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互撩指南:恋爱高手开课啦! 失物招领

时间又过了四天,自那封信寄出去收到一条关于她的空间访问之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这些天我非常焦灼,在幻想和现实之间游离。

我如今还不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也许她根本就没真心对待过这段感情,所以才会走的这么果断,尽管我怎样卑微的挽留。

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天,我想着再给她写封信吧。给自己制造一些期待,这样生活会好过点。

见字如晤:

给你写的信第一封信你应该收到了吧。

……

(很长一封,内容已忘。)

写完,又认真的重新再抄一遍,装进信封封好,落款。

看了一下书架,选中了台湾女作家三毛写的小说《万水千山又遍》,把写好信夹进去,想着等星期三再和上次一样寄给她。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三毛写的这本《万水千山走遍》,因为我记得她说过她喜欢看关于地理方面的杂志;而三毛这本书写的是她游历一些国家、地区时感受到的风土人情和途经发生的一些故事。

令我感触特别深的是三毛途经厄瓜多尔时写的《今生》。看得认真,很是感动,竟不觉悄悄落泪。

我到处打听她的消息,偷偷的关注着她的生活;偷偷的,不敢留任何痕迹,生怕她有所察觉,然后彻底消失了。

晚上,垒林发来一个视频。我点开看,是一段吉他弹唱,邓紫棋的歌《来自天堂的魔鬼》。

“我想学这个。”她又发来消息说。

“可以,我了看一下,应该不难,明天教你。”

“好。”

就只是副歌部分,我点开又看了一遍,只用到了四个简单的和弦。

五月份的最后一个周一;和往日一样,很平常的一天。人们并没有察觉这是五月份的最后一个周一而显得格外珍重。

就像我那晚并不知道那是见王思琪的最后一面而好好跟她道别,我甚至连头也不回,所以如今才会特别悔恨。

下午上完课就吃饭去了,等下和垒林约好了到操场练吉他。

吃完饭回到寝室,坐了一会垒林发来消息:

“吃饭没?”

“嗯,吃了,刚回到宿舍。”

“那走了呗,去早点,可以多练会。”

我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刚过。

“行,那出来吧。”

学期已经过了一大半,自习室里的人一天一天逐渐也多了起来,都在准备着期末考。

而我就每天都是这样得过且过,马马虎虎应付着乏味的生活。很少微笑,也不再偷偷哭泣。

“上次教你的和弦练得怎么样啦?”一起走去操场的路上,我问她。

“都会了,但还是转换不过来。”

“一开始练都这样的,慢慢来,再练一段时间,手指长记忆了就换得快了。”

午后,风很温柔,徐徐吹来,整日的暑气早已消散。

“就坐这里吧。”我们找了块空地坐下。

“昨天我练了一下你给我发的那首歌,不算很难。”看着她从包里拿出吉他我说。

“那太好了,我宿友这些天就看着我练按和弦,问我怎么不唱啊,我真的无语。”

我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觉得特搞笑,但憋着没笑出来。

“我先给你示范弹一遍吧。”看她已经拿出吉他了,我说。

“好。”她作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看着。

“嗳,怎么唱来着?”我停顿了一下。

“夜里造了美丽的噩梦……”她哼了一下旋律。

“可以,你接着唱,我弹吉他配合你。”我看着她说。

“我就直接唱吗?还是你先弹我再唱?”她也看着我问。

“嗯,你就直接唱,我配合你就行了。”

“哦,那我唱了。”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小声哼了起来。

我变换和弦,拨动着琴弦配合她。我也哼唱起来,一开始因为害羞放不开的她也逐渐大声唱了起来。

夜里造了美丽的噩梦

想清醒我却抵不过心动

梦里你是无底的黑洞

我无力抗拒失重

……

亲爱的你是危险的迷宫

我找不到出口

“哇,就是这个感觉,不过感觉好难。”唱完她有点激动地说。

“不算很难,就是简单的Em和弦、D和弦、C和弦还有G和弦;四个和弦来回换就可以了。”我一边讲一边一个和弦一个和弦的给她示范按着。

“这四个和弦这几天我都有练,不过感觉还是转换不过来。”

“没事,一开始练都这样的。”我鼓励她说。

“那右边的节奏型呢,感觉有点复杂。”她抱着自己的吉他开始比划起来。

“右手的话有点加花,就多了个拍弦,你也可以直接拨根音的,就是旋律没那么好听而已。”我把加花去掉,换成拔根音给她示范了一下。

“这样真的也可以耶,那就先学简单些的吧。”她笑着说。

“对啊,右手的话可以用很多种方式弹的,节拍一样就行。”

“这样哟,好厉害。”然后她开始自己练了起来,遇到问题时就抬头问问我。

她练的很认真,就是和弦转换时要停顿一小会,所以在那断断续续的唱着。我在一旁看着,练着最近学的指弹。

“我想录回去给我舍友听,你可以弹给我唱吗。”她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嗯,行,那你准备,然后数三个数直接开唱,我配合你。”听说是要录给她舍友听的,我认真了起来。

“好没?要开始了!”她打开手机录音。

“嗯。”我按着Em和弦准备着?

