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且听风吟 第3章

医院里,孙蝶衣半躺在病床上,背靠着床板,刚才哥哥打电话来说勋哥哥从香港回来了,正赶过来看她呢,她心头一阵激动,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门口,等着她的勋哥哥来。

门被轻轻推开,谢勋一身长风衣走进来,微风吹拂起他的衣角和脸颊处的碎发,他的嘴角挂着孙蝶衣所熟悉的微笑,那是只有他会对她展露的微笑,孙蝶衣歪着脑袋看着他走进,嘴里喊道:“勋哥哥,你回来了?”“嗯,我回来了,你倒好,怎么病了?叫我怎么跟死去的杏妈交代?”虽然口中是责备,但是眼里还是露出了关怀。

他坐到蝶衣的床沿边看着蝶衣略显苍白的脸,摸摸她的脑袋,说:“你看,都瘦了,我才走几天就这样了?”蝶衣露出幸福的微笑,说:“没胃口,就不想吃了。”“不想吃也得吃些。”蝶衣忽然抱着谢勋的腰,蹭了蹭,说:“勋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谢勋被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搞得有些尴尬,拍拍她的脑袋瓜子,说:“等你好了,就可以回去了呀。”“可是我想马上回去,勋哥哥最喜欢吃我做的螃蟹粥了,我回去做给你吃好不好?”“好啊,但是你得痊愈了再说。”“嗯,都听勋哥哥的。”

谢勋不着痕迹地从蝶衣的拥抱下挣脱出来,说:“我去问问医生你生了什么病。”“不过是睡眠不足才晕倒的而已,没什么的。”谢勋已经从病房里出来,走向医生办公室。

推开门,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正低头认真地看着书,“浩然,听说你最近升官了嘛。”刘浩然抬头,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看见来人,露出干净的微笑,说:“谢勋,你回来了?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刘浩然站起来,将谢勋迎进门,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坐到他旁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有收到你的消息呢?”“呵,我也是刚做完手头上的工作,又听说蝶衣她病了,就赶了回来。怎么样,她究竟是生了什么病?”刘浩然沉默了一会,站起来,走到窗边,说:“她得了先天性心脏病,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发作,还好发现得早,应该还能治疗。”“什么叫应该啊,你可是全上海市最出名的内科医生,有什么病到你手里是治不好的?”谢勋说道。

刘浩然笑了,说:“我又不是华佗再世,遇到棘手的当然是没什么太大的把握啦。”“你的意思是她的病很棘手?”

“是有点,她的身体太瘦弱,要是做手术的话成功率不太高,而且很容易会被感染。”谢勋低下头来不说话了。

刘浩然回头看见他这样,就说:“放心吧,现在的医疗条件那么好,她会没事的。”“嗯,我知道,只是觉得对不住杏妈,她将他们两个托付给我的时候,我就说过会好好照顾他们的,现在,唉。”谢勋叹了口气。

“你呀,太重诺言了。”“重诺,不好吗?”“好是好,就是太死心眼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蝶衣这孩子喜欢你,说不定照顾来照顾去,就照顾到床上去了。”谢勋白了刘浩然一眼,说:“我对蝶衣没这个心思,我只把她当做妹妹来疼。”“我知道,可是她可不这么想,要是她知道自己心心爱爱的勋哥哥只是把她当妹妹了,难保不会心脏病突发。”刘浩然半开玩笑的说道。

谢勋叹气,说:“那就只能拖着了,她现在年纪还小,以后自己会发现的,也就放弃了。”“但愿吧。”

回到书房,谢勋才坐下没几分钟,孙凛依就敲门进来了,“少爷,百乐门东家知道少爷回来了,拜上了帖子,请您去参加。”孙凛依靠在沙发上,慵懒的说道:“还让不让人休息了,真是累死了,摆在那儿吧。”“是,少爷。”孙凛依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谢勋坐了一会,起身拿起帖子,看了一会,冷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不过是赵林两家联姻,哼,联姻又如何,你们现在不过是绑在一条船上的蚂蚱罢了,蚂蚱,哈哈,真是形象。”坐在椅子上,拿出怀中的怀表,看了好一会,不知为什么,脑海中想到了今天遇到的那个少女,那个明媚的笑容让他嘴角的冰冷融化了少许。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09/86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