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千里寻众 第1章 公车忆往事

又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公交车压着积水溅到路人的脚上,车外树叶阑珊的摇摆,一切都像极了八年前自己离开的那天,千寻坐在公车上没有目的的望着窗外。这么久了,每次脑海里只要出现一点点有关于他的画面,心口就像塞满了棉花,呼不出,也吸不进。也许是因为没能好好告别,不完美总是让人惦念。

千寻将脖子上的大围巾往上拉一拉,想遮住已经微酸的鼻头,呼出的气息又将眼镜模糊了。都八年了,抗日战争都胜利了,怎么自己还战胜不了一个回忆。这个故事或许只有自己还记得吧。

八年前:

“千寻,你说你身材一般,长相一般,智商嘛,低下。我们的系的王牌怎么就糊了眼非你不可啦。”孙思思坐在床上摇头晃脑的虚心求教。

“赵沐众成绩好不?”千寻将《笑傲江湖》放在一边抬头问道

“好”

“赵沐众眼光高不?”

“高”

“赵沐众长得帅不?”

“帅”

“那你说这么完美的人再找一个完美的女朋友会让人羡慕以至于嫉妒恨不?”

“会”

“恩,所以他找我了”又将头埋进金老爷子的书中了。

这是赵沐众对千寻三番四次献殷勤时候,千寻问他,赵沐众的回答。

“你可以不用来接我的”赵沐众是学生会的主席,平时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可是每天晚上还是在千寻下晚自习时候来接她,将她送回宿舍。

“你又不来接我,只能我接你了啊”赵沐众理直气壮的态度让李千寻差点就真的自我检讨这么就没去接他。可是天知道他们才认识一个月不到,话也总共就说了那几句啊。

“你这是在追我吗?”被奉为618寝室的老干部,很认真的询问。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啊!

“不是”夜色掩盖了赵沐众红红的耳垂。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献殷勤,会断了我的市场的”千寻是认真思索后再问这个赵沐众的,要是他喜欢自己就处处,自己也挺喜欢他的,嘿嘿。要是不喜欢那就赶快断了那份心思。

“你当我女朋友,还要什么市场啊?”赵沐众耳垂更红了

“你不追我,为什么我要当你女朋友啊”

微微一拉,将千寻拦在自己怀里,“下次跑八百米时候叫我”

莫名其妙的抬头,想挣扎着出来。

“到时候我去追你,现在就先定下名分吧。”整个耳朵要红出血了。感觉到自己耳朵的温度“我得换个把头发养长点”扒拉扒拉头发,就拦着震得反应不过来的千寻走了。

莫名其妙成为赵沐众女朋友的千寻在经历一夜的缓冲,大脑依然没有任何刷新成功的迹象,决定找赵沐众谈谈。

“你为什么找我做你女朋友啊?”

“我成绩还好吧?”

点头,俩年国家奖学金,立风医学院附属医院首位在校实习生。这成绩还好,还好。

“我长得也还可以不?”

点头,“相当可以”赵沐众笑着摸着千寻的头发,这让千寻有种自己是只汪汪,但却不想把头移开,只是皱了皱眉。

“我能力还行不?”

点头,蝉联两届学生会主席,院内个大大小小的活动组织策划,让整个学院教授交口称赞。还行还行。

“那你说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看着赵沐众似笑非笑的眼神,李千寻恶从胆边生,这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还一件一件的领出来刺激自己,撇撇嘴。

“找个笨蛋丑八怪最称你了,不然你惹了你们医学院众怒,将你解剖了。”

“恩,所以我找你啊。”

“你~嘶”一急将自己舌头咬到了。

“张嘴”仔细看了看李千寻的口腔。“舌苔厚重,舌头肿大,还有口气”顺手还扇了扇。

急的千寻想说话挣脱,下颚却被赵沐众挟持着。

终于放开千寻,便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去哪儿啊?”

“脾虚,湿气重,有便秘迹象,去喝点绿豆汤啊。”千寻被他抓着挣脱不开,感觉又囧又气,但看着那双抓着自己的手就放弃了挣扎,嘴角忍不住翘起来,脸红红的。

八年后:

对着玻璃哈了口气,这样的雨下的不急不躁到让人心烦,但是南方的冬天总是这样。“长春路到了”公交车开始报站,收收东西下车了。将帽子带上,外面还真冷,街道也是冷冷清清的。回到房子才觉得暖和一点,搓搓手准备回房间。

“李千寻同志,你着眼镜可以换了,这么大一帅哥躺在客厅你看不见吗?”

这是八年前来这边买的房子,当年财大气粗,一口气将整个单身公寓买下来,付了首付,当年也实在是不想和别人打交道,只是后来因为……

总之还是在三年前招来这个所谓的室友,撇开好吃懒做大少爷作风不说,的确让当时的自己经济上换了一口气,或者说让自己活下来了。

“你还没吃饭吗?“

“你没带?“李思宇面带黑气的问道。

“你让我带了吗?“

“你早上出门时候我和你说了啊。”好像有这么回事,千寻推了推眼镜。

“什么口味的?”

“又是泡面,又是泡面,李千寻你是在嫌弃我这个月没钱交房租想逼迫我离家出走吗!”李思宇咬着手中的毛巾一副无理取闹的泼副模样。

“加几个鸡蛋?”这种场景机会每隔几天都会上演,李千寻实在是没心思看他耍宝,直接往厨房走去。

“三个,一个打碎,俩个荷包蛋。”心有不甘的李思宇还是屈服了,只能咬着毛巾恶狠狠的盯着厨房的那个身影。

“只剩四个了,我们一人俩个。”

“那你还问我。”李思宇觉得自己能在这么恶劣的社会活下去是多亏了这个黑心肠包租婆训练的。

“你还没找到工作吗?”吸着面条千寻问。

“没”咬一口鸡蛋的李思宇瞪了她一眼。想他也是名牌大学王牌专业计算机专业高材生,怎么可能找不到工作呢,只是不想那么快上班,在家编程也有收入啊,在公司多拘束啊。没错,他李思宇就是个大宅男,当年来这边租房说离家出走,千寻至今也没细问原因,能让这么个大宅男离家出走一定是十分重大的问题,涉及别人家庭隐私还是别问的好。

“哦,这个月的按揭款要扣了,水电费也要交了,厨房的里泡面也没了,鸡蛋……”

李千寻眼睛也没抬,放下筷子,没有表情的表达生活的艰难。李思宇总说她上辈子一定是个马戏团小丑,做太多表情所以这辈子只能是个面瘫。她就呵呵了~

“够了,知道了,但我记得我刚来时候别某个无良的包租婆欺骗,以一年三万的房租租了某个人的客厅,还一次性付了一年的房租和水电。也就是是接近三万五万,这个地段的房租在三年前哦,一年撑死了也就一万,平均算下来……”

“哎呦,这还有一个荷包蛋,原来是五个啊,我都没注意哎,来,找工作怪累的。别客气。“将荷包蛋分给李思宇。

“你~”一脸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千寻,“太卑鄙了。”最后只能认命一口将荷包蛋吞下。

吃完饭,打发李思宇洗碗筷,洗漱好回到房间,没有开灯就这么躺在床上,外面的雨还在下,好像A市的冬天一直都这么湿冷,雨怎么也下不完。苏市可不是这样,那里冬天的阳光很好,好的。可是八年前那个冬天苏市也是像这样的天气雨下个不停。

文章内容不代表季末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ijimoe.org/lsjs/02/23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