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冷少的新晋宝贝 第八十七章 爱之深恨之切

“谷总,今天的安排是...”

随行的助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谷颜打住了。

“今天给你们放一天假,还有没有紧急的事情谁都不要打扰我,有什么明天再说。”谷颜带着一丝强势说。

“但是,昨天晚上已经约好了去SK的”助理声音有点小的说,不是她不听从安排而是法国那边的董事会也催的紧啊!

而且就这么几天的出差时间,他们还要开招标会随为竞标成功的企业开庆功会。

谷颜一记眼神过去但是随后又冷静了下来,昨天他们去安旭的时候被人挡在了外面,而且安浩天看她的样子居然没有一点吃惊,是不是已经知道她的身份?

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疑惑,她的保密措施做得极好,除了几个高层知道她以外几乎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在外人看来她只不过是一个部门副总而已。

“去SK吧”既然他有心阻挡那么自己就算是再去一次照样会被阻挡在门外,她难以相信他那样一个男人也会把私事和攻势搅合在一起。

这并不像是他的作风。

现在的谷颜并不知道在五年前安旭就已经易主了,而且接手的人是一个她万万想不到的男人。

“安总,GY公司策划副总在会客室等着呢。”助理打开门轻声的说,似乎是害怕打破这一室的宁静。

“知道了...走吧!”GY公司他可是期待很久了。

轮椅在他的操控下很是灵活地出入。

会客室里,谷颜总觉得心里突然间有种异样的感觉在滋生,但是却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听到门被打开条件反射性的扭头,待看见随后进来的人时手里的杯子打在了地上,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会客室迟迟不能散去。

“王助理,让秘书在的倒杯水进来”似乎是没有看到她的异样一般,安浩天很是平静的说,只是那张脸比以前更冷峻了一些罢了。

看着他稳稳当当的坐在主位上,怪不得她觉得少了些什么,原来是少了一张椅子。

“安浩天,你的腿?”谷颜就那样站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似乎想要得到些什么。

“只不过是废了”很轻巧的语气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废了..”谷颜小声的说不知道是在问他还是在说给自己听。

“请坐”安浩天指着谷颜东道主般的说。

而她在听到他这样的语气时心里猛地一疼。

她不明白为什么今时今日他对她的影响依然这么强烈。

助理见自己上司心不在焉的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宁静。

“安总,您好我们此次来到目的是为了‘温塘度假村’的最终落实方案,我们看了贵公司提供的简单设计诚意的希望您能来参加我公司举办的招标会。”说完助理拿住一张请帖递给了一旁的人。

“谢谢贵公司的赏识,王助理那排一下中午为他们几位接风”安浩天拿过请帖吩咐说。

“谢谢安总,但是不用了我们还有几家公司没打招呼呢。”

安浩天看了这助理一眼,好一个聪明的女人,一句话就概括了所有。

“那我就不勉强了...”

女助理见自己上司似乎没有走到意思,伸手推了一下。

“你们去吧,我和安总叙叙旧”谷颜眼神示意他们离开,那种坚定不允许任何外界因为所影响。

“好久不见,不该叙叙旧吗?”谷颜站起身来,脸上努力地扬起一丝自在的笑容。

“的确应该。”

见到他的动作,谷颜走到了他身后因为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痛,他太过于精明,一双眼睛太过于犀利,现在她几乎没有勇气和他并排行驶,虽然当初自己离开是他逼迫的,但是如今她竟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她已经推着轮椅向外走,助理看到后起先一阵惊讶随后打电话给司机安排行程。

想必他们肯定是老相识了,否则总裁怎么会允许她那样的接触自己呢,要知道现在除了他的孩子能推他,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碰到他的轮椅,而他更是不允许。

所以当谷颜推着他从会客室出来时办公室的时候也引来一阵侧目,但是碍于安浩天凌厉的眼神一个个快的低头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就连他们离开后切切私语八卦讨论的人都没有,因为这里的薪水太好了,他们不想离开,其次是因为这里的老总太冷酷的,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就只能卷铺盖走人。

依然记得那年有位漂亮的职员耍心计接近他,结果被辞退了不说整个A市都没有任何一件企业敢雇佣她。

而就连SK的对头安旭都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别的企业是害怕惹到这个男人,害怕他一个翻手让自己脸翻身的机会都没有,而安旭的董亦存是太过于了解他了,他开除的人肯定不是一个好的员工,所有他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走出大厦就看到一辆商务车停在了门外,而一旁的侧推门已经打开从里面滑下一个板子形成了一个架桥。

谷颜推着他进去,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除了前两排正副驾驶座,后面也就是一个人的位子,整个设计都很豪华充满了舒适感,看着他冷峻的样子她知道就算是舒适他也不舒服吧!