“3、2、1夜里……”

录完打开听了一下,她不是很满意。

“还行,要不再录一遍?”她点击保存抬头问我。

“嗯,那再来一遍。”

接着又录了一遍,也是打开听了一下。

“嗯,可以,好听。”她很满意的说。

“天黑了,看不见了,回去吧。”

“嗯,走吧,蚊子有点多。”

操场晚上一般都不开灯,所以七点多太阳落山后就只能回去了。

“暑假有什么计划吗?”回去的路上她问我。

“我可能不回去,我舍友他们说一起上昆明找兼职做。”我回答她说。

“挺好,我也想着暑假找兼职做呢。”

“也在昆明吗?”我问她。

“可能去丽江吧,有个朋友在那。”

“丽江,真好,我一开始报志愿的时候也报丽江来着,来云南最想去的地方就是丽江。”我有点羡慕地说。

“那你暑假的时候就去丽江找兼职呗。”

“嗯,到时候再说吧,暑假去哪也还不确定呢。”我简单的回答她。

她住十三栋,我们还算同路,所以就一起走回来了。

周二,我就只有一节课,但今天学校的告白墙是我值班。下完课往往都会

先去吃饭,然后回到寝室里登告白墙帮人家发帖子。

那天晚上特意发了一个话题:

以后还会再爱,只是不能再爱那一个了;所以后来我喜欢的人都有你的模样。小伙伴们,是不是当一个人想要走的时候,再多的挽留也是多余的?

热度很高,下方也有很多人评论。我默默地一条一条翻看,看完后感到非常失望,慢慢开始想着放弃了。

还是没有关于王思琪的一点消息,也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周三,满课,和平时一样正常去上课。不管上什么课都会坐第一排,不过也只是马马虎虎的听课。

三四节快下课的时候看到告白墙上发了一条失物招领的帖子。是一本书,好眼熟,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点开看:

墙墙,今天在1208教室捡到一本书,里面有一封书信,失主请在下方评论,我联系你。

下面附有一张照片,书本正是太宰治写的小说《人间失格》,只是贴在封面写有的工工整整王思琪三个字的便签不见了。

自第一封信寄出去到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我还想着下午的时候再寄出第二封信呢,没想到第一封信有消息了。

我始终相信她已经收到我给她写的第一封信了,但至于今天这条失物招领我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可能是她给我的回信,我心里这样想着,突然情绪高涨,再也坐不住了。

我想着要赶紧拿到书才行,只要拿到书这一切就能弄明白了。

我没在评论区评论,索性登上告白墙寻找捡到者。因为是刚投的稿,所以很轻易就找到了。

点开主页,复制了号码,切换账号,给他发了好友验证消息。没一会他就同意了。

“同学,那本书是我的,可以还给我吗?”我立刻给他发消息。

“嗯,你找个时间我拿给你嘛。”他很快回复着。

“这样太麻烦你了,你住几栋呢?我等下下课去找你拿嘛。”

“十四栋一一零室”

“行,我就住十五栋。”

“那行,我十二点半之前我都会在宿舍,那之后我可能要出去了。”

“好,谢谢了!”

“没事。”

因为下午满课,所以下课就想着先去食堂吃饭。刚下课,食堂会特别挤,人很多,要先把座位占了,以免等下打完饭没有座。

偌大的高校就只有两个食堂,几千口人一下课就都挤在这两个地方。没办法,在这里生活也快两年了,慢慢的也开始习惯了。

我们总是四个人,一起去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去占座吃饭然后再一起回宿舍。

我简单对付几口,等他们吃完,然后一起回宿舍。

“你们先上去吧,我去十四栋拿个东西。”刚到宿舍楼我让他们先回去。

“好,那我们先上去了。”张棋说,没问我要去拿什么。

我给他发了条消息:

“你现在宿舍吗?”

“我刚出来要去食堂吃饭,我舍友应该在,你敲门,然后说来拿书就行了,我和他打过招呼了。”你很快的回复。

“好,谢谢了。”

“不客气。”

一一零,我顺着门牌号找去,很快就找到了。

轻轻地敲了两下门,没一会门打开。

“你好,我是来拿书的。”

“他说在书架放着,你自己去找吧。”他指着门口旁边的书架说。

我走过去,书就放在桌子上。

“嗯,拿到了,打扰了。”我说。

“没事,出去把门带上。”

我走出来,轻轻关上门。

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书拿回来了,谢谢哈。”

“没事,客气了。”

走回宿舍,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书,拿出里面的信封。

信封还是我寄出去的那个,但是封口已经撕开了。我拿出里面的信,也是我那天装进去的,看过了,但没留下什么痕迹。

信看过了,我翻找着书本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但只看到我那天贴在封面的便签,再也没别的什么东西了。

我心情一下子失落到了极点。信撕开看过了,但又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她应该是不肯原谅我,不接受我的挽留。

我还是不肯相信会是这个结果,又给那个捡到者发了一条消息:

“问一下,你是在1208教室捡到的吗?”

“嗯,是的。”他简单的回复着。

“好的,没事了,谢谢。”

“OK”他发来一个OK的手势。

我还想问他书本里还有没有夹着什么东西?信是他打开看的吗?

但最后我忍住了没有问,我知道不该这样质问一个捡到东西会发失物招领寻找失主的好心人。

我若无其事地走回寝室,我怕被路过的人看穿我现在的遭遇,脸上没任何表情,可是心已经死了,应该是死了。

回到宿舍我把那张握在手里的便签撕掉扔进了垃圾桶,想着把那封信拿到厕所里烧了,但我没有,最后还是夹回书本放到了书架上。

看了一眼也放在书架上的那本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拿了下来,翻开拿出了夹在里面的信,失落地看了一眼又夹回去,把书又放回书架上。

算了,就不再如此卑微的挽留了,决定要走的人是挽留不住的。到此为止吧,放不下又能怎么样呢,毕竟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我这样想着。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分手后第一次劝自己说放下。但放下怎会像现在说的这样容易呢,我的很多次挽留都得不到任何回应,但这次最让我痛心。

“伤我最深者往往最得我心。”这句话说得真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4/215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