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扇与剑:仗剑天下 第15章 五

5.

薛怀柳给叶心安排好了房间,医馆门面虽然不大,但后院却是宽敞的很。大概是红月先来通风报信过,一些生活日用品早早的便被安置好了。生怕叶心还缺点什么,第二日红月到医馆来拽着叶心就要去逛街。

叶心本来想想也算了,师兄都替自己打点好了一切,自己也不缺什么。但是师兄也点了头默许,她再拒绝红月就显得不那么上路了。

一路上都是红月领着叶心逛各种胭脂铺绸缎庄,有时还会逛进几家兵器铺子,总之,能逛的都给逛过了。叶心什么都也不需要,红月硬要塞给她都被叶心拒绝了。

“唉。”拖着疲惫的步伐,两人在一家茶馆里坐下,红月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连续给自己灌了三杯茶。

“红月,你……其实不用这样的。”叶心单手撑着头,笑着对她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师兄?”

一句话的杀伤力,红月险些把嘴里的水都喷出来,她眼神闪烁又被自己灌了一杯茶。

叶心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原本以为红月是个冷面女侠的形象,没想到女侠儿女情长起来也是如此一副娇羞的模样。

“你、你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红月,这次多亏了你我才能找到师兄,你的事情我能帮一定会尽力去做。”叶心认真的看着她。

红月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没做什么,倒是你救了我一命。况且……”她忽然长叹一口气,表情有些沮丧,“他那样的人又如何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子。这些年我日日风里来雨里去,刀光剑影,有一日便活一日的过着,也过不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胡说。”叶心洋装一怒,“你哪点差了,长得好看人又好,还会武功,那么完美的人哪里找得到?”

红月终于被她逗笑了,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脸,“你嘴巴倒是甜,跟之前的你倒是不一样了。”

叶心愣了愣,眨眨眼好奇的望着她,“有什么不一样?”

“恩……”红月竟被问倒了,要说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第一次在破庙里遇到她,她冷静沉着的模样一点也不怕那些黑衣人,后来她也有从陆元那里听说一些遇上了玉潭宫的人的事情,只知道赶走那些人都是叶心的功劳,具体怎样陆元搪塞了过去她知道的并不清楚。

如今看来,她也不过是一个寻常女子。

“对了,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解释下。”一想到陆元,红月这才想起来必须要好好跟叶心解释下,“你师兄嘱咐我们找你的事情陆元他并不知道,他先前确实去过那里,但他的行踪我们也不好掌握……关于这点,你就别再怪陆元了。”

那个陆元,从揽星山庄开始就听到了她和玉潭宫的人的对话,那夜也是如此。他见过她太多狼狈的模样,若是现在出现在她面前,保不齐她想要一根手指碾死他的冲动。

叶心的神色收敛了很多,她淡淡一笑,应道:“我知道了。”

“我知道有家点心铺子味道不错,我们买点带回去吧。”

“恩好。”

两个风华正好的年轻女子要好的挽着手兴高采烈地朝着目的地走去,现在的季节桂花糕卖得最好,红月像掌柜的报了数量,又替薛天挑选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口味的糕点。

薛天那个小不点,别看那么矮,其实已经七岁了,每日就在城里的学堂里念书。

“怎么买那么多?医馆里不就这么几个人么。”叶心疑惑地问道,这些点心的分量七八个人吃都没问题了吧。

红月嗯了一声表示疑问,又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她尴尬地冲叶心解释道:“不小心买多了,没事,吃得完。”心里想的却是,薛怀柳终究是没把一切告诉她。

点心铺子里面热气腾腾,外面却是寒风凛冽。叶心帮忙提着两袋点心,心知肚明。

先前她就在玉潭宫的人嘴里听说了一些信息,比如十一阁。

师兄不说,她也不会去问。

昨日在回来的路上她就向洛桃之说明了一切,也报上了真名,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愧疚之心。在和师兄的交谈中她只含蓄的说了这些年她一直在替上头那位做事来换取九笙和慕言见面的机会,具体是什么事她没敢说。师兄也没继续问下去。

“走吧。”

两人正要往回走,从街角的一出传来一声巨响,叶心吓得不轻。

“吓死我了,出什么事了?”两人好奇地往声音的来源处走,发现那里早就围了一圈人。

提着点心不太好挤进去,叶心四处张望,终于在墙边和人群的交界处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她小心翼翼的挤过去,好奇的张望着。

