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溪亦如昔 第20章 二十_颉卌的小说

“鹰哥,你说李云林这次居然那么轻易的就把这批货给我们,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计谋?据我所知,他从来都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老幺在鹰哥的身边说道,“我们是不是派人暗中调查一下,以防有诈。”“老幺,据我所了解的李云林的为人,他不会这样做的,不过这次连我也感到诧异,他怎么会轻易的答应我的要求,按理说我只是顺手帮了他一个小忙,他怎么会舍得如此大手笔的答谢。算了,等那批货到手后再说吧。对了,刘孜亦被李云林藏在哪里了?你打听到了没有?这次我虽然没有要他的性命,那是因为李云林的那批货。”鹰哥说道,“这次李云林放出刘孜亦假死的信息,不知道是何用意,我答应把刘孜亦交给他,也不知是对还是错。”“鹰哥放心好了,我们的人随时都在监视着李云林的人,我相信不久后就会有刘孜亦的消息的。当初李云林和绪锦假走以混淆我们的视听,现在又以那批货为条件换取刘孜亦,不知道李云林和绪锦打的是什么算盘,我们是应该小心一点儿。”老幺说道,“鹰哥,当初李云林和绪锦假走,我猜是因为李溪泽。他们可能是想看看李溪泽是否有能力担当李氏集团的重任,如果不能就回来处理摊子,如果能的话,他们就放心的把李氏集团交给李溪泽打理。不过谁知道后来出来个刘孜亦,把他们的算盘给打乱了。对了,鹰哥,李云林和绪锦已经知道李溪泽喜欢刘孜亦,所以才放出这假死的消息以了断李溪泽的念想,你说李云林可能让李家无后么,还有,目前社会舆论犹如利刃,如果让媒体知道这么一个新闻,那么李氏集团的业绩可能会有下滑的现象。”“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对了,刘孜亦的亲身父母你去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到,当初我一看见刘孜亦,就觉得他特像一个人,只是还不确定而已,后来李云林来谈判,我也就无心注意过他了,现在你给我去查查。如果真如我所判断的那样,那么刘孜亦就留不得,我还得想办法解决这个祸害。”鹰哥说道,“还有,注意一下,李云林答应给我们的那批货今天下午就会到,你注意一点儿,不要搞砸了。”“是,我知道了,鹰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我就先去安排接货的事情了。”“恩,你去吧。”“是。”老幺走出了房间,老幺走后,鹰哥坐在椅子上思忖良久,然后疲倦袭来,鹰哥用手撑着下颚在椅子上假寐了起来,朦朦胧胧中鹰哥似乎听见了那种声音,然后猛然的从梦中惊醒,冷汗沿着鬓角而下,鹰哥惊魂未定。是了,每天都受噩梦困扰,是那个人的眼神,是那个人熟悉的眼神,每天扰的自己不得安宁,自从十几年前自己那一刀下去的时候,他的那个眼神自己从未忘记过,每天在梦中都会梦到那种幽怨冷冽的眼神,直射人的心里,好可怕。想到这里,鹰哥心里烦躁起来,然后就想起了一个人来,再然后叫来了老幺,老幺急匆匆的赶来,“鹰哥是有什么吩咐么?”“货到了么?”“到了,我刚才正在验收,我来的时候还没有验收完。”“让其他人去验收,我需要你去做另外的事情。”“鹰哥有事儿请吩咐。”“这是刘孜亦父母的地址,你去这里,把关于刘孜亦的一切都调查到,如果他们不告诉的话,按规矩办事。我们知道不了的,李云林他们也休想知道。”鹰哥说着把一份资料给了老幺。“是,鹰哥,现在就动身么?”“对,现在,越快越好。我猜李云林他们也已经派人去了,你要赶在他们之前到,并且调查完后同样不留活口。”“是。”老幺说完这句话之后,然后退了出去。如果真的是所猜想的那样的话,那么刘孜亦你必须死。鹰哥在心里这样想到。

