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大佬好可怕 第154章_吾以鲜血引无忧

在他的话音当中,呈现干裂,沧桑,嘶哑,让人看到他的年纪与声音,判若两人。

书灵轻微摇头,他也没有来过生命禁区,究竟是一副什么样子。

“无忧草,应该就在这天地当中吧!”白池现在的样子极为虚弱。

只是他不得不继续抓紧时间,否则的话,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怕都不知道。

白池一时间也是有所不解的说出这一句话,站在一侧的书灵紧接着便是摇头。

“你可知道,这里埋葬的圣人,为何要将无忧草叫做祸乱之根吗?”

书灵确实不知道无忧草在什么地方,可是他知道无忧草在这里人当中的地位。

一时间都是问了这一句话,白池确实有些把不准了,轻微摇了两下头。

便是听到书灵接着上来便是说道:“因为都想要离开,而只有一株无忧草。

然而他们却没有那个实力见到真容,最后,此刻就变为了他们的埋骨之地。”

听到这话后,白池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只听书灵接着说道:“你还是比较幸运的。”

“最少你能够走到现在这个地方,然而那些人,走不到这里便死了。”

书灵突然而来的一句话,确实让的白池有些欣慰的脸上呈现出一副微笑。

轻微点了一下头,接着便是说道:“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知道无忧草在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白池是真的已经陷入了绝望当中,他的寿元,满打满算不足十日。

死亡,正在一步步朝着他靠拢着,那股死亡的气息,也在他的身边不断挥舞。

白池爬在水镜一侧,看着自己那变的及其沧桑的脸,表情上都是出现了一抹苦笑。

“变化很大吧!”书灵上来也都是问了一句,白池不知可否的笑了一声。

一时间也是一句话都不多说,紧接着又是摇了一下头说道:“或许可以赌一把。”

“你打算要做什么,别做傻事儿。”书名明明知道,白池离大限之日不远。

怕是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死去,可现在既然还好在这里劝慰白池不要做傻事儿。

就见到白池轻微摇头,以是报了必死的决心,就连玲珑剑都直接冲了出来。

“陪我赌一回如何?”白池有些不知究竟要说什么,看着玲珑剑便是说着。

只见玲珑剑上剑光四射,白池苍白的面色当中呈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今日,吾以鲜血引无忧。”白池说着话,瞬间就用玲珑剑直接将自己的胳膊划破。

“不要……”眼看玲珑剑已经从手腕上划过,一侧的书灵连忙叫了一声。

如今白池的身体已经遭到了巨大的损坏,根本不支持他再这么继续闹下去。

而白池从来都是那么任性,旋即鲜血直接从手腕当中迸射出来。

本就虚弱的白池,那个时候,双眸当中更是毫无血色,甚至开始暗淡下来。

对如今的白池来说,血液就是他的生命来源,没有鲜血,他只会一点一点死去。

见到眼前这种情况,就连的白池自己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本来还站在那里的他。

身体不听使唤的朝下蜷着,双目在那个时候也直接闭上,嘴角中那个时候也是吐出。

“好冷,真的好冷。”在身体残破下,敢这么做的,怕这世界上也就只有白池一人。

河水,因为喝了白池的血液,变成了一条血河,百草树木,呈现出一股血红装。

就连生灵都是愤怒的咆哮着,他们这是在为白池闹不平,见到这种情况。

就连书灵都是倒吸起一口气来,一副万万没有想到的样子。

翠色的绿叶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水滴,那水滴虽风,滑落到白池嘴角上。

“是无忧草汁,不会有错了。”书灵大为真经,这种情况,他都没有见到过。

无忧草的性情,想来高傲,如今舍得呈现出一条汁液已经算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一时间就连的白池都是呵呵笑了一声,那个时候也是一副虚弱的样子。

无忧草汁液也仅仅只能够延缓他身上的伤势,除非是得到整株无忧草。

就在这个时候,便见到无忧草缓缓朝着白池这边怕过来,那一株长根明显可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白池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书灵。

便是听到无忧草上来便是开口说道:“小子,是你无忧爷爷救了你,你问那老小儿作甚。”

“是你?”白池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书灵,很快便见到书灵点头。

“我不单单可以救你,我也可以帮你这一副残躯给恢复了。”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白池很早就明白了,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这件事情。

“你把我带出生命禁区。”无忧草淡淡的说着,他在这里空虚度日的时间真的是太长了。

他也不想要一只都在这个地方呆着,他也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上一次要闯生命禁区的那些人,死的也都差不多了。

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一个能够走到他面前的,他自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

“可以。”白池也是二话不说,便点了头,听到这话后,无忧草也是轻微点头。

“取我一片枝叶下来,足够你恢复这一副残破之体了。”无忧草淡淡的说着。

听到这话后,白池也是轻微点头,疼的无忧草连连直叫。

“你小子,要害死你爷爷吗?都不知道轻一点。”无忧草上来便是说着。

听到这话的白池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直接用玲珑剑恍了两下。

“你……你小子要干什么。”无忧草突然有些发慌的说出这一句话来。

“干什么,你一声一个爷爷,是不是自己很爽呀!”白池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自己是恢复了一些是没有错,可那恢复的还不够他施展的。

一直被压抑着,白池终于有一天,能够释放一下了。

“等等等,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好好说话。”无忧草怕这利剑伤了他的根。

不然也不会从一个爷爷姿态,直接变成一个孙子了。

见到这样的无忧草,白池才是轻微点了一下头。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5/113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