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盐汁有李 重生

离婚的过程比想象中更简单,带上结婚证书和身份证,确认自愿离婚,盖个章,就完事了

严之注意到,办理离婚的工作人员年龄普遍偏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轻职工经历多这样的场景,婚恋观容易受到影响。

比起右边那对直到换完证还在喋喋不休唠叨对方的中年前夫妻,和左边一边抹眼泪一边对男方恶言相向的年轻女子,言之和谢子江这一对显得和谐许多

他们本着好聚好散的原则,安静而有礼貌,拿过证的时候还非常绅士的确认是否拿错,向工作人员道了声谢谢,依次离场

走出民政局大门那一刻,看着谢子江脸上的波澜不惊,严之的心底忽然酸涩无比,想流出一滴眼泪来纪念这场8年的婚姻,却发现,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跟他一样冷淡麻木,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热情如火张牙舞爪任何小事都会大惊小怪的姑娘

谢子江问,去哪

严之答,回家。

说罢觉得有些不妥,补充道,回宾汉路那个房子。那是他们曾经的家。

是啊,昔日爱侣一拍两散,哪里还有家。

两个人一阵沉默,谢子江说,那我去上班了

严之立刻说,好。

仿佛两个人都不愿意也再也无法忍受这份尴尬的疏离

再见。严之对他说。在心里,也对自己说。

目送他的车开走,她掏出手机,微信、短信、电话一片平静

没有人知道她离婚的消息

她点开微信,搜索“中介”,弹出曾经她买房时负责她们房子的工作人员

她说:你好,沁园小区3号楼**您还记得吗,满五不唯一,想卖掉,能卖多少钱大概?

“严姐啊,你那房子准备卖掉啦?最近出手的人不少,小区同户型大概挂***,你家装修好,应该能多挂点”

“好的,帮我挂上吧”。

手机放回包中,她在街上踟蹰了一会,想打个车,怕堵车,想坐地铁人一定很多,走回去大概要一个半小时。她忽然觉得特别的无助,自己一向不是这种犹豫不决的性格,是因为今天遇到事情心情不好吗?

心情不好,呵。

太阳越来越大,严之走进路边的地铁站,坐上了跟家相反方向的地铁。出城方向人少清净,她坐在那,思绪万千:

10年前。

因为学校合作的军训基地整修,马上升大二的严之才刚迎来自己的“新生军训”。

凌晨4点,几十辆公交车载着F大所有的大一学生来到了郊区的军训基地。

车停了,严之跟着同宿舍的小姐妹们一起迷迷糊糊的扛着行李下车。天刚蒙蒙亮,正是平时睡得最香的时候,严之的困意呼之欲出,无奈昨晚装行李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还要自己搬上搬下,装了很多很多的日用品,她艰难的挪着步子往下走。

忽然她脚底一滑,重心一歪,整个人跌下车去。她心想,坏了,毁容了,脸就撞到了一堵肉墙,把对方结结实实的撞倒了。

一阵惨叫来自严之和她的室友们,等严之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只有左手支撑地面的时候有轻微擦伤其他地方都没事,好神奇!!

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下压着一个人,穿着迷彩服,眉头紧锁,紧咬嘴唇,严之不顾自己不雅的姿势瞥了一眼脸:黝黑皮肤,板寸,帅!

于是新生军训第一天,严之就在整个基地火了,大家都知道有个女学生把教官大队长“搞残了”。

地铁里忽然传来提示,已经到达终点,严之赶紧起身下车,到了站台才注意到,她竟然来到了当年军训基地所在的那个区,虽然距离基地还有十几公里,在偌大的京城已经算是距离很近。

川北区**军事基地,那是她跟谢子江相识的地方,相隔10年,军训结束后她再也没有去过。

走出地铁站,外面明晃晃的大太阳照的她眼睛睁不开,她脱下外套塞进包里,坐在路边发呆。她觉得自己失败极了,马上30岁,谈过一场恋爱,早早的进入婚姻,吃穿不愁,在谢子江的保护下当一只不思进取的米虫,近两年因为兴趣,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佛系更新全看心情,从来不买金主们的帐,收入非常微薄且不稳定。

是谁给她的勇气离婚的?

因为觉得生活太平淡激情不再不是她想象中的婚姻生活?

因为想要个孩子尝试两年都没有灰心丧气觉得自己没有价值?

因为跟谢子江渐行渐远觉得他再也无法理解自己的想法与偏执?

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不到三分钟从艳阳高照到倾盆大雨,严之被这场毫无预告的大雨砸了一脸,身上也瞬间湿透。

淋了雨的白色T恤尴尬的透出内衣的颜色,没化妆,倒是没有晕妆的烦恼,化学防晒霜顺着雨水进到眼睛里又刺又痛。

今天的包是整块小羊皮切割品,怕雨;阿玛尼的手表也只能防生活用水,不确定这样的雨水能否经受住。

她在狼狈间想到这些,更觉得自己失败至极,索性抱着包,在路边嚎啕大哭。

“姐?你还好吗?”

这么大的雨居然有人来关心自己,严之觉得心里一暖,也没计较对方为什么叫自己姐,抬起头来,看到房屋中介那雪白的衬衫和领子上明晃晃的工作牌。

“姐,这附近有个新楼盘,需要带你去看看吗,顺便躲躲雨,包车包饭。”

严之哭笑不得,一方面觉得中介无处不在连她这样一个落魄的路人都不放过;另一方面觉得包车包饭的说辞实在有趣,真买房的人不会冲着车饭而去,感觉他是真的挺同情自己了。

“不用了,谢谢”。严之回了个尽量真诚的微笑,“要不您给我个宣传单我看一下,感兴趣的话跟您联系。”

“好的好的”!中介小伙子很高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裹着关于这个楼盘的介绍,拿了两张递给她。

严之赶紧收起来,雨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大,但依然在下着,临近中午了,已经避开了早高峰人最多的时候,该回去了。

严之站起身,又回到了地铁站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4/215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