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一眼万年之长相思 第9章 三年的涅槃

三年的修行就这么开始了,老者很严厉,有时候一句话说的不对,就罚她半天不吃饭,或者去竹林里站一晚上,听着狼在远处的嚎叫,吓得瑟瑟发抖。老者教她人体各个地方,哪些地方一刀致命,哪些地方不取人性命却能让人痛不欲生……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子衿看透了人体各个地方的功能,那些老者教的知识已经能够倒背如流。

一日,老者带回一只兔子,让子衿空虚的生活变的渐渐充实起来,她会和兔子说话,静静的看着它发呆。可是,事实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一个月后,老者叫她杀了那只兔子,子衿拿着刀的手有些发抖,这让她想起那个血腥的夜晚,凉风习习,老者在前面厉声催促她,子衿闭上眼举起刀,手起刀落,兔子温热的血溅了子衿一脸,子衿手一松,刀就掉在了地上,她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兔子挣扎动弹了几下就没了声息。老者拂袖而去:“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不准对任何东西有感情,忠于主上就是你唯一的感情。”

那一晚子衿都没有回自己房间,在门外坐了一天,一直做到天空微亮,晨曦来临,才颤颤巍巍的走回了房间。脸上的血已经凝固,子衿用井水洗完脸,看着那盆血水,目光却渐渐冰冷。等到再次出门,兔子的尸首早已经没有了,大概被埋了吧,子衿想。午时吃饭桌上竟有少有的肉,子衿也伸出筷子吃了几口,对面老者忽然诡异的笑着看着子衿,咧着嘴角说道:“这只兔子的肉很好吃么?”

子衿听到这句话,脸色忽然变的苍白,顿时觉得胃里翻江蹈海,跑到外面哇的一声全部吐了出来,直到没有什么可吐为止,从此以后,子衿便不再吃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者跟了出来,在子衿后面恶狠狠的说:“这就是敌人,你要吃他们的肉,斩他们的头,只要王爷有命令,你就必须这么做。有了牵绊就有了弱点,一把刀不需要弱点。”

子衿呆坐在地上,听到老者的话,眼睛里微微渗出了泪水,原来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眼泪,只是还没有到要爆发的时候,子衿告诉自己,只许软弱这一次,杀手不需要眼泪,以后不准再哭也不能再哭。也不知流了多久的眼泪,知道再也没有泪水从眼里渗出,子衿回了房,掏出枕头底下的锦囊,明明只有一个字,却永远都看不腻一般,握在手心里,出的汗让本来的墨迹又微微渗了开来。

此后的一天天,一天比一天残酷,子衿温热的眼也一天天冰冷,渐渐看不出任何情绪,师傅说真正的杀手别人永远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永远只有一张脸,眼里要没有起伏,等到你哪天眼里再也没有波澜了,你就成功了。子衿的手也渐渐磨出老茧,拿刀的手却越来越灵快,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了刀光剑影里。老者每月和子衿比一次剑,由原来的完败渐渐变成了胜负难分,老者对子衿的眼光渐渐有了变化。

子衿闲余时间唯一爱做的就是坐在竹林里,听竹叶的沙沙声,听风抚过叶子的声音,经过锻炼,她甚至已经可以听到蛇在落叶见滑行时摩擦树叶发出的声音,因为老者的经常偷袭,子衿渐渐的连做到发呆也很难了,唯一爱好就是穿行在竹林间,用轻功在竹子间来回跳跃,感受风抚过脸颊的轻柔,就像从前母亲的手。

这三年,子衿变的越来越冷漠,看人的目光都凝着一层霜。这三年,子衿也慢慢长大,原本比较青涩的脸渐渐长成了倾国倾城的模样,但是眉宇间的冷漠确实拒人于千里之外,细腻的皮肤却有着和之不相称的手,手上已经被剑磨出老茧。这三年来她唯一不变做的一件事就是看那个锦囊,锦囊的线已经被摸出了细细的毛线,图案是什么都不清楚了,宣纸也变的皱巴巴,可她确实视若珍宝,这是她唯一坚持下去的理由与信念,他在等她。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4/113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