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何惧殇 第三十七章 可怜的女人

叶府里除了叶世兰,就只有叶少亭来楚蔓珺这里的次数最多。他总是能找到许多好玩儿的东西送过来。这让她心里不至于太难过。

叶府里,自己那两个同父的兄长都没来看过他一次。还有那个二姐姐,哎,都是极品。楚蔓珺有时会仰天长叹。父亲这一阵子居然躲起来了。

代姨娘的事情不了了之了。

一转眼回叶府已经十多天了。每天李氏派人来教规矩,教女红。楚蔓珺每次都找各种借口大发走李氏派来的人。

叶老太太,几乎每天听到报告后都大发雷霆。“叫那丫头来我这里,我亲自教她。”

“母亲,还是消消火吧。”代姨娘在一旁劝,“您老跟着生气都犯不上。一个丫头,等给她说一门婚事,嫁出去不就完了。怕她给您老丢脸的话,就找一个低等的。外面做小买卖的有的是。连嫁妆都不用给多少。”

“也对。杀杀她的威风。”叶老太太狡黠的笑起来。“贱人的孩子,也是个贱人。”

正月十五,街上很热闹。叶府里,没有成亲的小姐是不可以出门看热闹的,这是规矩。

一大早廉亲王的侧妃叶少敏就回家省亲,坐了个把时辰,把大家都折腾的够呛。临走,把楚蔓珺和四个丫头一起带走,说是,要妹妹陪几天。

叶老太太到被气得够呛,“一个刚回家没几天的丫头,和这侧妃怎么就这么亲近?”

马车上,楚蔓珺拉着叶少敏的手,一个劲儿的道谢,“大姐姐,真是太感谢你了,把妹妹我救出那地狱,脱离那苦海。”

“怎么就变成地狱苦海了?”叶少敏拍了楚蔓珺的手笑笑说,“我也是那里长大的,怎么没感觉。你呀,就是太顽皮。在外面,无拘无束惯了。幸好王爷知道你的脾气,叫我接了你出来透透气。”

“谢谢大姐姐。也谢谢王爷。”楚蔓珺调皮的眨着眼睛看着车外。

“不过代姨娘的事情,我可听说了,你还真厉害。”叶少敏捂了嘴笑。

“哎哎,又笑话我。”楚蔓珺伸了手挠叶少敏的痒痒。

“好了好了。”叶少敏求了饶,“不笑话你了。跟你在一起,没有拘束,真好。”

“知道我的好了。还有更好的。”她说完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首饰盒,“我得了几颗红宝石,送给你了。”

“真大呀。”叶少敏惊呼,“怕是这京城里,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吧。我怎么好意思要这么贵重的礼物?”

见叶少敏客气,楚蔓珺把红宝石一把塞到她手里,“我不喜欢戴首饰。在王府里,你也得不到什么太好的东西。上面还有廉王妃压着。这回也给你自己长长脸,去做一套好看的首饰,戴上,也气气她。”

叶少敏一直爱不释手的捧着红宝石,看个没完,连马车停了都不知道。女人都有对待宝石的执着。她也不例外。

楚蔓珺也高兴。这几天一直都在跟叶家人别扭着,能够岀府也是件高兴地事。现在的情况是叶家人基本都躲着她,让她想闹,都没人可闹。

车子停在了廉亲王府门前。

“我们下车了。”楚蔓珺笑着提醒还在看宝石发呆的叶少敏。

“下车。”叶少敏反应过来,一边收着红宝石,一边尴尬的说。

进了廉王府,早有人通报给了廉亲王。他马上就出来迎接。

“干嘛,这么兴师动众的?”楚蔓珺见了廉亲王亲自出来,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看我们的女英雄。”廉亲王有意拉长了声音,还笑。

“再提,我可就生气了。”楚蔓珺撅了嘴。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原本在叶府和代姨娘打了那一架,不会传到外面,没想到,这廉亲王都已经知道了。因为他知道她会些武功,还欺负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妇人,这该有多丢脸。

“好,不提。”廉亲王笑着闭了嘴。

廉亲王身后有个年纪要小点的男人也赶紧闭了嘴,眼睛看向一边还在极力忍着笑。

“你是?”楚蔓珺看了那人很是眼生,但此人穿着可不是一般人,“我没见过你。”

“这是我八弟,恂亲王。”廉亲王赶紧介绍。

“见过恂亲王。”楚蔓珺一脸幽怨的施了一礼。

“为何这副表情?”恂亲王有些奇怪这楚蔓珺的脸色变得如此之快。

“我是在叹息,恂亲王英勇善战,生的又是如此英俊潇洒。可惜我不是男儿之身,不能跟你煮酒论英雄了!”楚蔓珺一脸幽怨的又叹了口气。

“你看吧,蔓珺就是这样,满脑袋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玩儿应,你都不知道下一刻,她会说些什么?”廉亲王微笑打了圆场。

“又打趣我。”楚蔓珺不理众人,自顾自的进了书房。

几个人相互笑了笑,也跟着进了书房。

“蔓珺,王爷知道你在叶家住的闷,就让你在王府住几天,好散散心。”叶少敏借机会卖了一个人情。

“我才不住这里,我一会儿回楚府。”楚蔓珺也不再耍小孩子脾气,“姐姐,我还有些事,等有时间再来陪你。”

“这?”叶少敏回头看了看廉亲王。

其实楚蔓珺知道,叶少敏回叶家的主意肯定是廉亲王出的,她一个侧妃,又没有什么地位。这样兴师动众的把自己接到廉亲王府,廉亲王一定是特意交代过她的。

“王爷疼姐姐,我是知道的。等过几天,我一定来陪姐姐。”楚蔓珺安慰着叶少敏,眼睛却一直看着廉亲王。

廉亲王也看出来楚蔓珺的聪明之处,慢悠悠的一边品茶一边说,“少敏,过几天,再接蔓珺来小住,现在,她不是回了叶府吗,知道你两人姐妹情深,有的是时间,以后再一起的机会还有很多。”

“好吧。”叶少敏马上笑着回答。

可怜的女人,还要借着自己的妹妹留住男人的心,真可怜。楚蔓珺心里叹息,脸上还要装出很高兴的样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216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