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我体内有黑洞 第124章_公报私仇

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非常看重尊师重道,凡是不敬师长者,几乎跟谋逆父母没区别,不为书院、宗门所容,很难拜到师父。

可见这顾梨君心思何等歹毒。

“什么不敬师长,我是教导了唐锋一年的夫子,我怎么不知道他不敬师长。”云婳冷哼一声,“皇甫钟的外甥沐临川暗害唐锋失败,修为被废,你们这分明是公报私仇。”

“你说的是皇甫钟,与我顾梨君何干。”

“我是瑶光分院的太上大长老曲姝月,唐锋在瑶光分院期间,向来是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这‘不敬师长’之说,简直是无稽之谈。”

张猛道:“唐锋与这位顾大接引人也就在来春回林的路上接触过十天时间,这十天里他们两人只说过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唐锋询问有关考核的事,结果这位顾大接引人,一开口就骂蠢货……”

“你说谎,明明是唐锋骂我蠢货。”顾梨君装成十分气愤的模样。

唐锋道:“你确定我骂过你蠢货,你没撒谎吗?”

顾梨君信誓旦旦的道:“非常确定,我顾梨君身为老师,一向注重品德修养,严以律己,从不撒谎。”

唐锋取下头上的木簪,那木簪一端是猫形的,他笑笑道:“闲来无事时,制作了这只影像猫傀,没想到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他一挥手,那影像猫傀的双眼中,冒出明亮的光芒,形成一面光幕。

光幕中出现影像,很快就到了,唐锋一行人登上巨焰雕傀,跟顾梨君对话的那一幕。

所有人清清楚楚的看到顾梨君言语刻薄,出口就骂唐锋蠢货。

顾梨君脸色变得铁青,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你不是注重品德修养?”

“你不是严以律己?”

“你不是从不撒谎吗?”

唐锋问一句,就大步向前一步,逼的顾梨君接连后退,最后大声一喝:“告诉我,这又算什么?”

顾梨君只觉唐锋一个又一个耳光,狠狠地抽来,抽的她哑口无言,抽的她脸蛋火辣辣的烫。

“就你还老师,拜托,请别侮辱了老师这个高贵的职业。敬人者人恒敬之,辱人者人恒辱之。像你这种公报私仇、满口谎言的垃圾、败类,也配让人尊敬。

你不是污蔑我骂你蠢货吗,竖起耳朵听好了,你……顾梨君就是一个蠢货,蠢货……”唐锋冷冷地瞪着顾梨君,“顾蠢货,听到了吗,我在骂你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你呢,这下你可以用这个作为证据,给我扣上‘不敬师长’的罪名了。”

顾梨君气的胸脯起伏,一口逆血直冲喉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被一个学子骂垃圾、败类、蠢货,可她能将不敬师长的罪名,扣在唐锋头上吗。

答案是不能。

她撒谎污蔑唐锋的行为,在所有人看来,已不配为师长。

既然不是师长,唐锋怎么骂都没问题。

“就算不敬师长是污蔑你,但你嚣张跋扈绝对是事实。”顾梨君满是不甘的反击,“别的不说,在我刚来城中心的路上,凡是提到唐锋的学子,无不怨气冲天、恨意满满,可见你多嚣张,才如此不得人心。”

众人满脸怪异之色。

高个老者道:“顾梨君,你有所不知,那些学子有这种情绪,是因为……”

顾梨君打断高个老者的话,道:“原因不重要,我只看结果。”

“你还接引人呢,就你这德性,配做接引人吗。”高个老者一下子怒了,“你以为你是谁呀,还不看原因,不看原因如何明辨是非,这是一个师者应有的素质吗。”

顾梨君被训斥的脸火辣辣烫,却不敢还言,毕竟对方可是灵王级高手,不是她能得罪的。

“唐锋用了短短一个月,就把春秋六式修到了第三式,他大量吞吸生命光点,为此揍过一批挑衅的人,还有很多人因为他吸收到的生命光点锐减,这才引来了那些人的仇视。就因为这事,你说他嚣张跋扈,说得过去吗?”高个老者喝问。

顾梨君脸露震惊之色,之前唐锋演练了第二式后,她就转过了身,是因为她认为唐锋只修到第二式。

却没想到唐锋修成了第三式,难怪众人的目光如此奇怪,难怪监察使如此力挺他。

她可以随便找一个理由,把任何一个修到春秋六式第二式的人,发回原分院。

就算那些监察使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却无法将一个修到第三式的妖孽发回原分院,因为他已经优秀到凭接引人的权力无法压制的地步。

这一次唐锋自己没出手,便让她一败涂地。

看着周围那些人嘲弄的笑容,顾梨君感觉自己像一个小丑一样,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高个老者质问道:“顾梨君,你列举的两个理由全不成立,说你不是与皇甫钟沆瀣一气,公报私仇,你觉得本监察使相信吗?”

“顾师妹,我知道你同情我外甥的悲惨遭遇,但你不该这么做的,都是我连累了你。”皇甫钟立马给顾梨君找台阶下。

顾梨君聪慧道:“赵监察使,我也是鬼迷心窍了,以后保证不敢了。”

“这才对嘛,一个修成春秋六式第三式的妖孽,若被发回原分院,那这考核不成笑话了。”高个老者道。

“以后不敢了,就可以揭过此事吗。”唐锋冷笑起来,“照这样子,是不是以后有接引使污蔑学子,就算被发现了,轻飘飘的来上一句‘我鬼迷心窍了’,就算完了。”

顾梨君冷冷道:“你老师没教你吗,做人应该包容大气,这样锱铢必较,显得太小家子气,一点都不男人。”

“如果所谓的包容大气,是对你这种垃圾、蠢货一二再而三的挑衅,视若无睹,那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包容大气。”

顾梨君今日丢大了面子,又见唐锋如此咄咄逼人,念头一转,道:“你不是要我受惩罚吗,好,我将修为压到下位地君层次,咱们比一比,看谁用春秋六式修成的化劲更厉害。

倘若你赢了,我就辞去接引人的职位,否则你便退出春秋书院,如何?”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114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