原来刚才的声响就是门口那个少年扔了口大缸出来,碎片散落了一地。才十几岁就力大如牛,真是厉害。

“姓洛的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拆了老子这房子,老子就让你和这口大缸一样的下场!”那少年出言不逊,倒挺有胆量的。

一小厮被大缸吓得还没回神,哆哆嗦嗦得伸出手指指着那少年结结巴巴道:“怎、怎么,竟敢威胁我家少爷,活、活得不耐烦了?你、你、你家地、地契还、还在我们少爷手、手上,信、信不信我、我……”

还未等他说完,一柄折扇落在他的肩头打断了他的话,“石头,你还是闭嘴吧,你不累本少爷听着还累呢。”

顺着执折扇的手指往上看,一脸纨绔子弟模样的人不是洛锦之是谁?没想到他在青山县横行霸道不够,竟然还爬到这里来了。

看样子他是要拆了这个少年的房子?

“小孩,看你身强力壮的,怎么脑子那么不好使。”洛锦之惋惜道,“没看到你这房子一副快要塌了的样子么,地契在爷手上,爷想拆就拆,你就算告到官府那里也没辙。态度好点,本少爷自然会补偿你。”

蛮狠霸道的样子倒是一点没变。

“呸,有种你就来,老子不怕你!”少年手里紧握着一根烧火棍,恶狠狠地瞪着洛锦之那一行人,俨然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

周围的群众也在交头接耳,叶心在他们的言语中捕捉到了一点信息。原来洛家药材的事情真相大白后,洛家的生意这段日子也亏损了不少,需要重新振起。这些天来洛家在季城收购了不少店铺和地契,这少年的房子也是其中之一,只是这地契原本就在另一家老板的手里,洛家买来后打算推翻了这里重新建一所商铺。无奈遇到了钉子户,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可这房子要是没了,这少年能住到哪里去?

无家可归的滋味叶心深有体会,她不禁同情起这个少年来。但是地契在洛锦之手上,要说理也少年也没地方可以说去,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叶心一筹莫展。

“好冷啊,我们走吧。”红月忽然拽了拽她的衣袖,催促道。

“恩好……”叶心又望了望那少年,力不从心,无能为力。

回了医馆秉尘就急匆匆的拉着红月去了后边,眉头皱成了川字,他在红月耳边说了几句话,红月的神色也变得不对了。

“叶心,店铺就麻烦啊你看着了,等下吃饭我喊你。”走之前秉尘笑呵呵地对叶心说道。

叶心欣然答应,逛了那么久她确实有点饿了。

现在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医馆里帮着秉尘大哥打理一切,在师兄出门就医的时候帮着看看来医馆看病的病人。下午晚些时候还要去学堂接小天回家,然后一起回家吃饭。这样宁静祥和的日子,叶心以前想都不敢想,只是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

“薛、薛大夫。”

门口忽然有人喊道,叶心一下子收回神赶紧上去接待。没想到,进来的人竟然是他。

刚才喊人的小厮就是刚才的那个小结巴石头了,他搀着洛锦之找了个位置坐下。洛锦之的头上像是被人砸伤了,流着血,流得叶心心里痛快着呢。

“薛大夫呢?”

“不在。”叶心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

洛锦之闻声,原本耷拉着的眼皮睁了开来,他眯起眼睛望了望叶心,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叶心惊呼:“是你!”

叶心白了他一眼,看他那么精神,头上的伤跟假的似的。

“石头,你们先出去,薛大夫不在,让她给我治好了。”

“喂,洛锦之,我可没答应。”叶心瞪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头上的伤,冷笑道:“遭报应了吧。”

没想到那洛锦之脸皮那么厚,竟然还有脸凑过来差使她,“我是病人,你不治我治谁?”

“好啊,你敢让我治我就治。”叶心微微一笑,伸手就要来摸他的伤口。

洛锦之吓得赶紧后退了几步,满屋子大喊:“薛大夫呢,我要找薛大夫。”

叶心也就吓吓他,也不太想搭理他,“他不在,您另请高就吧。”

喊了半天确实没有人来,洛锦之无奈地看着她,“喂,你不会还在记仇吧,本少爷大人有大量都不跟你计较了。谁叫你老缠着桃之,谁知道你竟是个女的……”

明明是洛桃之自己来找她的好么!跟这人也没什么道理可讲,叶心没好气道:“看你那么精神的样子伤口应该不是很严重,回去躺几天就好了,少做坏事,老天盯着呢。”

“你都不帮我包扎下么?”

“没事儿,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的。”

“……”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13/206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