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八零甜妻萌宝宝 第530章_祸兮福所倚

猴面包果鲜食和烤熟了吃全然两种不同的口感。

新鲜吃就像一种奇特的水果,烤熟以后松软得像面包。

徐铁军称它为“树馒头”,也是因为它耐饥。

刚来时,因为没火,只能生啃。有一次,闪电划过,燃着了黑色的礁石,他趁机留了块当火种,之后才天天吃上热食。

徐铁军教孩子们怎么用保存的火种点燃枯枝,怎么把猴面包烤得焦黄、松软。

孩子们第一次接触,新奇得不行,啃着亲手烤熟的“树馒头”,一个个变身好奇宝宝:

“外公,为什么石头会燃烧?”

“外公,为什么树上会长馒头?”

“外公,树馒头好好吃哦!比我妈做的馒头还要好吃!”

“外公,……”

问题多得徐铁军应接不暇,但他一点都不觉得烦,相反,开心又耐心地一一回答。

“想不到这与世隔绝的孤岛,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陆战锋有感而发,“要是这类树能在我们国家种植该多好。想当年行军打仗,缺水死了多少人啊……”

徐随珠回忆当年看过的非洲纪录片,印象里,猴面包树似乎只在干旱地区生长,因此又叫“荒原储水塔”,能存几千公斤乃至更多的水量。岛上雨水这么充沛,雨季一来,连着二十多天都是连绵不绝的雨天,怎还会有这类树种?

“你们不知道,雨季过后,就旱了。”徐铁军答完孩子们的问题,转过头说,“有一年,我记得整整三个多月没下雨。明明海面上空阴云密布、雷电交织,岛上愣是一滴雨没下过,全靠这几棵馒头树……”

众人无语:难怪没什么活物。忽涝忽旱的生存环境,除非逼不得已,否则谁受得了?

早饭过后,陆家二老负责看孩子,小伍、小许负责把树屋里的囤货如数搬上游艇。

其他人,在徐铁军的带领下,进林子采摘椰果、浆果、野菜,此外还捡了两水桶鸟蛋,采集了一些不曾见过的稀奇植物花卉的种子,包括猴面包的树种。

陆大佬不是以孩子妈的名义承包了一座新岛屿吗?带去试试能不能栽种。

陆驰凛尽管也帮着采,但不觉得能种活。

“余浦那一带,比起京都是暖和很多,但和这里比,冬天还是太冷了点,老二你真的要种啊?”

“随随喜欢,带些回去试试呗。”陆驰骁说,“反正就一些种子,占不了多少空间。”

心说孩子妈那神奇的抽奖系统,经常能抽到稀奇古怪的东西,保不齐就有让种子改良的宝贝!实在不行,不还有垃圾桶分解出来的废渣吗?兑水多浇浇,没准也能存活。

徐随珠对包子爹的支持和信任,回以盈盈柔笑。

陆驰凛大呼“受不了”,牵着小娇妻去林子外围打椰子了。

徐铁军倒是蛮高兴的:女婿对女儿好,这不应该的吗?再说了,不就一点种子吗?女儿喜欢最重要,管它能不能种活,即便不能,带回去当个纪念品也好啊。

分头忙乎了半天,才在沙滩上坐下来喝着椰汁稍作休整。

看着海浪一阵高过一阵,商量什么时候离开。

照徐铁军的说法,雨季马上到来,要走肯定是赶在雨季来临前走。

“岳父,你之前是朝哪个方向走的?”陆驰骁问老丈人。

徐铁军指了指几个方向:“这几个方向都划出去过,最长那次,走了三天,后来遇上暴风雨,不得不掉头回来。”

徐随珠看大家一筹莫展的样子,托着腮帮子假装思索,实则调出抽奖系统,翻看起包裹格里的囤货以及系统仓库里的物资,看能不能找到对当前情状有帮助的。

其实,多便利潜艇,应该能解决目前的困境,可怎么解释呢?

视线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救生装置里的定位仪。

不晓得对引航有没有用。

她扯了扯包子爹衣摆,朝他使了个眼色。

“我和随随四处逛逛。”

陆大佬牵着孩子妈站起来。

“爸,你和妈去哪里?”小包子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不走远,就附近逛逛,你们继续玩。”

“哦。”小包子听他这么说,继续埋头捡起跳跳鱼。

跳跳鱼晒的干味道实在太好了!不仅他喜欢,肥仔、福气都喜欢吃,他要捡很多很多,然后让外公统统晒成鱼干!

陆大少无语,抽着嘴角睇了眼弟弟的背影:都这时候了还想着二人世界!

陆夫人倒是喜闻乐见,笑眯眯地朝他俩挥挥手,回过头对徐铁军说:“这俩孩子,感情好着咧!”

徐铁军欣慰地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虽然有点心酸:闺女挑对象、结婚他都不在场。总有种孩子没长大、就被别人家的狼崽子叼去窝里的感觉。可也明白:若拖到现在都没结婚,才真的要命了。

得亏不知道小包子是在什么情况下诞生的,知道的话,绝壁会给女婿狠狠一拳吧!

那厢,徐随珠和包子爹手牵手,来到礁石滩的另一头,拿出了沉船定位仪,刚打开,想说这玩意不知能不能帮上忙,定位仪发出了“滴滴”的提示音,巴掌大的液晶屏上,一颗红点如星星闪烁。

“咦?这是怎么回事?”

徐随珠纳闷地点了屏幕。

红点瞬间放大,一帧立体的沉船位置图清晰地呈现在两人眼前——距岛屿四五十米的洋底,垂直往下一千六百米的位置,躺着一艘龙骨长度足有八十米的大型沉船。沉船整个儿被覆盖于淤泥下,只露出短短一截桅杆。

小俩口:“……”

“不、不可能吧?”徐随珠说话都结巴了,“上次那艘沉船,是我先发现,然后记录了它的位置,才定位到的。可是这个……”

别说记录了,压根都不知道这片海域有沉船,红点是怎么来的?

“你看这儿……”陆大佬冷静地捧着定位仪研究片刻,指给孩子妈看,“你上次录入沉船位置后,定位仪对该类物质有了记忆,只要打开,就会进行自动搜索同类。”

“……”

和包子爹面面相觑。

这是不是就是祸兮福所倚!不倚则已,一倚成双!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4/112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