,拉过了手忙脚乱的林安然,慕雪没有阻止他们,若有所思的凝视着他们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

“薄言,你可别听你妈她的话,一定不能去提亲,不管你有没有这种想法,还是我自作多情,我都得说出来。”林安然见只有他们两个,也就无所谓了,语速飞快,她说的很坚定,并且是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来的。

薄言听着她几秒,瞬间低头,堵住了她的嘴唇,攻城掠地。

他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指尖摩擦着云里雾里的林安然的脸,压低了声音,性感得音色撩拨着林安然的心弦,他逼近的瞳孔,染上了极致的危险:“林安然。”

林安然呆若木鸡,她不明白薄言这是怎么了,跟受了重大刺激一样。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张着唇,嘴唇上还有亮晶晶的液体,本来还是淡粉色,被蹂躏成了深红,衬得周围的皮肤更加的白皙:“啊?”

“你是在欲擒故纵吗?”薄言冷静克制的提问自己的疑惑,他的不爽越来越多,特别是在林安然说出她的拒绝。

“你是什么意思?”

林安然顿时不高兴了,还发懵的脸冷了下来,表现出了自己的不喜,她作势要推开薄言,手掌附上他的肩膀,憋气使力,然而一点用处都没有,根本没给他造成实质性的移动,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两颗黑水晶,因为有了几分情绪,显得更加的动人。

薄言冷哼了一声,他靠近林安然,仿佛是翻滚的浪花,掀起滔天巨浪,送来了狂风骤雨:“之前可是你要求当我女朋友的,现在又不答应了?你是把我当成什么了,就可以随便的耍我。”

林安然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的话,说来说去都成了她一个人的错误,偏偏薄言攻击性这么强的情况下,她更是大脑当机,黑屏得实实在在。

“你到底在想什么?”薄言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她。

林安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她不愿意得罪薄言,可是照这样子看,她除了同意,还能够说什么,龇牙咧嘴的对着薄言,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字正腔圆:“行,我同意。”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217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