这天风和日丽,刘孜亦的妈妈心情颇好,准备出门。突然几声敲门声响起,然后刘孜亦的妈妈开了门,开门后看见几个高猛大汉,以刘孜亦妈妈多年看小说的经验来看定不是什么好人,准备果断的关门,门外的那几个猛汉的其中一个在门关紧之前猛地一推,门被推开了,然后刘孜亦的妈妈心里一沉,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至于什么大事儿也不是很清楚。“请问你们找谁?是不是找错人了。”刘孜亦的妈妈问道。“这是刘孜亦的家么?”“不是,刘孜亦家好像实在三楼,这里是五楼,你们弄错了。”刘孜亦的妈妈说道。门外的几个硬汉听到后,互相对视了几眼,然后下了楼,等他们下楼后,刘孜亦的妈妈出来敲响了对面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我说小亦他妈,你有什么事情么?”“有,我进来再说。”然后两个人进去了。刘孜亦妈妈前脚刚进去,后脚那几个猛汉就又回来了,然后猛然撞开了刘孜亦的家门,在房子里找了几圈后,没有看见刘孜亦的妈妈,然后走出了门,敲响了对面的门,“是不是有个女的在你这里?”“什么女的?没有啊,我出去才回来的,这不是刚到家就听见你们的敲门声了,就来开门了···”还未说完,几个硬汉就闯了进来,然后搜了起来。“你们这是私闯民宅,信不信我报警啊。”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被其中来的一人一拳过去,打得趴在了地上,顿时鼻子鲜血直流。“如果不告诉她在哪里,你就等着人给你收尸。”“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怎么说啊,总不能骗你吧。”地上那个妇女说道。几个人在房间里面搜了几遍,见什么都没有搜到,然后就走了。此时房间里面狼藉不堪。见他们出去后中年妇女快速的把门关好反锁,“小亦妈,小亦妈,你在哪里?有没有事儿?”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面,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声音传来。“他们走了么?”“走了,你可以出来了,现在安全了。”“谢谢你啊,我现在得给小亦他爸打个电话,我估计那帮人可能会去找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小亦惹到那帮人什么了,一来就问是不是刘孜亦家,幸好我反应快,躲过了一劫。”“你刚刚是躲在哪里,他们找的那么仔细都没有找到你。”“我刚刚躲在阳台旁边的那个窗户外,还好我不是很重,不然爬都爬不过去。借你手机用一下,我得给小亦他爸打个电话。”“诺,给你。”说完就递给了刘孜亦妈妈一个手机。刘孜亦的妈妈刚拿起手机,准备拨打电话,与此同时门突然响了起来,然后门被撞开了,刚刚离去的那几个硬汉破门而入。

“鹰哥,我已经查清楚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传至鹰哥的耳边,“刘孜亦的妈妈在我们的手上,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他的爸爸呢?”“出差了,还没有回来。”“你先在那里不要动,不要打草惊蛇。等他爸爸回来后一起解决了。”“鹰哥,我们真的要?”“老幺,你是知道我的,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你制造一场意外,让他们两个死在意外中。”“是,我知道了。”然后电话中止。鹰哥躺在躺椅上,微闭着眼睛,脸上波澜不惊,像夕阳的黄昏那样安静平和。征战道上多年,似乎养成了鹰哥一种习惯,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今晚他也能安详的睡。一个如此狠毒冷绝的人,究竟什么才是他的弱点,究竟什么才能让他不安,究竟什么才是他在乎的。

