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妖精志 第五十七章 :离开,新的开始

“咳咳…”一朵血花溅落在了地上,连看着倒在地上的琉璃桑野。他杀了他…

连起身,走向那贴满符咒的屋子,里面有讨厌的味道,还有…她的嘶喊。

他越靠近那些符咒,他身体的反应越强烈,可是他丝毫不在乎身体撕裂般的疼痛。他对小姐那种喜欢的感觉,并不是央世狐大人所篡改出来的,而是…他真的喜欢上了她。

现在他喜欢的人,正在里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即使这符咒撕裂了他…他也要进去。

“晴辉淳一!你要是进入我的身体,我就死给你看!”咆哮声透过门缝传了出来。

“小姐!”连强行的冲破了那道门,印入眼帘的居然是赤果的两人,以及她满脸泪痕的脸。

怒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连也不管他胸口的伤,和冲破符咒所消耗的巨大力量,持着刀,砍了过去。

“哐当-----”铁笼被刀生生的从中间割成两半砸在了地面上,淳一勾起嘴角,随手抓起一边的衣服盖在了镜月的身上,然后一个后空翻,跳到了安全距离。

“少爷,你没事吧?”白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淳一身边,当他看到那牢笼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他斜眼睨着连。这个家伙的实力已经越来越强了。

连走到牢笼边,横抱起地上的镜月,后者只是紧紧的把头埋在他的胸口,身体不停的颤抖。

白龙上前一步,却被淳一伸手拦下,他看着淳一,满脸的疑惑。

淳一只是笑笑,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他望着那两个离开的身影,他本来就希望是这个结局,不过…为什么还会觉得如此的心神不宁呢?

月色透过门框洒在了屋内,淳一和白龙出门,顿时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以及…远处那消失的红色身影与八条狐尾。

“少爷!琉璃大人他…”

寻着白龙的声音望去,这才发现草丛里瞪着双眼,已经死去多时的琉璃桑野。淳一跃了过去,用指尖探测他是否还有呼吸。片刻后他摇了摇头,又翻看了下胸口的致命伤。不由得皱眉,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暗叫一声不好,他抬起头,望着漆黑的远处。镜月,我不会害了你了吧?

连出门前,捂住了镜月的眼睛,他不想让她看到她父亲的尸体,虽然她的父亲待她如此,可是…那人毕竟养育了她十几年。他…不要她恨他。

“连,为什么有血腥味?”

敏感如她,即使他遮去了她的眼,却还是遮不去她的五感,他轻抚了下她的脑袋,轻声说,“是我刚才破封印的时候弄伤了。”

“哦…”镜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虽然…她知道那血不是他的,但是…她还是选择去相信他。因为骷髅连他说过,他永远不会欺骗她的,所以…她会无条件的去相信他。“连…我们离开云京吧?”

“好。”连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加快了脚步,他只想快点离开琉璃家,这样…他杀了她父亲的事情,就很快会被抹去了吧?“小姐想去哪里?”

“我想…”镜月顿了顿,望着遮着她双眼的大手,“…我想去一个小村庄,那里的人要都很和蔼,大家要都很朴实,然后…我要和连永远在一起。”

“好啊…那就去小村庄。”连笑了,好看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只要带小姐离开,央世狐大人就不会强迫他杀了小姐了吧?一定…不会了吧?

三天后,两人来到了洛城南边,南成山山脚的一处小村庄。村里的村民都很热心,把村里一处空闲的小草屋给两人居住。

“你们两个是小夫妻吧?怎么会来我们南成山的小村庄呢?”午后,镜月坐在河边晒着太阳,一个30多岁的妇女放下手中的篮子,坐到了她的身边,并且递给了她一个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

“谢谢您。”镜月对她微笑了下,执起苹果放在水中滤了滤,“因为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啊。”她端详着手中的苹果,绿中透红,刹是好看。她微笑着,唇角带着温柔,“在我们那个城市里,人们只会互相利用,远没有这里来的好…”

“你的丈夫来找你了,快回去罢。”妇女笑着提起地上的篮子,拍了拍那瘦弱的肩膀,她可以看的出,那男的十分疼惜他的妻子,真是一对幸福的眷侣啊。

“连,你来啦?”镜月起身,扑进对方怀里,高高举起手中的苹果放在来人的嘴边,“是刚才那个大婶给我的呦,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所以我没吃,特地等你回来一起吃的。”

因为来到小村庄的关系,这里没有交通,没有便利商店,更没有快餐店,一切的衣食住行都要靠自己来做。因此镜月把后院整理了出来,放养了几只村里人送的鸡鸭。而屋后则种了一些日常要吃的蔬菜,像是蘑菇、菌菇类的,都可以在山的西边采到许多。

“小姐吃就好啦。”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她曾强迫过他唤她月,可是他怎么也改不了叫了十几年的小姐,所以镜月也便罢休了。

偏远的小山村什么都好,就是山精鬼怪比较多,就例如第一天镜月准备洗澡的时候吧,她看到洗浴槽里有只垢尝,气的她差点把它收了。

垢尝这种妖怪最喜欢在没有人的时候跑到浴槽舔食人们洗澡后的污垢,不过被他舔食的地方不会变得更干净,而会越来越脏。天知道她刷洗的时候有多累,就这么片刻就被这调皮的垢尝给“尝”了个干净。一片无奈之后,镜月只有把垢尝赶出了家,重新打扫被弄脏的浴槽。

再者,因为这间屋子之前长期空置着,导致了各种小妖小怪栖息在这里。屋子里的木地板整天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闹的整夜没法睡,结果第二天就见连抓了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妖怪在手上。

那是鸣屋,家里“嘎吱嘎吱”的声音都是这只捣蛋鬼做的好事。之后鸣屋一声惨叫,被连扔出了家门,可怜巴巴的望着门槛却不敢踏进一步。

即使妖怪如此之多,镜月还是很欢喜的住在这里,因为邻里之间都透露着浓浓的善意,这…是在琉璃家不曾体会到的。

琉璃家…父亲一定气坏了吧?她不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她无法按着琉璃家给的未来走下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06/52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