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水晶球的秘密 第一百二十二章 曙光的秘密_勤静忍

(二)

黑夜的幽光沉溺在欲望的阴影里到底折断了谁的翅膀,卑微的自己和这个美丽又昏黄的世界*在一起渐渐下坠戳伤了谁的梦想,迷失的心灵背负着罪恶的灵魂一次又一次找回了纯洁一次又一次陷入了堕落,破碎的信仰迎着被血腥染上污浊气息的云翳一点一点落入谷底,仿佛一个神秘的预言被黑暗扭曲成死亡的符咒一遍又一遍遭受侵袭。

无边的漆黑色充斥着浓烈的腐臭味覆盖了微微发亮的血红色,在曙光燃起黎明的那一刹那黑夜的暗灰色稍稍收起了朦胧的色彩,淡紫色的烟雾遗落在浅梦里融化成一缕缕残破的幽蓝色,然后在白昼的世界里颠倒位置回归到最初的淡紫色。黎明之王蓝星烨破解了黑暗之王绿珠轩的魔咒将三位君主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而黑暗之王也在一片混沌之中溜出视线闪进了层层的暮霭里。

此时,黎明之王望着三位失魂落魄的君主陷入了无尽的悲痛之中,他不知道在这冰冷的暗夜里为什么杀戮会来得那么迅疾,当一个生命还没有完全绽放出他足够美的一面时却被黑暗的寒光永远地夺去了自己,孤独的尸首躺在孤独的大地上再浸染着孤独的血泊映红了谁的眼眸,那流淌到天边的泪水模糊了银河的雪白色还模糊了谁的魂魄,黑暗的背面是否充斥着黎明的永恒,破灭的梦想是否依旧在心灵的深处闪动,那抹忽明忽暗的信念隐藏在沙漏的缝隙里能否看见希望的踪迹,看见的,看不见的疼痛都会化为一丝光缕沉进土黄色的尘埃里,然后让缄默代替无谓的辩解遗失进滚滚的江河之中。这时,黎明之王命令黎明之国的士兵将三位君主接送到城堡里,并让他们养好伤病再返回到自己的国土上,而他一个人却留守在茫茫的黑夜里看不穿自己的眼睛,就像那个写满忧伤的心灵被未知的尘土划伤了一层又一层……

曙光的尾巴拖在漫长的黑夜里扼杀了谁的妩媚,燃烧着火焰的光辉托起漆黑的翅膀唤醒了谁的伤悲,流淌在天边的银河卸去一身的疲惫不知道又掩饰了谁的虚伪,触摸到的,触摸不到的像冲破死亡的溪水挣扎着,扭曲着振翅高飞。黎明之王蓝星烨守望着寂静的暗夜让惆怅的思绪随风飞,他记得三位君主在黑暗之王绿珠轩的控制下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沉沦,混沌的意识夹杂着飞溅的血雨蒙蔽了还在昏睡中的人们,死亡的阴影划开脆弱的心灵将愚昧分割成两瓣镶嵌进灵魂深处,然而深沉的夜不懂黎明的痛苦,就像柔情的水不懂炽热的火一样充满哀愁,黎明之王就这样在别人的痛苦里陷入痛苦,没有夜莺的啼唱,也没有游鱼的陪伴,有的只是一种苦苦的没有结果的守候,渐渐地,他背转过身去,望向城堡里的那片温暖的金黄色,回到了自己去往荒原与黑暗之国的将士们拼杀的记忆里。

死寂的荒原浸透了黑夜的一抹杀气,将血红色的光焰封印在暗流的污浊里,残破的尸骨抚弄着发黑的血块安然地拼凑着一个又一个无眠的泪珠,就像孤独的灵魂离开□□前回忆起每一次伤寒的孤独。黎明之王蓝星烨带领着黎明之国的将士们和灵兽站在黑漆漆的夜色里,肆虐的狂风吹刮着枯朽的残枝在沙尘里划成一圈又一圈的烟雾,把一个灰褐色的梦搅扰成一个纯白色的梦,然后变成幽蓝色的蝴蝶潜藏进梦魇里,坚硬的石块从沙粒中跳跃而出与血红色的暖潮碰撞在一起擦出一道绚烂的火花,当火花燃烧成火海直到烧着地平线的时候,那颗坚硬的石块才从茫然回归到最初的恬淡。黎明之王依附着滚滚而来的暖潮向着远方眺首,黑压压的敌兵推动着漆黑色的暗流在黑暗的世界里缓慢行走,犹如倾泻而下的天河淹没了原野浇灭了星火。

此时,黎明之国的将士们排列成方阵从两边向中间靠拢,游走在死亡边境的孤魂褪去□□的羁绊也加入了凶残的搏斗中,悠远的长号声和激越的战鼓声掺杂在一起汇成一股强劲的声浪震碎了黑沉沉的幽光,血红色的灵兽从天上落到地面,又从地面窜到天上,仿佛夜空中的极光连接着天地留下一道美的瞬息,黎明之王沐浴在银亮色的曙光里细数着被遗忘到心底的点滴,他记得自己和独孤箭都无法与黑暗之王抗衡的时候,是黎明之王祖先赐予的爱战胜了邪恶,血红色的光柱从天而降深深扎进黑暗的心脏,将原本污秽的浊流浸染成江河的模样静静流淌,而狼狈的黑暗之王受了重伤之后拖着一道残阳消失在破晓前的黑翅膀上。

此时,天空中充溢着的血红色与曾经的血红色一样美到极致,那种浓郁的气息被明朗的霞丹色点缀成一个斑斓的梦境悬在天上开始幻想,流动在温馨里的暖流全都覆盖到心底消融成一片幽蓝色的哀伤,黎明之王已经深深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想象中,他的眼眸中映满了蝴蝶的金翅膀,犹如黎明时分的曙光一样夹带着一层忧伤,他静静地遥望着汹涌而来的暗流,把一个破碎的残梦复原到完整然后与漆黑色的暗夜接壤……

沉沉的暮霭掀翻了压在云翳之下的紫红色,把一片漆黑色的尘埃分割成两块弥补血潮留下的空白,瘦弱的星星孤独地仰望着银河倾泻而下的白光,将一抹淡淡的愁怨飘了过去贴在冷冷的寒窗上,黎明之王蓝星烨打败了黑暗之王的孤魂后依然站在城堡的前面守候着这片安静的夜,冰凉的气息透过他的眸子漾成一种浅浅的忧伤荡进心底融成暖流,就像原本枯竭的泉水遇到了溪流将整个心都交出来似的。

他知道黑暗之王的孤魂还会出现在血红色的世界里,只要那种疯狂的欲望一刻得不到制止,黑暗的力量就永远不会为爱停息,被欲望占领的心灵太可怕了,就像无底的深渊有的只是自己的堕落,当希望的曙光开始向黑夜投来善意的目光时,它选择了拒绝,因为它相信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就像明朗的背面为什么总是充斥着阴暗。这时,黎明之王缓缓地举起了他那根血红色的魔杖,只见一道强大的火焰从大地向天空蔓延,瞬间照亮了这片孤独的不能再孤独的夜,当黑夜的幽光被光焰的灿烂完全吞噬的时候,他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4/215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