“云林,不好了,我们的人到的时候,刘孜亦的家已经被人翻过,而且他的妈妈也不见了。”绪锦进门后对李云林说道,“肯定是鹰哥的人先我们一步到了那里,然后带走了刘孜亦的妈妈,还有,他的爸爸出差了,过几天才能回来,我估计现在鹰哥的人正瞄住刘孜亦的爸爸,说不定在等刘孜亦的爸爸回来,好动手。”“鹰哥应该是猜到了我们会派人去,所以先我们一步去了,绪锦,你派人去刘孜亦爸爸的出差地点。一看见刘孜亦的爸爸,就请他过来,无论如何都要请他过来,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保证他来这里。”李云林说道。“好,我现在就叫人去,不过,我们能想到的鹰哥应该也能想到,不知道我们的人去的时候,刘孜亦的爸爸还在不在。”绪锦担忧的说道。“绪锦,以鹰哥的为人来推断,他不会那么打草惊蛇,不会找到刘孜亦爸爸出差的地方。”李云林说道,“只是别让刘孜亦的爸爸回到家就有机会带他回来。”李云林说完后绪锦打了个电话吩咐人去了刘孜亦爸爸出差的地方,挂断电话后,绪锦说道:“不知道刘孜亦的妈妈怎么样了。”“绪锦,你我都知道鹰哥,如果得到了他需要的东西,他都是会斩草除根的,刘孜亦的妈妈凶多吉少。”“是啊,不知道鹰哥怎会如此的残忍,记得以前在鹰帮的时候,他还是很与人为善的。可是后来却慢慢的变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从十年前银君死后,他似乎变得更加残忍狂暴了。”绪锦回忆道,“鹰哥小时候是会笑的,也善良,怎么现在成了这样。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云林,我发现一个特点,小时候鹰哥笑的时候都是当着银君才笑的,其余时间似乎并不怎么笑。小时候也爱粘着银君。还有,小时候他聪慧异常,赵礼就是看中了他这点才收他为干儿子的。银君因为他这点儿,也异常的爱护他。”“绪锦,那鹰哥是从什么时候不爱笑了的。”“这个,具体的也不知道。对了,长大后,银君和你相识后,就整天和你在一起,他的笑容似乎就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可能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他吧,我也不知道。”“绪锦,鹰哥如果褪掉包袱的话,他可能会和我们成为朋友的,可是他背的包袱太重了,谁都无法改变他。”李云林缓缓地说道,“对了,有查到小泽的消息么?”“云林,那天我们正在谈话的当口,小梁不是打电话来说发现一个疑似小泽的人住在一个店子里面么,后来小梁去查了一下,不是。现在小梁正在追查中,如果有情况的话,他会给我们打电话的。”“恩,我知道。绪锦,我不能让小泽重复我和银君的后路,我不能这样做。”“云林,你不是这样过来的么,难道还不了解小泽的心情么。”“绪锦,就是因为我是过来人才不想他重复我们的路,他需要正常的生活。我知道那个刘孜亦聪慧讨人喜爱,可是,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成全他们。”李云林说道,“当年真不该送小泽去村里,应该直接送他去国外的,难道这是小泽的劫么。”“云林,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不管相不相信都是要经历的,只是希望这个劫是福不是祸。”绪锦说道。

“鹰哥,我们的人查到刘孜亦的爸爸早已经出差完了,按理说早就应该回到公司的,可是都过了一个星期了,居然还没有回来,我猜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老幺在电话里对着鹰哥说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意外?我看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好了,你不用再呆在那里了,回来吧。把那个女的带回来,目前她还有利用价值,留着她。”鹰哥说道。“是。我们马上就回来了。”老幺说完这句后,鹰哥挂了电话,“李云林,你处处和我作对,当真以为我是不敢动你么,要不是因为他,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了。真后悔当年答应他的请求。”鹰哥望着前方缓缓地说道,“我遇上了人生中一个永远也无法打开的劫,真是可悲。”

“帮主,你要的人我们带回来了,现在正在车上。”“好,我马上下来。”于是李云林与绪锦下了楼,然后进车看刘孜亦的爸爸,可是刘孜亦的爸爸正在昏迷的状态。“他怎么了?为什么会昏迷不醒?”旁边的几人听到后先是默默的不敢言语,后来迫于绪锦的威严,其中一人才说道,“帮主,他不接受我们的邀请,于是,我们只有采取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了,将他打晕了带回来的,哪知下手时一不小心重了点儿,所以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不过帮主放心,他只是昏迷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伤。”“好了,你们先把他送到我家,会有人接他的。”李云林对他们说道。“是。”然后那几个人上车扬长而去。车开走后,绪锦和李云林进了公司的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

“鹰哥,我们的人看到,绪锦的人带回来一个人,据判断应该是刘孜亦的爸爸。”旁边一人向鹰哥汇报道。“我知道了,对了,老幺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今天晚上就能到。”“他回来后让他立刻来见我。”“是。”“好了,你下去吧,我要歇会儿。”然后那人轻手轻脚的走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4/215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