安浩天侧头四目相对,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会他打破了沉闷的气息“什么时候去了法国?”

“离开以后”

安浩天知道五年来韩俊哲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她的机会,但是他哪里能想得到他们竟然在一个国度。

其实在她不见了之后他就想过她会去法国,因为他听她说过在法国她还有一个父亲。

但是这些竟然是他所没有调查出来的,可见她这个父亲是个有多大势力的人。

“你的腿有没有治疗?”谷颜切着自己面前的大餐但是确实一点味道也没有吃出来。

“一辈子就这样了”安浩天说地云淡风轻,治疗...对于一双断了的腿还能有什么回天之术。

或许是对于自己的一种惩罚吧!除了简单的按摩他根本就没有检查过自己的身体,对于这双腿更是没有尽过什么心思。

他向来不是自暴自弃的人但是这一次,他却做得比任何时候更决断。

手里的刀叉听到他这句话滑到了地上,安浩天抬头就看到她低头的样子,一双手隐忍的可怕。

“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在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后回来?为什么不能让他存有着一丝尊严?为什么要他将自己这样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

“家人还好吗?”谷颜没哟回答他的话问。

珍贵的红酒似乎也品不出什么甘甜的味道。

安浩天猛然间没有反应过她的意思不过后来明白后,心里弥漫上一丝凄凉之意。

“还行吧!”家人也就只有一个养子安辰而已。

还行吧!安浩天不知道用一种什么心情来说的这几个字,但是在谷颜听来却是难受之极。

是啊!他尽管是断了腿但是他还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她呢?让若佳顶着私生女的帽子,每次看到她的笑脸心里满满的都是亏欠,她生了她给了她生命却不能给她一个正常的家庭。

从皮包里摸出一盒香烟。

因为孤独所以她用香烟来派出寂寞来度过那些难耐的黑夜。

淡淡的烟气飘到他的鼻尖,因为看到这样的她而难过,想要制止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立场。

刚刚吸了两口服务员就走了过来“抱歉女士,这里禁止吸烟。”

“对不起...”说完谷颜将手里的颜拧灭在服务员拿过来的烟灰缸里。

“我记得你不吸烟”安浩天看着她放在桌子上的香烟问。

“是你不知道,我的烟龄很长,只不过是后来戒掉了”戒烟是因为那个给她带来光明的男人,重新将香烟拾起也是因为一个男人。

像是回想起了什么安浩天的脸上多了一份疏远之色,他怎么又忘记了她的过去,那个男人在她心里到底占据着什么位置恐怕不是他能知道的。

“哦...还真是不知道”语气不自觉中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吃味儿。

“为什么你是SK的总裁,安旭呢?”谷颜问出自己心里的疑惑,这五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易主了,在我昏迷的那半年”现在对于安旭易主他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了而他现在的任务就是不遗余力的将它夺回来。

“不要有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属于我的,我总会把它抢过来。”安浩天以为她是因为安旭易主的事情而吃惊,如果她知道如今安旭的主人是谁恐怕会更吃惊吧!

她几乎没有听到他后面说了什么,脑海里回荡的只是那句他昏迷了半年,他竟然昏迷了半年。

如果她知道的话一定不计后果的跑回来的,但是五年了她刻意的不去打听有关他的一切而知道事实的人也从不在她面前提起他的一丝一毫。

她的刻意竟然让她错过了这么多事实,昏迷了半年那些日子他是怎么过来。

她知道就算是自己问他也不会告诉自己这么多,她之前就没有想到过他们见面后还会这么平静的坐在一起。

她以为自己见了他会被那种恨意吞噬的,因为她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别人加在她身上的痛她只是百倍的回报过去。

当年在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若佳后,在知道她在学被人说是私生女时那种恨就遍布了她的全身,曾经不只是一次她想要报复,将他剥的一干二净,但是总是在紧要关头放手。

如今见了才知道什么是有多爱才有多恨。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06/57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